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一] 禁忌AB 硝煙反應

看板 bb-love
作者 zate83
時間 2021年04月06日
留言 40則留言,37人參與討論
推噓 37  ( 37推 0噓 3→ )

無血緣亂倫、微虐但有愛不過肉沒有很香QQ、兒子X後媽(?) 大概有點本土劇風(?)、微狗血、床邊dirty talk有、ABO私設有,不小心字數大暴走,全 文近 一萬字,以上OK,那麼GO! 請進行安全性行為防爆頁 新聞快報:北部軍火代理商,過去在黑白兩道叱吒風雲的霍家當家霍雲溪,日前於外出時 遭遇埋伏槍擊,疑似為洗白前的黑道背景引發仇家尋仇,警方目前已朝此方向偵辦,霍雲 溪緊急送往醫院,歷經數小時搶救無效,不治身亡。 靈堂設置在霍家當家霍雲溪的別墅裡,布置得十分低調素雅,依照他生前喜歡的樣式放滿 了白色雛菊。 大廳相片上的人看起來很年輕,那張相片選了個霍雲溪白襯衫搭配金邊眼鏡的舊照,笑容 燦爛無比,襯得他像是大學裡的儒雅教授,而非需鎮日刀口舔血的黑道家主。 來弔唁的人不少,豪華的黑頭車一部一部川流不息地駛入別墅,黑白兩道都有派出代表, 各路人馬齊聚在一方天地,形成了微妙的平衡。 阮優一襲黑西裝,神色漠然地盯著來來往往替他伴侶捻香祭拜的人們,那些人中有些他認 識,有些很臉生。有些人會迎上來給他一個擁抱,有些人則是點頭或鞠躬致意,他臉色慘 白地一一回禮,像個牽線木偶。 一切都顯得那麼不重要,他只知道雲溪沒了。 他與霍雲溪相識在溫暖的六月,那個時候他還是個在咖啡廳打工的大學生,霍雲溪天天來 他打工的店裡喝咖啡,除此之外還常常出神地盯著自己瞧,視線對上的時候還會露出溫柔 的笑容。 咖啡廳裡突然來了一個這樣的成熟帥氣的Alpha,而且還是衝著阮優一個Beta來的,當下 咖啡廳裡所有的Beta同事都跟著熱血沸騰了。 畢竟第二性別的限制,即使社會已經開放、抑制劑也普及到幾乎可以說沒什麼副作用,街 上也不太容易發生意外標記的狀況,不過大家都還是認為Alpha就是合該找個匹配的Omega ,相比聞不到,而且自身味道幾乎淡到沒有的Beta,能聞得見彼此散發費洛蒙,並且能夠 永久標記成為彼此唯一的Alpha與Omega,才是完美的另一半人選。 後來他們越走越近,他對霍雲溪的了解也更深,阮優才知道霍雲溪並沒有想像中年輕,他 曾經有過一段婚姻,還有個小阮優四歲的Alpha兒子。 霍雲溪在交往之前就向阮優坦白過,他雖看起來一身乾淨,背景卻不單純。 阮優後來陸陸續續從霍雲溪口中得知,霍家發家是他爺爺開始經營軍火槍械非法買賣。霍 雲溪的父母親因意外早逝,但霍家歷經三代不衰,有個原因就是家裡專出身體素質強悍的 Alpha。 霍家也的確在殺伐果斷的霍雲溪入主核心位置時迎來鼎盛,一時間黑道敬他怕他、白道則 需要他平衡地方的勢力。 許是刀光劍影的日子過得多了,霍雲溪想起爺爺早年說過想走到陽光下這件事,其實他早 在自己孩子出生時便興起了將家族事業洗白的想法,但還是拖到了遇見阮優才執行。 霍雲溪將阮優保護得很好,身邊帶的人都沒有那股子道上混久獨有的亡命之徒的味道。 阮優第一次有實感霍家出身黑道,是某次在輔導霍雲溪兒子英語作業時,聽見樓下客廳的 槍響和重物落地的聲音,他嚇得不顧自己安危衝下樓查看霍雲溪是否平安,直到被轉過身 的霍雲溪抱個滿懷,情緒鎮定下來的阮優才明白霍雲溪有隨身配槍的習慣。 阮優死死地抱著霍雲溪,餘光瞄到躺在血泊中哀嚎的陌生男人,他不敢想像如果倒在那裡 的是霍雲溪又該怎麼辦。 所以即使知道霍雲溪的事業涉黑,可能隨時面臨危險,他還是義無反顧地隨著心意栽了下 去。 霍雲溪對情人一向坦承,阮優不求名份地默默跟著霍雲溪五年,最後是霍雲溪主動開口求 的婚,他自此成為霍雲溪的法定伴侶。 下意識去撫摸無名指上的戒指,阮優可以聽見前來弔唁人們的私語。 