[自創] 我把咖啡館開成了動物園 16 限

看板 bb-love
作者 orangeumi
時間 2021年05月01日
留言 42則留言,39人參與討論
推噓 41  ( 41推 0噓 1→ )

文長注意!有限注意! 紀雲深傍晚就到不知處準備接夏逢霖,店裡的甜點早已賣光,半個也不剩,夏逢霖拿了個 保鮮盒,裡頭裝上一些他特別準備的蛋糕。 「早就準備好要給土地公祂們的。能給嗎?」夏逢霖現在知道土地公和紀雲深到底誰庇佑 誰了,但是不知處在祂轄區,多多少少還是受祂老人家照顧,更別說他重回學校讀書時, 土地公明裡暗裡幫了他好些忙,他還是想給供品的。 「我看你為別人這麼小心翼翼問我,突然就不樂意了,偏不讓祂們吃,除非……」紀雲深 留了個尾巴,修長的手指指著自己的嘴唇。 小風鈴什麼都好,就人前實在太害羞,他們現在又走在不知處附近的路上,路邊還一堆青 年的手下敗將,畢恭畢敬地行禮,他偏偏就想鬧鬧青年。 夏逢霖掙扎了一下,還是想去土地公那裡走走,冷漠的眼光先是掃過那群連鞠躬敬禮都還 在發抖的精怪,隨後飛快地湊向紀雲深的唇,吻了一下。 明明早就是男朋友的關係,這個蜻蜓點水般的吻卻被他吻得充滿偷情的滋味。 「這樣可以嗎?」夏逢霖臉色微紅地問道。 紀雲深直接將他壓在路旁,不會擋到別人走動的柱子邊,溫柔地與他唇舌交纏,繾綣地讓 夏逢霖忘了羞,投入深吻之中,才把人給放開。 紀雲深滿意地看著青年紅豔的唇角,「這樣才可以。」 夏逢霖沒接話,只是冷冷地掃視路邊。 紀雲深一看就清楚他家小風鈴不是在關心路人。 「放心,就憑你龍族太子妃,路邊那些精怪誰敢笑話你?」 夏逢霖的臉都紅了。 路邊的精怪真沒誰敢說些什麼,畢竟夏逢霖的拳頭確實很硬之外,方才紀雲深隱在鏡片後 那雙閃著金光的眼更可怕。 「走吧,去土地公廟。」紀雲深牽過夏逢霖的手。 「馬昱翔還好嗎?是虎爺救的?」夏逢霖還是關心這件事。 「應該沒錯,馬昱翔看來是沒事。他身上還有虎爺留下來的能量,馬昱翔那孩子,可能偶 爾有些感知,他說,他掉下來的時候,好像掉在軟墊上。」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知道嗎?」夏逢霖問道。 跳樓的女學生鄭雨懷是馬昱翔的高中同學,人在中文系,兩人約了要討論同學會的事宜, 還差半個小時就到約定時間,正在土地公廟拜完的馬昱翔,想說先問問她人在哪,要不要 提早約,對方竟回在數學系館頂樓吹風。馬昱翔心裡覺得奇怪,今天一波冷氣團報到,冷 到都要翻臉了,怎麼可能去數學系館頂樓吹風,當場就邊電話打出去給數學系的友人,邊 在校園狂奔。 馬昱翔到的時候,頂樓已經圍了幾個職員和學生,馬昱翔因為跟鄭雨懷有約,就一邊說著 :「妳不是要跟我去討論同學會嗎?」 女方的精神狀態似乎不太穩定,看到馬昱翔來有些傻。 「我帶你去吃很好吃的甜點,快跟我來。」 馬昱翔跟同學擠眉弄眼,大夥讓出一條路給他。 鄭雨懷還呆呆傻傻地看著他。 馬昱翔終於走到鄭雨懷旁邊,鄭雨懷看似要跟他往回走,卻突然崩潰大叫又要往下跳,馬 昱翔想去阻止她,她卻用力過猛,馬昱翔一下失去平衡,反而掉了下去。 「白天跳樓,連傍晚都還未到,不尋常。」夏逢霖說道。 紀雲深點點頭,跟夏逢霖不約而同地想到一處去。 不是白天不能跳樓,而是跳樓很多時候是受鬼或精怪影響,數學系館那個人稱凡走到頂樓 就想跳下去的地方自然也是,晚上的時候確實會有些精怪或鬼魂在那裡等待狀態原就不好 的人類,勾引他們跳下去。 但今天雖有冷氣團,卻是大台北地區少見的乾冷,陽光明媚,陽性能量很強。 那些精怪或鬼魂照理說很難在陽光這麼溫暖的時候,誘人跳樓。 這也是為什麼跳樓事件晚上居多的原因。 紀雲深說道,「走吧。去看看虎爺怎麼說。」 