說他是個沒有實權的Beta,難以撐起霍雲溪留下的軍火帝國,說老子霍雲溪走了以後,兒 子霍思堯馬上接管了整個霍家,未來他這個貪圖霍家財富的Beta日子怕是要難過了。 那些耳語這幾年他也沒少聽過,他畢竟小霍雲溪快二十歲,年齡以外還有家世與身分的差 距,霍思堯當年搬出反對有人取代他生母位置的理由,鬧得差點與家裡斷絕關係,其激烈 程度圈子裡人盡皆知。 阮優其實是有些難過的,他是真心喜歡霍雲溪,也是真心拿霍思堯當朋友。 那次以後,霍雲溪也不大讓霍思堯與他見面,後來屈指可數的幾次碰面,都是不得不出席 的聚會或宴席。 阮優面無表情,他表現悲傷的方式並不濃重,而是帶著一種彷彿會整個人輕易與世俗斷開 聯繫的漠然。 他根本不在乎未來會怎麼樣,他本就不是為了財富和霍雲溪在一起,至今相伴十年,霍雲 溪是他真正的家人。 正當他發著呆時,門口突然傳來一陣騷動。 西裝筆挺的男人走了進來,背後跟著大批的保鑣與霍家骨幹,皮鞋跟叩在地上的聲音沉穩 有力,來者目光銳利得令人想起狩獵中的猛獸。整個靈堂裡的注意力瞬間集中到他身上, 在場的Alpha幾乎是不約而同地皺起了眉頭,帶著身邊的人慢慢地退了出去。 阮優聞不到空氣中的費洛蒙,但任憑誰看到大廳的人瞬間退得乾乾淨淨,都會察覺到氣氛 的異常,他側過身去看那個全身充滿故意與侵略性的男人,對方露齒回給他一個森然的微 笑。 「嗨!後媽,好久不見。」霍思堯瞇起眼,向阮優招了招手。 「你來了啊。」阮優平靜地望著他,目光有著懷念。 他曾經和霍思堯很要好,阮優過去很常替還是高中生的霍思堯補課。當初霍雲溪忙起來的 時候根本沒時間注意兒子,都是阮優替他盯著,況且兩人也才差四歲,很快就熟稔起來。 只是霍思堯把他當大哥,但他卻滿心想著做霍雲溪的枕邊人。 那句後媽太刻意,像是在出言諷刺,但阮優卻莫名想笑,婚後他與霍思堯沒見過幾次,幾 回見面對方也都當他是空氣,整個人冷冰冰的,現在倒像是回到霍斯堯還會黏著他鬧情緒 ,還會主動搭理他的時期。 「你好像不意外我現在才出現?」霍思堯擺了擺手,屏退所有跟在他身邊的人,自顧自地 走向前對著靈堂鞠躬。 「嗯,我知道雲溪去世後公司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你一定很忙。」阮優猶豫片刻,還是走 到了霍思堯的身側,「謝謝你派助理來協助我處理後事,如果我一個人絕對不知道要怎麼 辦。」 阮優垂著頭苦笑,語氣是多年不變的包容。 「我可沒有要你感謝我的意思。」霍思堯仰著頭,視線不動聲色地飄到阮優的後頸上。 Beta的費洛蒙雖然淡到幾乎形同沒有,但霍思堯清楚記得阮優是能讓人沉靜下來的檀香, 這樣近的距離,他鼻尖能清晰地捕捉到對方身上的殘香。 「我當然知道,你應該是來找我談遺產的吧。」阮優迎上霍思堯斜睨著自己的視線,「雲 溪的財產我半分不留,全部是你的。」 霍思堯莫名地覺得有些煩躁上火,他對著滿室的雛菊嗤之以鼻,那是霍雲溪生前最喜歡的 花,清雅的味道襯得靈堂更顯恬靜祥和,但他卻更加不滿。 「後媽,我們開誠布公談一下吧。我媽是Omega,你知不知道雛菊花香其實是我媽費洛蒙 的味道。」 聽霍思堯說完這句話後,阮優的身體明顯顫了一下。 「我知道。」阮優沒有移開自己的目光,只是表情變得複雜,看上去很難過。 霍思堯不知道阮優是什麼意思,難受的人不只他一個,阮優越是容忍退讓,只會讓他更惡 劣地想要得寸進尺,放在心裡十年的話沒忍住就衝出口。 「那你知道我爸為什麼選你嗎?」 「……我知道。」阮優終於撇開視線不再看霍思堯,他有點難堪地說:「我除了長得像方 馨瑤之外,還是個沒有發情期的Beta,這些雲溪都有說。」 霍雲溪對他一直很坦誠,各方面都是。 這下意外的人變成霍思堯,他倒真沒想到阮優什麼都知道,錯愕之下是升騰而起,不知道 該對誰發的怒意。 「那你還答應他的求婚!」 「思堯,我知道現在對你講這些,你可能會認為我在挑釁、在爭雲溪心中你母親的地位。 但我真的沒有,我也什麼都不要。我對雲溪是喜歡也是感激,一切是我自願的。」阮優低 聲說,習慣性地去摸婚戒,像是在汲取安全感。 霍思堯看見這個舉動倒是笑了起來。 「阮優,你到底有沒有心啊……」 霍思堯像是再也不壓抑自己,突然抓住阮優往自己懷裡一扯,捏著阮優的下頷朝對方的唇 吻了上去。 阮優根本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嚇得一時之間沒有反抗,一直到霍思堯的舌尖抵住他的 ,他才回過神匆忙想將霍思堯推開。 不過Alpha的優勢在此刻展露無遺,霍思堯見阮優掙扎,單手攬過懷中Beta的腰身,將對 方鎖得更緊,喘息之間直接將對方推倒,壓在靈堂前的長桌上深吻。 靈前的擺設哐啷啷地摔了一地,阮優一個激靈,意識到這是霍雲溪靈前。 霍雲溪的照片就擺在他正上方,霍思堯羞辱他的意味太過濃厚,阮優整個人掙扎得更加劇 烈。 「唔……不……」 阮優推拒著壓在自己身上的霍思堯,帶著攻擊性的親吻讓他瀕臨缺氧,他跟不上霍思堯的 思路,不懂兩人談得好好的怎麼突然就成了這個樣子。 鬧出那麼大的動靜卻沒有半個人進來關心,阮優猜對方的手下肯定把這別墅給圍住,來弔 唁的賓客多半也散了。 阮優沒辦法,只好發狠地咬了他一口。 「嘶!」 「霍思堯你發什麼瘋!」 被咬出血的霍思堯吃痛地去舔自己的唇角,不過他的雙手並沒有鬆開對阮優的箝制,阮優 上半身仰倒在長桌上,兩手仍讓霍思堯給扣在兩側,彼此對峙一樣的互相瞪視著。 「我瘋得可厲害了。」霍思堯訕笑,瞬也不瞬地望著身下的阮優。 阮優沒說話,霍思堯的眼神看得他心慌,讓他有種遭到獵捕者鎖定的感受。 他們倆人靠得太近,讓阮優產生了彷彿嗅到煙硝味的錯覺,就連肌膚接觸傳來的溫度都令 他手腕一陣發燙。 霍思堯就這樣居高臨下與阮優僵持著,像是誰先挪開視線誰就輸了一樣。他知道阮優雖直 視著自己,人卻在發抖,不知道是給氣的還是嚇的。 最終還是霍思堯嘆了口氣,將雙手鬆開平舉過肩,做出了投降的姿勢。 「還是拿你沒辦法啊。」 霍思堯從阮優身上退開,無視對方疑惑的神情,搖著頭大笑著走了出去。 「老闆,你費洛蒙的味道強到要把方圓百里給夷為平地了。」 霍思堯的特助也是個頂級Alpha,他正嫌棄地捏著鼻子,霍思堯的費洛蒙味道非常特殊, 是木炭混著硝石引燃的味道,不算好聞但總能誘發Omega對他性事的聯想,也意外符合他 軍火代理商的身分。 只是這個味道對Alpha來說真的很臭。 孫奉驊翻了個白眼,克制住骨子裡Alpha的好戰本能,沒真衝動下手暴打霍思堯,只是拿 著費洛蒙中和劑往霍思堯身上噴好噴滿。 「我氣的,沒真的硬。」霍思堯沒好氣地說道,況且看阮優猶如驚弓之鳥的樣子,他再禽 獸也硬不起來。 霍思堯還在調整自己的情緒,自己欺身上前的目的,是為了測試自己在阮優心裡的地位, 他想,原來阮優什麼都知道,也什麼都不知道。 指尖撫著下唇受傷的地方,突然有點慶幸阮優聞不到費洛蒙的味道,剛才因為自己心緒不 穩導致費洛蒙爆發的情況,讓阮優知道了,不知道誰會顯得更卑微一點。 霍思堯煩躁地抓了抓頭髮,不知道自己對阮優是愛得多還是恨得多。 他當年人傻,真以為父親給自己找了個身家背景乾淨的小老師,青春期的愛意萌發得突然 ,他的目光永遠隨著阮優打轉,阮優喜歡他爸,自然也瞞不過他的眼睛。 彼時霍思堯天真地認為沒打破平衡這樣也好,就乾脆這樣耗著,還肖想著哪天自己比父親 還強大,就有資格可以和他爸競爭了。 誰知道天選渣男霍雲溪,心理裝著他故去的親媽,把人當替身替到求婚,欺負人的事全做 了,哪件都沒落下。 直至今日阮優仍以為他是孩子心性,惱他搶走母親的地位,但阮優不知道的是,與他年齡 相仿的霍思堯哪會在意腦海裡早已模糊的母親身影,霍思堯更在意眼前對他萬般包容的阮 優被騙,惱的是婚後他又該怎麼處理自己滿腔的愛意。 