兩人攜手到了土地公廟,那顆小白球正過動地跳來跳去,虎爺趴在那兒一動也不動,這回 連敷衍小白球都沒有,看起來懶洋洋的。 「爸爸!」小白球看到夏逢霖就忍不住叫道。 這人跟爸爸牽手了,身上又有爸爸的味道,自然也是爸爸。 夏逢霖看看紀雲深:「學長您讓他叫的?」 紀雲深勾勾唇,「他想叫的,但我沒阻止,這不是要看你意見嗎?」 夏逢霖的臉微紅,他知道紀雲深在逗他調戲他,偏偏他對紀雲深這種假紳士的流氓樣實在 沒轍,愛得很,氣只能發小白球身上了。 小白球感覺到來自夏逢霖的危險凝視。 「你想被當鉛球扔嗎?」夏逢霖冷冰冰地出聲問道。 小白球搖搖頭。 「那就別叫我那麼奇怪的稱呼。」夏逢霖說道。 小白球連忙點頭,滾到一旁,乖乖地耍自閉去。 紀雲深從頭含笑看到尾,他家小風鈴威脅完小白球,微有埋怨又含羞看著他的那眼神,讓 他險些招架不住。 紀雲深沒忍住,又偷親了一下夏逢霖的唇角,「生氣了?」 「沒有,我沒生您的氣。」夏逢霖說的也是事實,他哪是生氣,他就是臉皮薄,現在又被 問,他整個人都臊得不行,「好了,學長您不是要問虎爺嗎?」 紀雲深笑出聲來,低沉有磁性的笑聲惹得夏逢霖臉更紅,後者飛快走去擺供品去了。 虎爺微瞇著眼,說道:「我比馬昱翔那孩子早到很多,現場沒有任何做亂的精怪鬼魂,甚 至大家都怕背鍋,早就跑得遠遠的。」虎爺淡淡說道,「那個女學生,小時候住在我當浪 貓那附近,個性很活潑,常來餵我。」 紀雲深與虎爺交換情報,「馬昱翔說鄭雨懷平時沒有任何會跳樓的跡象,甚至事後鄭雨懷 被嚇到,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虎爺回道:「您要不要去那個女學生那邊再確認一次?我總覺得那個女學生身上不尋常, 但我能力有限,不是那麼清楚。」 「我會的。」紀雲深拉過夏逢霖,「我們先走了,今晚請你們多看看校園,要真的有事… …」,他從虛空中摸出一片辨識度太高的龍鱗,雖然天色已全黑,還是閃著愛馬仕的橘光 ,「這轉給老土地,讓祂把橙龍叫過來。」 一路上躲躲藏藏,偷偷摸摸地跟著兩個人溜到土地公廟的四隻精怪。 「……拔鱗片不痛嗎?」小鹿害怕。 「橙龍皮粗肉厚的,應該不太痛吧。」熊熊說道。 「可是他怎麼有辦法拿到橙龍的鱗片?」白白細思極恐。 紀雲深和夏逢霖當然都知道四隻動物偷跟過來,紀雲深本來就愛秀恩愛,自然不在意,夏 逢霖途中回頭冷眼了好幾遍,還是沒把四隻勸走,索性就算了。 「那鱗片是我跟橙龍打架,祂打輸了,自拔鱗片給我。」紀雲深假意說給夏逢霖聽,事實 上是在解那些精怪的惑,順便放個閃,「小風鈴,你老公厲不厲害?」 「厲害。」夏逢霖臉紅耳赤地點頭。 熊熊:……雖然你紀雲深厲害,但這樣撩霖霖真的無恥! 「叫聲老公,我再多弄些別的龍的鱗片給你?」紀雲深逗人。 「我不要別的龍的。」夏逢霖飛快拒絕。 紀雲深勾了勾唇,「那給你我的?」 夏逢霖再次回絕,「不行,會痛。」 紀雲深一臉可惜,「那豈不是沒辦法聽你叫我老公?」 夏逢霖明知道紀雲深是裝可憐,但就是不忍他失望,即使只是裝出來的表情。 他淡漠地環顧四周,又看向紀雲深時,白皙的臉上浮現淡紅,放在身側的手指微縮。 「……老公。」 小鹿:……這種小說裡的劇情直接眼前播出是怎麼回事? 白白:……霖霖畫風轉變太大,我有點承受不住。 石虎及虎爺這兩隻貓科動物的,都淡定王:早知道了,安定睡覺實際。 熊熊:……真的好想打紀雲深,但偏偏打不過。老父親的心情誰能懂? 最無辜可憐的是小白球:……爸爸的另一半不是也叫爸爸嗎,為什麼要把我當鉛球丟? * 他們簡單吃過晚飯,紀雲深開車將夏逢霖載往自己家。 「我們不是要去我家?」夏逢霖很快發現他開車的路線不同。 「怕那隻傻鳥突然出現壞事,當然得去我家。」