霍思堯一直覺得霍雲溪看得通透,身為兒子,動的那點小心思根本翻不出他的掌心,於是 他搬出別墅,退到一個看不見彼此的位置。 站在方馨瑤的角度看他爸是情深義重,而霍雲溪的決定對阮優而言是求仁得仁,於他霍思 堯,霍雲溪不啻是奪走了他最想珍惜的東西。 很諷刺的是,原來阮優什麼都知道,替身也好、刻意選的Beta性別也罷,阮優唯一不知道 的是,霍思堯喜歡他。 霍思堯不發一語地走著,突然心有所感地轉頭回望別墅,阮優單薄的身子就這樣佇立在大 門口,像是在目送他,也像是在等著不會歸來的人。 霍思堯目光陰鷙卻難掩溫柔,他看了半晌沒移動腳步,一直到阮優先慌忙地掩上大門。 他若有所思,眼下霍雲溪已身死,他想要走到阮優的身邊。 必須更加耐心,用更潤物無聲的方式。 「老闆,你費洛蒙的味道現在可以直接滅掉一個國家了。」孫奉驊提醒。 霍思堯掃了他一眼,拉開車門,隨口回道:「可能是易感期快要到了。」 喪事結束後,阮優注意到頻繁出現在別墅的霍思堯。 霍雲溪留下的產業與資源複雜,人脈的部分阮優更是一竅不通,這些都需要霍思堯打點, 阮優白天在大學裡兼課,常常回家的時候發現霍思堯已經坐在沙發上大嚼洋芋片。 最初阮優還有點怵他,不過霍思堯再也沒有任何出格的舉動,規規矩矩與他詳談公司股份 、遺產稅等等身後要處理的事情,氣氛和諧得彷彿回到五年前阮優給霍思堯家教的那段時 光。 見面的日子變多,為出入方便,霍思堯問起阮優方不方便給他鑰匙。 阮優露出疑惑的表情,因為別墅的指紋鎖從來沒刪除霍思堯的指紋紀錄,當阮優告知他這 件事的時候,對方露出明顯的喜色。 阮優不太懂,只要霍思堯願意,隨時都可以回家。 他不光這樣想,還講了出來,就見正坐他對面地板上敲著筆電的霍思堯像是傻住了,隨後 唇畔浮現記憶裡那樣單純好看的微笑,彎起的眼裡映滿星光。 一點都不像是商場裡那個雷厲風行的掌權人,儘管穿著正裝,那坐著的模樣反而與阮優腦 海裡的少年重合起來。 他也不自覺地笑了。 阮優這天提早結束課程回家,遠遠就看見別墅外站了一排Alpha,不是霍思堯的特助就是 保鑣。 「怎麼大家都在外面?」 「老闆易感期來,公司有事情沒處理好,發脾氣把大家全趕出來了。」脾氣跟費洛蒙一樣 臭,孫奉驊腹誹。 「啊,那你們要不要先回去,我勸勸他?」阮優好脾氣地說:「我是Beta,不容易受費洛 蒙影響,他的個性應該是直接放費洛蒙壓制吧,你們辛苦了。」 孫奉驊沒講話,有點憐憫眼前被霍思堯這頭兇獸看上的阮優,不過他還是依阮優的意思, 領著人離開。 送走那群陣仗嚇人的Alpha之後,阮優立刻進屋去尋霍思堯,易感期的Alpha喜歡待在有 安全感的地方,他巡了一圈都沒見到人,最後才在二樓的客房內找到他。 二樓那個房間是阮優還沒結婚前,霍雲溪刻意留給他來霍家睡過夜的地方。 他猶豫片刻終究還是敲了門,問道:「思堯,你還好嗎?我可以進房嗎?」 「不可以。」房內傳來霍思堯的聲音。 阮優聽對方語氣知道對方口是心非,便不再詢問,直接推門而入。 霍思堯背對著房門躺著,聽見腳步聲,知道阮優正向他走來,他沒吭聲。 阮優總覺得自己看見背對他的霍思堯耳朵靈敏地動了動,像是某種獸類在警戒的樣子,又 覺得對方像是在鬧彆扭,不禁失笑。 「別生氣了,下樓準備吃晚餐?」 阮優繞到床旁邊,面對著霍思堯蹲下,盈滿笑意的眼睛裡全是關心。 易感期的Alpha容易陰陽怪氣,雖然不像Omega發情期一樣難熬,但每個人難受程度不一, 有些人甚至打了抑制劑也只能緩解部分的症狀,阮優是Beta所以沒辦法感同身受,不過基 本知識大家都有。 「離我遠一點,易感期Alpha容易失去理智和判斷力。」 「我知道,但我又不是Omega。」阮優還是蹲在原地。 霍思堯閉上眼睛,阮優距離他太近,Beta若有似無的檀香輕輕裊裊縈繞在鼻尖,他感覺到 自己硬了。 霍思堯喉結上下滾動,這與第二性別無關,因為是阮優的味道,所以光想就比什麼都勾引 人,尤其他又因為易感期處在特別需要撫慰的狀況。 阮優見霍思堯不理他,以為對方在鬧情緒。過去相處融洽的日子裡,阮優也遇過幾次霍思 堯的易感期,對方表現得都很正常,所以這次他也沒多想,像過去安慰他一樣給了霍思堯 一個擁抱。 誰知霍思堯反手就是一扯,阮優只覺得自己的視線突地倒錯,再回神人已經陷在柔軟的床 鋪裡,霍思堯橫跨在他上方,那對烏亮的瞳孔內盡是橫流的情慾。 阮優被這樣直白的慾望嚇得不輕,跟上次的親吻不同,這次霍思堯身下的東西很有存在感 地頂著他。 「阮優,你不一樣。」霍思堯粗喘著氣,盡量克制自己俯身啃咬阮優腺體的衝動,「我老 實跟你說吧,我從十六歲的時候就想狠狠標記你了。」 霍思堯低下頭,他忍得辛苦,前額全是汗水,他表情狠戾朝著阮優說:「我想瘋狂幹進你 的生殖腔,幹到你裝滿我的精液,幹到你一個Beta懷孕為止。」 阮優被這番告白震懾得全身僵硬,嘴巴幾次開闔也沒說出半個字來。 「這一個月對你好都是裝的,你太沒戒心了,別墅連鎖都沒換。我跑來這個房間什麼意思 你應該很清楚,你再靠近,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 霍思堯眼角泛紅,顯然是隱忍到了極限,他在理智與慾望中反覆煎熬,最終深呼吸了口氣 ,下定決心似地翻身坐在床沿不去看阮優。 終於從Alpha身下重獲自由的阮優呆愣著。 「滾!」霍思堯背對著阮優低吼,背脊崩成一條直線。 還處在震驚當中的阮優緩緩地眨了眨眼,其實一個月過去,他雖然遲鈍可並不是笨蛋,就 算猜也該猜到霍思堯的態度。 靈堂前的那些行為都是逞能,父親的伴侶和兒子這樣的身分橫梗在其中,隱藏在針鋒相對 下的都是彆扭且來不及說明白的喜歡。 阮優多年前不懂的,現在懂了。看著霍思堯,他像是看見了過去的自己。只是他不知道霍 思堯從那麼早就對他抱有其他心思,也不知道霍思堯衣冠楚楚之下想法是那麼地……黃暴 。 「思堯。」沉默了許久,阮優輕輕地喊他。 「我叫你滾!」 「思堯,我們做愛吧。」阮優從背後環住了霍思堯。 只有霍思堯聞得到的煙硝味在臥室內瀰漫,霍思堯目光深沉,抬手去撫摸阮優的頭髮。 阮優跪坐在床上,全身被霍思堯剝得只剩針織衫和一條內褲,口腔更是被霍思堯塞得滿滿 當當,從霍思堯的角度,可以看到阮優纖長的睫毛因為動情而微微顫抖著。 他艱難卻乖巧地吞吐著霍思堯的陽具,頰側時不時地鼓起,霍思堯看得心癢,忍不住輕輕 地向前一挺。 柱身突然深入到喉嚨,阮優呼吸一重,噎著似的連忙吐出霍思堯的東西,難受到嗆咳起來 。 「是我不好。」霍思堯拍著阮優光裸的背,視線卻離不開阮優被他體液浸染得水光淋漓的 雙唇。 「咳……我沒事……」 「還說沒事,都哭了。」霍思堯將阮優拉起身親吻,讓他跨坐在自己身上。 他也不脫掉阮優的針織衫,就是捲到胸口,讓阮優自己叼著,手指則滑進阮優的內褲,從 側邊探進身後的穴口。 男Beta雖然有生殖腔,但通道仍不比適合直接插入的Omega,霍思堯扶著阮優的腰,修長 的手指在後穴裡來回抽插,並且在阮優適應後,緩緩地塞入第二根、第三根手指。 「我給過你機會,再問一次,確定不逃?」 阮優吃痛地皺著眉,意識太過混亂,他只記得要咬緊針織衫的衣襬,喘息間不住搖頭,雙 手主動攀上霍思堯的肩膀。 霍思堯滿意地啄了阮優一口,他迷戀地啃咬帶著淡淡檀香味的脖頸,附在阮優的耳邊用氣 音說:「那我幹死你。」 阮優嗚咽了一聲,喘得更厲害了。 霍思堯輕笑,用他空著的手在床頭櫃摸索,他邊擴張邊用牙齒撕開保險套的包裝,他嘴上 講想讓阮優懷孕,其實他還是心疼阮優心疼得不行。 那是讓他魂牽夢縈十年的人。 誰知道阮優制止了他使用保險套的舉動,霍思堯不明所以,阮優咬了咬下唇,猶豫幾秒才 小聲道:「你易感期……」 保險套會降低快感,易感期的Alpha沒那麼容易滿足,即使最後射精,滿足到的也只有肉 體。在心靈沒饜足的狀況下,Alpha可能會更加瘋狂躁進。 後面這幾句話阮優沒說出口,但霍思堯有聽懂他的意思。 