紀雲深笑了笑,「只不過,我家就是你家 ,商量一下,什麼時候搬過來?」 夏逢霖眼睛一亮,「您認真的?」 「看起來像不認真的?你不知道龍會把喜歡的東西叼回窩裡?早就想把你拐回家了。」紀 雲深笑道。 紀雲深住在位於天龍區的名人巷裡,某個豪華建案,距T大車程不過五分鐘,就算再塞車 ,也用不上十分鐘。 夏逢霖上車,連屁股都還沒坐熱,紀雲深的車已駛入大樓,下到地下停車場。 不一會兒,紀雲深已經帶夏逢霖進了電梯上了樓,沒心理準備的夏逢霖心裡暈陶陶的,踏 進紀雲深家更像踩進了一個美夢之中。 兩個人都愛乾淨,一回家就洗手,洗手的同時夏逢霖更是洗了好幾把臉,天冷紀雲深開的 是溫水,可是電熱水器還在加熱,水暖得慢,起初出來的全是冰水,夏逢霖卻使勁往臉上 潑,紀雲深不樂意了,直接把水關掉,拿過一旁的毛巾就幫人把臉擦乾,手也擦乾。 「嫌不夠冷嗎你,臉弄得這麼冰做什麼?」紀雲深難得皺眉。 「我怕是作夢,想說洗把臉會不會醒。」夏逢霖坦誠道。 紀雲深被青年的話堵住,心口塞得發疼,這人真的專門來戳他心窩的,偏偏他又發不了脾 氣,只想把人抓過來疼,將青年身上都烙上痕跡,「得受刺激才能醒腦?」薄唇微勾,「 怎麼不早說?我用別的方式刺激一下你,不是比狂潑冷水好嗎?」 「學長……」夏逢霖從紀雲深幽黑的眼神裡,看出紀雲深的意有所指,「我還沒清理。」 「讓我疼疼你,我來幫你清。」紀雲深拉著人進了衛浴。 「可是……」這種事恐怕讓學長做再多次他都沒辦法習慣。 紀雲深挑眉,「我技術不好?」 夏逢霖搖頭,「沒有。」 紀雲深開始剝他衣服,「我上回幫你清,有弄疼你?」 夏逢霖喜歡男人親近他,但男人修長的手指撩起他毛衣下擺,要幫他脫毛衣時,他整個人 都被撩亂了,連心跳都跟著錯拍,「沒有。」 紀雲深改脫青年的發熱衣,他骨節分明的手指邊脫,邊故意滑過青年因為接觸冷空氣而有 點發硬的乳尖,「那不讓我幫你,你想讓誰幫?」 夏逢霖被挑逗得聲音有些啞,「我可以自己來。」 「我偏不讓。」 紀雲深去扒他褲子,「我就想把你寵得沒有我伺候,就生活無法自理。 」 夏逢霖最終還是拗不過紀雲深,紅著一張臉讓紀雲深把他剝得一絲不掛,隨後把衣服扔去 待洗,推他進了淋浴間。 就算不是第一次,夏逢霖還是臊得慌,而且可能是因為互通情意,他少了頭一次那種孤注 一擲的義無反顧,反倒更恥了。 偏偏紀雲深這回又更貼心,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什麼都要問個詳細,這樣水溫行不行 ?插這樣會疼嗎?還能忍嗎,要不要再多一些? 被問到最後臉皮薄的夏逢霖已經答不出話了,憋了好久才說出一句:「您快出去吧,求求 您。」 「但我想跟你一起洗。」紀雲深還故意逗人。 「等我好了,要洗的時候再叫您。」夏逢霖忍得艱難,要不是面對的是學長,被撩得這麼 兇,他恐怕連殺人的心都有了。 紀雲深笑了笑,「記得叫我。」 紀雲深在臥房等夏逢霖上廁所,滑著手機的時候,馬昱翔打Line通話過來。 紀雲深毫無猶豫地接起電話。 馬昱翔劈頭就是一句:「老師,鄭雨懷她跳湖了。」 「有事嗎?」嘴巴上雖然這樣問,紀雲深卻心知肚明沒事,否則橙龍早就來找他下跪了。 「看起來沒事,她不會游泳,高中每次游泳都補考,可是跳下去卻沒怎樣,起來後連意識 都很清晰。她說感覺到有人跟她說會帶她上來。事情鬧得不小,因為下午她才因為跳樓讓 我掉下去,所以就跟我連絡上了。」馬昱翔解釋道。 「你告訴我這些做什麼?」紀雲深笑問。 馬昱翔有些呆掉。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這跟紀雲深平常怎麼跟他們互動不錯扯不上關 係,畢竟跟他們互相良好的其他老師也不是沒有,他也不會在這種時刻打電話去聊這個。 