「你可能會懷孕。」儘管男性Beta受孕率低到逼近女性Alpha,但不代表不會受孕,易感 期能靠忍過去,但懷孕不是。 「我知道。」阮優看起來單純,卻不是真的涉世未深,決定和霍思堯做愛時就想過這件事 ,他不是拿自己來賭來開玩笑,而是真的想好了。 霍思堯苦笑,明知道這樣不對,卻又抗拒不了本能裡Alpha的佔有欲,他單手托著阮優的 臀,另一手在後穴裡翻攪。 他邊吻他,一邊啞著嗓子說:「我真的要操到你下不了床。」 阮優在強烈的情潮裡全身哆嗦,嘴裡又咬著上衣,忍不住含糊地討饒:「你輕點,我、我 是第一次,我怕。」 「你說什麼?」霍思堯錯愕,以為自己聽錯。 阮優不肯再講話了,他閉上眼,任由霍思堯擺弄他的身體,只有在對方的手指在觸碰到他 體內的敏感處時,才會難耐到哼個兩聲。 霍思堯是個很有耐心的獵人,十年都熬過來了,也不差這一時半刻,他抽出手指,輕拍阮 優的臀部,示意他抬高一點。 「深呼吸,怕的話就抱緊我。」 阮優很聽話,攀附著的雙手改成緊緊摟著霍思堯。 霍思堯的陽具故意隔著內褲戳刺他的穴口,阮優自己身前那片薄薄的布料也被洇出小半塊 溼痕,滑膩羞恥的感覺讓阮優耳根發燙。 霍思堯看差不多了,這才慢條斯理撥開內褲,扣著對方的腰身,用力一挺頂入阮優的體內 。 「嗯……」阮優發出悶哼,閉著眼將自己埋進霍思堯的肩窩。 Alpha在性事中的本能是佔領,阮優的腺體在偏頭就能下口的地方,霍思堯邊顛著身上的 阮優,邊魔怔一樣掙扎著究竟要不要給阮優來個臨時標記。 霍思堯的手探進阮優的褲頭,握住他抵著自己腹部的柱身上下套弄,前後都受到刺激,阮 優終於難以自持哭了起來。 「哈啊……」 阮優的呼吸與身下的霍思堯交融,檀香在硝石爆裂燃燒的氣味中逸散,霍思堯緊摟著阮優 ,捕捉著周身來自於Beta的微弱香氣,眼前阮優的費洛蒙,是他在漫天硝煙與荒蕪中唯一 的寧靜與救贖。 「阮優。」霍思堯喊他,突然停下動作不再頂弄。 阮優抬起頭看霍思堯,後穴因為霍思堯的舉動而跟著停止吞吐。 霍思堯帶著試探,將他臀部向下按,他才意識到對方的東西頂在他的生殖腔入口,霍思堯 想要到更溫暖更深入的地方。 阮優滿臉潮紅騎在霍思堯身上,他仔細凝視著霍思堯,發現在這場性事裡,霍思堯並沒有 表現出來那般從容,因為珍惜所以不願讓阮優受絲毫委屈。 雖然總是在阮優耳邊講胡話,行為卻像孩子得到了想吃的點心,捨不得下口,也不知道從 何下口,生怕不小心就毀掉一切。 阮優與霍思堯對視,他右手抓著針織衫的袖口替霍思堯擦拭額前的汗,在霍思堯灼熱的視 線中,將抬起的臀丘緩緩向下坐,主動將霍思堯含得更深來表示默許。 霍思堯這下像是得到主人獎勵的野獸,親吻同狂風暴雨一樣落在阮優的身上,他十年相思 成狂,執念到頭終於得償所願。 他埋在阮優體內,前端破開狹窄的內壁,發瘋一樣往死裡操幹阮優。 淫糜的水聲混合著肉體拍打的聲音,阮優被搖得有些承受不住,視線都無法聚焦,霍思堯 對這番景象情動不已,手指探到阮優的兩股之間。 「精液都被攪出泡沫了呢,你看。」他舉起食指跟中指,將沾染著乳白色泡沫的液體展示 給阮優看。 「別……啊!」 阮優臉皮薄,想著霍思堯怎麼還不閉嘴,掐準時機的Alpha便趁著阮優注意力轉移,張口 沿著他的後頸腺體的地方直接咬了下去。 霍思堯正在標記他。 阮優疼得表情扭曲,可下身的快感卻更加明顯,終於忍不住射出來。失神之際他嗅到了霍 思堯費洛蒙的味道,失去力氣的他癱軟著任由霍思堯上下顛簸。 幾次大力的抽插之後,霍思堯終於在他體內成結。 易感期Alpha鎖著被吃乾抹淨後無法動彈的Beta,像是得到了全世界。 霍思堯對這樣的溫存有點鼻酸,懷裡的人就這樣乖乖任他抱著,他實在很不想破壞這樣溫 馨的氣氛,可是有些話他又不想掖著藏著。 「阮優,我知道他的地位不同,但你能不能每天少喜歡霍雲溪一點,多喜歡我一點。」霍 思堯親暱地用臉去蹭阮優,跟剛才在床上凶狠的樣子完全不是同一個等級。 