是因為紀雲深下午特別關切他嗎?好像也不盡然。 他單純覺得,跟這個人談論這些事會安心。 「我也不知道,就莫名覺得老師很好聊,可以信任。」 所以馬昱翔的直覺力確實是不錯的。紀雲深心想。 「她很想死嗎?」紀雲深問道:「還是有誰想要她死?」 一天內跳了一次樓、又跳了一次湖,若非死意堅決,就肯定是有什麼在干擾了。 「我不知道。」馬昱翔很困擾,「女孩子的心理狀態,我這種直男真的很不了解,我跟她 算是好兄弟吧,玩得很好。不過如果要說有什麼比較不尋常的地方,是她之前跟男朋友因 為個性不合分手,沒多久復合了,前兩三天發現她男朋友原來跟她在一起的時候早就劈腿 另交女友,另外兩位也都是我們學校的。」 紀雲深正在想這中間有什麼曲折,他家小風鈴的呼喚聲低低的從浴室傳來,伴著水聲,也 不知道到底想不想讓他一起去洗,要不是他現在的聽力比一般人好上許多,恐怕是聽不到 的。 「學長,您可以進來了、不是、是可以來一起洗了。」 紀雲深聽到夏逢霖更改說辭,笑了出來,連G片都能自己看上那麼多,怎麼這時候會那麼 害羞? 「我這裡還有事要忙,先跟你講到這邊,你放心,這件事情會解決的。」紀雲深說道。 馬昱翔回道:「好的,謝謝老師。」他也不懂為什麼,紀雲深讓他放心,他還真的就放心 了,想很久都想不明白。 或許是跌到那團毛絨絨的墊子上,也是另一件讓他想不透的事情吧,多一點這種事也就不 足為奇了。 紀雲深把事情丟出去後,沒打算再管,這不是還有橙龍和老土地祂們嗎?他今晚就要把他 的小風鈴哄好,讓小風鈴的患得患失能愈來愈少。 脫好衣服進到浴室,裡頭早就霧氣茫茫,紀雲深笑了笑,「怎麼弄得霧氣這麼重,不想讓 我看清楚?」 「天氣冷,不想讓您冷到,想說這樣會更暖。」夏逢霖解釋道。 紀雲深回道:「我有開浴室暖風。」 夏逢霖認真回道:「我怕太乾您皮膚疼。」 「要那麼怕,幫我來個特別服務?用……幫我洗?」紀雲深的眼神探向青年的兩腿之間。 夏逢霖有些難為情,但沒有反對,「有毛、怕您刺,不然我把毛刮乾淨了,再……」 紀雲深真被青年的順服弄得要瘋,他皮膚哪那麼嬌貴?這人怎麼就那麼乖那麼好,他隨口 撩,青年全都當真? 「沒真要你服務。」紀雲深拿著沐浴乳往對方身上抹,「要是我們之間有人要幫另一個人 ,那也是我幫你洗。」 夏逢霖乖乖地任紀雲深動作,嘴上說道:「不能這樣。」 「那我們禮尚往來,你也幫我洗洗?」紀雲深把沐浴乳往青年的手上擠。 紀雲深倒真的只是幫夏逢霖洗,一點點都沒有偷揩油的心思,畢竟他可不想第一次在浴室 發生,說穿了還是怕青年太疼,在床上柔軟舒服多了。 但夏逢霖就跟紀雲深不同了,男人的手無論碰到他哪裡,都像是幫他點火一般,更別說他 同時也在幫男人洗。男人屬於穿衣顯瘦,脫衣有料的那種,並非誇張的肌肉男,但腹間確 實有明顯的八塊腹肌,摸上去是結實的,夏逢霖的手才帶著泡沫滑過去,心裡就有點躁動 ,偏偏男人又像看穿了他,嘴上說著這裡再幫我多洗洗吧,還不夠乾淨,還要多洗一遍。 夏逢霖都要硬了。 「小風鈴,你全身上下都幫我洗了,但沒幫我洗某個等一下要用到的地方啊。」 說這話的時候,紀雲深正面色如常地幫夏逢霖洗生殖器,他不讓夏逢霖閃躲,握著青年的 東西,洗得很仔細,明明夏逢霖的性器已快勃起,他也沒多說什麼,就像真的只是想幫青 年洗乾淨一樣。 但就是男人這麼平靜,夏逢霖更是羞恥得無地自容,怎麼從頭到尾就像他是個禽獸一樣? 現在男人還要他幫忙洗性器? 夏逢霖有點害怕自己幫學長洗到一半,會鬼迷心竅把那根東西往自己身體裡放。 「學長,您自己洗吧,有洗沒洗都沒關係,反正有長老那些能量保險套……」夏逢霖出聲 求饒。 「不行,來,你看。」紀雲深抓過夏逢霖的手,堅持要青年幫他洗,「包皮要翻起來,裡 頭要洗乾淨,免得把細菌弄到你身體裡那就不好了。」 紀雲深定力堅強,硬是抓著青年的手跟上健康教育課一樣地把他本人清過一輪,還未勃起 ,認真到好像他的性器就是教具,他只是老師。 「我真的要出去了……」夏逢霖看男人還是一派閒適,感覺只有他心思不純,羞到連泡泡 都顧不上沖乾淨,就想往外溜。 「過來,不聽話了?」紀雲深笑著把人撈回來,將人沖個乾乾淨淨,這才把人用浴巾包好 了,帶回臥房。 室內早就放好暖氣,非但不冷還挺舒服,紀雲深把人帶到床沿後,笑道:「寶貝,要不要 繼續上回我們在飯店沒完成的事?」 夏逢霖忍著臊,問道:「您想我騎乘嗎?」 紀雲深將青年身上的浴巾拆開,看著對方白裡透紅的軀體,「你覺得我會不想嗎?天天都 想著,想你在我身上搖,好看的臉、漂亮的弧度,連生殖器都在我身上晃啊晃……」 夏逢霖光是被這樣看,兩腿之間的東西就硬得更厲害,他害羞地迴避紀雲深的視線,「可 是您剛才洗澡時都沒硬,搞得好像只有我是禽獸一樣。」 紀雲深笑道,「這是赤裸裸的指控啊小風鈴,不硬是因為用意志力狠狠壓下來,擔心在浴 室裡就直接要了你,怕你頭一回難受。」 他抓著夏逢霖的手,探向自己的陽具,那裡如今的尺寸早已非同小可,「誰能比我禽獸呢 ?別忘了我是龍,龍性本淫聽過吧,遇見你之後,你以為我還做人嗎?」 「學長……」夏逢霖飛快的收回手,好像男人那東西會燙人般的,「您剛剛就該隨便弄, 磕疼了也沒關係。」 「哪能沒關係?」紀雲深挑眉。 夏逢霖有些為難,「可是,您的真的很大……不是本來就會弄傷嗎?」 「不會的,我弄弄。」紀雲深把人往床上推倒,「弄完你坐上來?」 夏逢霖討價還價,「我能自己弄嗎?」 紀雲深斷然回絕,「不能,都說了我來服務。」 夏逢霖的雙腿被掰開成M字,露出身後的那個清洗乾淨微微收縮的穴口,他本以為男人會 用手,羞澀地閉上了眼,卻沒想到真正感受到的,是一陣濕軟。 紀雲深用的是唇舌。 夏逢霖當下顧不得羞,直接用手微推紀雲深的頭,「您別這樣,我……那裡髒。」 紀雲深舌頭眷戀地又勾了一下,才微抬起頭,對上夏逢霖無處安放的視線,「我自己親手 洗的,怎麼可能會髒?」 夏逢霖的臉更燙了。 「我弄得不舒服?」紀雲深挑起唇角。 「沒有。」夏逢霖別過頭。就是太舒服了,更讓人受不了…… 「那我就放心了,我再多弄弄……」紀雲深說完,頭又埋了回去。 夏逢霖忍不住用手微捂住臉,再這樣被弄下去真的要死了。 紀雲深的動作仔細溫柔,輕輕軟軟的舌靈巧地滑過那豔色穴口的每一處皺褶,清理過的穴 口已然沒能緊密的閉合,他舌頭甚至還往裡頭舔了進去。 夏逢霖承受不住這種刺激,雙腿幾乎要夾住男人的頭,「別……弄了……」 「不喜歡嗎?不喜歡我就不弄了。」紀雲深又抬起頭來問。 夏逢霖臊得不行,「是太喜歡……您舔得我都……」他沒多講,但身下硬得不像話的東西 說明了什麼,男人不可能不清楚。 「你再為我忍忍?」紀雲深把頭埋了回去,聲音幽幽地傳出來,「不想被我幹射嗎?」 男人的聲線低沉有磁性,尾音卻有些上揚,光是這問句就把夏逢霖撩得更亂了。 身下被舔得極酥麻,腳都不自覺地想要併攏,卻怕把學長夾痛了,微微顫抖忍耐著。 「想。」夏逢霖對男人說話向來坦承,他忍著情慾,說道,「您直接進來吧,別折磨我。 」 紀雲深挑高眉,「你確定我現在進去,你不會受傷?」 夏逢霖臉一紅,想到紀雲深的尺寸,他又不說話了。 「乖。」紀雲深哄著青年,也只有身前這個人,能讓他這麼有耐性地哄,「再讓我弄弄, 忍忍。」 這回紀雲深改成用手指。他先是伸入一根長指,緩緩試探,撫平皺褶,按到某處,聽見青 年甜膩的叫聲從緊咬的唇瓣間不慎流洩而出,他薄唇微揚,戲弄似地又多按了幾下。 「啊……別弄……」夏逢霖告饒地說著,「您再弄,我恐怕就會……」 紀雲深笑問:「會如何?」又探進了一根手指。 