滿肚子霍思堯精液的阮優累得眼皮都睜不開,聽霍思堯這樣說,他就知道對方還在陰陽怪 氣,但他似乎也能理解對方的焦慮。 可是他真的累到無法開口,霍思堯卻誤以為他的沉默是否定。 「那你把我當霍雲溪,我和他長得很像。」 霍雲溪把阮優當替身那麼久,兒子給阮優當替身好像也很合理,平日霍思堯精明得很,但 碰上阮優加易感期就是一場災難,這句話根本沒過腦,降智降得厲害。 「……別亂說話,我不可能把你當霍雲溪。」阮優虛弱回應。 霍思堯沒說話,把臉埋進阮優的胸膛,阮優知道他情緒不對,硬是撐著把手放到霍思堯的 腦袋上,順毛似地撫摸。 「不一樣,你就是霍思堯啊。」阮優柔聲說:「你先讓我睡一下,我好累……」 說完也不管霍思堯的反應就直接斷電。 倒是霍思堯先是一愣,細細思索這句話的意思,最後摟著阮優傻笑起來。 END. 又是個標題與內文無關的狀態 這是個一家都渣男低情商的小學生戀愛故事。 本來是想寫長期覬覦繼母的幼獸,長大後生吞活剝掉繼母的故事。 結果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莫名其妙變成低智商兇獸情勒(?)的求愛故事 發現自己好像常常有這種症頭,類似料理時想煮水煮蛋,結果成品不小心變成蛋花湯的那 種崩潰感QQ 順便一提 阮優的心態大概是後期對霍雲溪的感情比起愛更像親情,自己經歷過無望的愛戀,所以也 想讓霍思堯幸福,過去相處很舒服的狀況下,願意敞開心房試看看 霍思堯的心態大概是,以前人還在,現在人都死了還爭個屁,總有一天能泡到阮優 (只是 沒想到那麼快),完全絕讚計畫通 霍雲溪生前的心態大概是,他與方馨瑤是完全標記所以沒那麼多性致,看到阮優睹物思人 的成分更高,他也都坦白自己的渣,但阮優還願意喜歡那乾脆成全他。 反正一片混亂,還是希望大家喜歡這個非典型亂倫故事。 最後提醒大家還是要進行安全性行為喔,本來有考慮要不要戴套做完,但考慮到二次元成 結比較香(欸),後來還是決定取消用保險套,但現實生活拒絕戴套的男人都是耍流氓! 以上,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28.192.4 (臺灣) ※ 文章網址: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7722199.A.8A1.html ※ 編輯: zate83 (42.72.112.45 臺灣), 04/06/2021 23:19:08
1Ftransiency: 先推,改天來看. (感謝分享文章的大大們 04/06 23:26
謝謝推文,推文對寫手來說是超大動力QQ 我就是一匹馬,推文就是吊著我的胡蘿蔔
2Fachunsan: 這很值得敲續集啊啊啊!!!04/06 23:41
3FArashiL: 續集!!04/06 23:43
4FbearAmo: 敲碗後續!!!! 04/06 23:48
5FIPASS1204: 好想看醒來以後怎麼捏野獸的臉ww04/06 23:54
馴獸大師阮優以身飼虎 拔幾根兇獸的毛也是沒問題der
6Fgiasailar: 敲續集!!!04/07 00:05
等等 上面怎麼那麼多人在敲續集我太受寵若驚!!
7Ffishgift: 很精彩~04/07 00:08
8Ftess605605: 好奇為什麼是第一次??04/07 01:18
霍雲溪比較像把阮優當寵物養 設定上他沒有洗去與方馨瑤的完全標記 所以摟抱親吻OK 但沒有真的進到下一步 阮優是守活寡沒錯 (霍思堯知道以後大概會呈現一半氣瘋一半暗爽的狀態) 如果續集生得出來這段會講更詳細一點XD
9FEmibear: 啊啊啊啊啊我感覺兒子各方面都被吃死得很徹底XDDD04/07 01:42
本來想寫瘋子攻結果先瘋的是我 太喜歡寫雖然各種鬧但對受很好的攻 虐受只好留到下次(咦?)