「會……」夏逢霖沒說清,忍著臊反問,「您不想把我幹射嗎?」 紀雲深笑了一聲,「小風鈴學會逃避問題了,你倒是說說,我再揉下去,你會怎麼樣?」 這回換兩根手指的指腹捻著那處。 「會、射……」夏逢霖吐出口的聲音染上情慾,「您別再弄,我想……被您幹射……」 「這麼撒嬌,我能不聽你的嗎?」紀雲深再添了一根手指。 最末,紀雲深足足放了四根手指,確認拓得開了,這才放開。 紀雲深躺上床,將長老給他的能量保險套拿給夏逢霖。 「學長,您的真的太大了。」夏逢霖望了一眼紀雲深胯間那巨大的東西,覺得四根手指看 起來還是不夠。 他拆掉那能量保險套,戴了上去,靈視力能看到一些薄薄的能量,又用肉眼看了一回,確 實完全看不到套子。 「為你而生。」紀雲深笑道,「來,自己坐上來。」 「好。」夏逢霖試了好幾回,他有些緊張,又還抓不到方法,總是沒辦法弄進去,他真的 有點擔心把男人的東西坐斷,「學長,我怕坐斷您的……能不能留到之後再讓我坐上面? 」 紀雲深搖搖頭,笑道:「拿你沒辦法。」他伸手抱住青年,將青年上身往下壓,兩個人瞬 間幾乎密合在一起,隨後他抱著青年翻轉180度,這下他就在青年身上了。 頭一次,他們最後還是用了最傳統的體位,紀雲深終於挺入夏逢霖的身軀之中,夏逢霖皺 緊了眉頭。真的太大了,他一時半刻無法適應。 「疼?」紀雲深沒放過青年臉上任何一絲細微的表情。 夏逢霖搖搖頭,「不疼,你再多動動。」 「不疼還皺眉?騙誰?」紀雲深不急著動作,他俯下上半身,親吻著青年柔軟的唇,「不 急,我們再等等。」 「不是疼,就是不適應……」夏逢霖的聲音變小,「……沒放過那麼大的東西進去。」 紀雲深低笑一聲,他心愛的青年可是為了他看過G片還實練過的人,這種害羞又坦率的樣 子真是迷死他,「真要我動?」他再確認一回,他們多聊的這段時間,他想青年應該也適 應多了。 「嗯。」夏逢霖微微點頭。 紀雲深撐起上身,擺動腰臀,開始緩緩抽插起來。他動得很慢,力道卻很大,每回都將青 年的穴撐得極開,彷彿要將穴內的每一處皺褶熨平,將自己性器上的筋脈全烙上去,才進 到最深的地方,退出之後,又再來一回,用力撐開、進入、埋至深處、退開。 最初的不適應很快就過去,男人的東西尺寸大還是有它的好處,就是不論前方是什麼一律 碾過,總是能先擦過敏感點才繼續往裡送。明明沒有出什麼力,僅僅做為一位承受著的夏 逢霖原本就緋紅的面頰更紅了些,充滿運動過後的那種紅潤,額間微微沁出汗來,雙眸微 微泛著霧氣,像是生理性的淚水隨時可能掉落。 「舒服嗎?要快一點,還是再慢一些?要用力一點,還是再輕一些?」紀雲深一口氣丟了 好幾個問題給青年,除了聲音比平時更低了些許,竟全然聽不出來聲音的主人此時正在做 活塞運動。 聽到紀雲深的問題,夏逢霖下意識乖巧地想回答,但糊成一團的腦子起不了作用,光是想 紀雲深的問題,就讓他感覺下腹聚積的快感愈來愈多。 「……不知道,您怎麼動都好……」說不出什麼話了,夏逢霖隨口亂答。 「都好?我怎麼知道你爽不爽?」紀雲深的動作改為急遽許多。 男人進出雖快而抽插較沒那麼深,太巨大的尺寸擺在那裡,就是有辦法讓夏逢霖身軀彷若 有無數細細麻麻的電流通過,全竄向下身的接合處,歡愉得讓人不可思議。 「爽……唔……」夏逢霖的手攀著紀雲深的背,原本只是虛虛環著,此刻卻已經耐不住, 彎月般的指尖壓入背上,「學長……別再弄……」 青年的眸光迷離,漂亮的唇瓣微啟,清俊的面容徹底染上情慾的豔色,紀雲深當然沒停下 ,反而動得更急更猛,只想看平時對別人極為冷淡的青年臉上出現更多愉悅的表情。 這人是他的,只對他笑,只對他溫軟,只對他露出這種魅人的面容。 「多叫我幾聲老公,我就不弄了。」紀雲深動情得很,聲音比平日更加慵懶,帶著難以形 容的魅惑。 一陣陣快感的波濤幾欲將他淹沒,夏逢霖根本沒聽清男人在說什麼,只是遵從本能,乖乖 地叫男人:「老公。」 「乖,再讓老公多疼疼你。」紀雲深低著嗓子回道。 他也不是表面上那麼游刃有餘,青年的身軀太軟太緊,早把他纏得密密實實,他舒服地不 住抽送,完全沒有停下來,很快地將青年送上高潮。 夏逢霖哆嗦著身子,性器剛吐出白濁,他腦子好像被繽紛燦爛的煙火炸過一般,還鈍得很 ,卻明明白白地感覺到已停住的紀雲深還未射精。 「您再動動,您都還沒射。」夏逢霖催促道。 紀雲深伏在他身上,「小風鈴咬我一口,我才要動。」 夏逢霖搖搖頭,「不行,會痛的……」 「你力道比貓還小,哪叫痛?那是調情。」 夏逢霖臉上有未褪去的紅暈,往紀雲深的肩頭咬了一口。 「還真的比貓力道輕,小風鈴,你沒咬出一些樂趣來嗎?沒想要讓你家老公帶著你的痕跡 上班去?」 夏逢霖抿著唇,真心動了。他太體貼紀雲深,從前沒想過要這樣。被紀雲深這樣一說,他 心一橫,在紀雲深喉結處狠狠吸咬一口。 紀雲深被咬得挺滿意,復而動起來,多抽送了數十下,才在夏逢霖身體裡頭射出來,他沒 想到,他射出來的同時,青年又被他操射了一小股精液。 夏逢霖高潮的瞬間抬眸看著紀雲深,男人戴來掩飾金光的平光眼鏡此時並未戴上,因此他 很容易就看得見男人平日深邃的那雙眼,此時已盛滿金光。 紀雲深趴在青年身上,親吻吸吮著對方的唇,青年的唇舌還是一樣軟,任由他輾轉磨弄。 「您的眼睛真好看。」被放開之後,夏逢霖吻向男人的眼。 紀雲深閉起眼,青年的吻很輕,好似羽毛般輕輕撓了一下他的眼皮,隨後那羽毛卻重重地 往下落,深刻地烙進了他的心底。 — 星期三請假,所以今天來補一回。 請可憐我今天被小孩摧殘一天,還來更文的份上, 給我個推文吧。(跪) 17回還有限(笑)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34.112.22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9878537.A.D51.html
1Fqa1724: 未看先推 05/01 22:24
2Fafalean: 加更萬歲! 05/01 22:31
3Fiamino2: 上車上車 05/01 22:33
4Fknd05: 逼卡上車! 05/01 22:34
5Fxine00021: 推 05/01 22:41
6Fjaywalker114: 悠遊上車 05/01 22:58
7Futt1416: 推推 05/01 23:13
8Fmechakucha: 上車就坐! 05/01 23:18
9Fbaseballnut: 上車!!! 05/01 23:22
10Ftransiency: 推開車 05/01 23:29
11FNeeny: 上車~ 05/01 23:38
12Fstu93125: 上車 05/01 23:47
13Fqa1724: 上車(逼 05/01 23:50
14FSophieXiao: 就知道這個車只是剛發動!!繼續開下去!! 05/01 23:52
15Fhyderica: 小風鈴學弟好香~~~~ 05/01 23:53
16Fsnowg: 香噴噴的肉(流鼻血 05/01 23:54
17Fskyfwls: 開車開車! 05/02 00:41
18Fmayday10422: 上車(帶小孩辛苦了!) 05/02 00:48
19Fmary0228: 全票上車 05/02 01:04
20FSalDuar: 學生票,上車 05/02 01:07
21FNessa1103: 好香!慫恿小風鈴咬下去太香了! 05/02 02:03
22Fsabbathstar: 上車 05/02 02:19