10Froi1114: 覺得很精彩!! 可以敲碗後續嗎?04/07 02:22
11Fmary0228: (敲敲敲)04/07 03:51
12Fmechakucha: 好看推!04/07 06:55
13Fqa1724: 推~敲碗後續!!!04/07 08:15
我我我……我盡量試看看XDDDDD
14Ftiangua: 推!易感期應該會持續幾天吧(拼命暗示)!04/07 08:41
孫奉驊:老闆的費洛蒙真的很臭,現在還加上戀愛的酸臭味,怕。 (用公司電腦點開團購費洛蒙中和劑的網頁)
15Fanils: 我覺得爸爸沒有渣耶。畢竟他也沒騙阮優04/07 08:43
謝謝a大替爸爸說話>///< 天選渣男這個角度是從霍思堯的立場去看,因為他不知道爸爸有坦承 我希望能營造出一種沒有全然的壞人的感覺
16Fyoimq: 好看!敲碗求後續04/07 09:20
17Fj90206: 好看!!!04/07 09:49
18Fdanceberyl: 敲續集!!好好看!! 04/07 11:05
19Fryuu: 小媽文學就是香!04/07 11:22
真的香爆!!!! 謝謝板主開活動 禁忌組主題真的超讚,我超愛寫活動徵文每次都靈感大爆發 (意外導致之前說要大修的原創整個卡到擱置中)
20Fneckkit: 推推~好香好香04/07 13:50
21Futt1416: 推,好看!04/07 15:58
22FChueh1995: 推推04/07 17:09
23Fu86u86: 敲後續 不覺得開誠布公的霍爸渣04/07 17:47
霍雲溪表示可以安心去世(欸 謝謝u大替霍爸爸說話,就像阮優說的一樣,一切都是自願的
24Fh93097: 敲碗後續+104/07 18:15
謝謝樓上各位的喜愛與推文 我已經收到好幾個碗XDDDDDD 這篇設定真的滿適合開長篇,畢竟我也為他爆字數XD 我會努力試看看的
25Flittlewendy: 推04/07 22:42
26Fpeylon: 想看兒子嚐到甜頭~~ 04/07 23:38
霍思堯表示:生三胎 阮優:???
27Froundstone: 好看,期待後續!敲敲敲04/08 12:44
28FFallParadise: 覺得爸爸開誠佈公不渣+1,期待能看見妻管嚴和小孩04/08 16:24
29FFallParadise: 奴的劇情!04/08 16:24
霍思堯感覺就是那種另一半生小孩會超級焦慮到整個公司都血書求他不要進公司(因為Alpha 們嫌他臭) 但Beta不容易懷孕所以我還沒決定(?)要不要讓他們生
30Fstardust1224: B當受太棒惹04/08 22:44
普通平凡的Beta當受真的非常棒 超級啊嘶的
31Fich0609: 好好看啊~~04/09 00:31
32Fasdfgh0845: 推好香又好臭 煙硝味阿法感覺超級擾民XDDDD04/09 04:50
設定上是不算好聞但Omega可能會很驚豔 畢竟火藥的那種味道侵略性頗強 但Alpha們就同性相斥所以感想永遠都只有臭XDDDDD
33Fikiyatta: 好看~04/10 09:42
34FSheilaK: 推推推,AB配真的好香啊 04/10 11:15
35FSheilaK: 求續集~~~04/10 11:15
但AB配意外少人寫QQ 只好趁徵文自耕起來XDDD
36FAmicablePair: 支持開長篇 把十年份的糖補回來~ 04/13 16:07
我其實不太擅長寫甜文QQ 等徵文活動結束會再努力試看看
37Ftsining: 硬啦 04/13 18:03
t大是拳頭硬嗎XDDDD ※ 編輯: zate83 (223.139.178.74 臺灣), 04/13/2021 21:19:35
38Fzenkix: 好吃! 05/17 23:06
39Fdeepmind: 怎麼斷在這!這篇真的好適合有續集喔,寫的真好看! 05/24 11:34
40Fdeepmind: 超帶感的好喜歡! 05/24 11:34

bb-love熱門文章

30 [自創] 政治很髒不要碰
33 2021-06-13 12:42
26 [自創] 情敵
32 2021-06-08 17:36
26 [自創] 綁架
36 2021-06-05 18:30
26 [自創] 淺塘 29(完)
33 2021-05-22 22:42
32 [自創] 生死之交
37 2021-05-16 10:15
28 [自創] 溫溫(短篇完)
30 2021-05-02 23:11
35 [自創] 美醜(完)
44 2021-05-01 16:08
25 [自創] 盲彎裡的戀人(24)
32 2021-04-30 10:15
20 [自創] 無人等候 10 (限)
34 2021-04-26 02:10
29 [題二] 純愛AB 暗戀潛伏期
37 2021-04-21 23:00
30 [自創] 爸爸的秘密 微限
30 2021-04-14 22:59
29 [題一] 純愛BO 我是Beta 代PO
45 2021-04-13 02:32
28 [自創] 珠輝玉麗(十二)
127 2021-04-11 03:08
29 [題一] 純愛AO 咬一口
31 2021-04-07 01:18
37 [題一] 禁忌AB 硝煙反應
40 2021-04-06 23:16
77 [自創] 豐饒之地 29 限 END
96 2021-03-11 05:17
38 [自創] 奉子離婚 (限)
40 2021-03-04 23:56
34 [穿越] 山神的新娘
38 2021-02-22 20:52
34 [穿越] 浮世梅花夢
34 2021-02-19 02:52
36 [穿越] 生殖之城(限)
36 2021-02-09 18:40
25 [穿越] 太子叫我搞他
30 2021-02-08 2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