23Fbunny2002062: 定期票,上車 05/02 02:20
24FLeeCheolWoo: 開車好讚嗚嗚嗚嗚 05/02 02:37
25Fmisusi: 全票 上車! 05/02 02:58
26Fstupidbird2: 上車上車~ 05/02 04:13
27Fgiasailar: 全票 上車!推推推推推推推! 05/02 07:44
28Fsuga902: 上車!你開車辛苦了! 05/02 08:24
29Felephant2: 上車啦(∩▽∩) 05/02 08:45
30Fmikatsura: 推推推 05/02 08:50
31Fvon: 推推 05/02 09:10
32Fryuu: 毛衣+發熱衣,果然有異能的人才能降穿,一般人早就 05/02 09:20
33Fryuu: 電得吱吱叫了(關注點奇特 05/02 09:20
34Fyawen14: 有加更就必須推!開車萬歲 05/02 11:40
35FSalDuar: 是說剛進去問疼不疼的稱謂變成你了耶 05/02 14:52
36Fcccococo: 上車! 05/02 17:40
37Fenishi: 上車! 05/02 19:36
38FJuliaHsiao: 龍會把喜歡的東西叼回窩裡..龍性本淫..(生物學筆記 05/02 22:05
39Ftvtiset: 搞定兩隻小屁孩,可以慢慢搭車啦~香 05/02 23:56
40Fiwase: 恭喜兩位終於發車了XDD 05/03 02:20
41FANalar: 床上情話各種撩 好香! 05/03 04:29
42Fversailles: 哇!有補更,推推 05/03 09:11

bb-love熱門文章

30 [自創] 政治很髒不要碰
33 2021-06-13 12:42
26 [自創] 情敵
32 2021-06-08 17:36
26 [自創] 綁架
36 2021-06-05 18:30
26 [自創] 淺塘 29(完)
33 2021-05-22 22:42
32 [自創] 生死之交
37 2021-05-16 10:15
28 [自創] 溫溫(短篇完)
30 2021-05-02 23:11
35 [自創] 美醜(完)
44 2021-05-01 16:08
25 [自創] 盲彎裡的戀人(24)
32 2021-04-30 10:15
20 [自創] 無人等候 10 (限)
34 2021-04-26 02:10
29 [題二] 純愛AB 暗戀潛伏期
37 2021-04-21 23:00
30 [自創] 爸爸的秘密 微限
30 2021-04-14 22:59
29 [題一] 純愛BO 我是Beta 代PO
45 2021-04-13 02:32
28 [自創] 珠輝玉麗(十二)
127 2021-04-11 03:08
29 [題一] 純愛AO 咬一口
31 2021-04-07 01:18
37 [題一] 禁忌AB 硝煙反應
40 2021-04-06 23:16
77 [自創] 豐饒之地 29 限 END
96 2021-03-11 05:17
38 [自創] 奉子離婚 (限)
40 2021-03-04 23:56
34 [穿越] 山神的新娘
38 2021-02-22 20:52
34 [穿越] 浮世梅花夢
34 2021-02-19 02:52
36 [穿越] 生殖之城(限)
36 2021-02-09 18:40
25 [穿越] 太子叫我搞他
30 2021-02-08 2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