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少爺真的離家出走 下(限)

看板 bb-love
作者 aquariumble
時間 2020年06月22日
留言 32則留言,19人參與討論
推噓 20  ( 20推 0噓 12→ )

真沒想到一開始是想寫齊陸熙吃醋王爺安慰 一不小心就寫了這麼長的篇幅 還有點文不對題 總之,兩人將會繼續甜甜下去。   * 101   他們找遍了齊陸熙能去的地方。   就除了易萃。 102   「……他會不會真的和人去行商了呢?」唐子衿站在院裡,面無表情地說著話。   一旁的周南不知該不該回,乾脆閉著嘴。   他站在那天齊陸熙離去的位置,想著曹風轉告的那些話,心裡又是一抽一抽的疼。 103   唐子衿喜歡齊陸熙自由自在的樣子,願意為了他攬下所有的麻煩。   從未想過自己的愛意卻成了那人不安的源頭,終究都是自以為的好。 104   等到找到齊陸熙,一定得好好跟他賠罪。   等到找到齊陸熙,一定得抱著他好好地安慰。   唐子衿心裡已不下百次地如此想著。 105   日子難熬,該做的事還是得做。   那天唐子衿下了朝,注意到旁邊其他官員的話。   「哎,齊兄!晚些有沒有空──」一個刑部的官員大聲喊著。   被叫著的人回頭,在話都還沒聽完前搶先笑著搖了搖手。   「最近齊兄特難約,原本想說又破了個案大家一齊出去聚聚的。」那官員有些生氣地 看著旁邊同僚。   「……還是那傢伙最近開了竅呢?」旁邊那人摸著下巴猜測。   齊瑀昭早過了年齡卻未曾聽聞婚事,最近那麼忙該不會有了心儀的人吧?   「或許是吧。」最後問的那人點點頭,不想再說。   唐子衿看著那離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106   「齊季樂!」唐子衿用力抱住那朝思暮想的身影,情不自禁喊出對方的字。   一旁原被人群沖走的白華見狀,往旁一跳踩著牆翻了圈落在兩人身旁。   接著他從袖裡甩出匕首,毫不留情往唐子衿的手臂刺去。 107   「快、快點──」齊陸熙紅著眼眶,把手伸向白華。   一直以來都沒掉滴眼淚的,卻在感受到那人存在的瞬間難以自抑地鼻酸。   白華攔腰抱人,單手抓著簷邊甩身跳上屋瓦,一瞬間就跑離唐子衿的視線。 108   「王爺,追嗎?」召南出現在唐子衿身後,猶豫的問。   剛才的一切都太過突然。   原本他們都跟在唐子衿身旁,接著他像是發現了什麼閃身往前,同時人潮突然湧動, 衝開他們的距離,直到現在才趕到王爺身旁。   「不用。」唐子衿抹掉手臂傷口滲出的血,彎著嘴角回道。 109   終於又找到你了。 110   「還以為白華死了,沒想到在這啊。」北山聽到周南剛才的話,驚訝地與其他人議論 著。   二雅的人聽到消息聚到了這鎮上,一來便先聽說了白華的事情。   他們找不到人時甚至懷疑上是荊國探子做的,幸好人還在。   鹿鳴閉著眼睛雙手抱胸,靠在牆上不發一語。 111   「鹿鳴,我要走了。」   當所有人都在為了齊陸熙的去向焦頭爛額的時候,白華找上了鹿鳴。   「你知道他在哪麼?」鹿鳴看向那人的臉問。   白華笑著點點頭。 112   「好。」 113   他們一大群人占據了鎮上的客棧,唐子衿正忙著想該如何踏進齊瑀昭那。   反觀齊陸熙這。   「謝謝。」他跟著白華回到宅子後,坐在房裡的椅上抽著紅鼻子和人道謝。   「這是我該做的。」白華蹲在他的面前,遞了個乾淨的帕子。   「……他來了。」齊陸熙接過帕子,捏在手裡沒有用。   「嗯,我會保護您的。」白華露出微笑安撫著自家主子。   齊陸熙聽完一臉莫名其妙地瞪大眼睛。   「你該擔心自己吧!」他想著大哥那時說過抹掉印記是背叛,那麼比起自己白華不是 更危險麼?   怎麼講的一副唐子衿才是他仇家的感覺。 114   最後唐子衿決定恭敬的送上拜帖,於隔日請求會面。   水楚呈給齊瑀昭。   「燒了。」他連看都沒看直接讓人拿走。 115   「端王有何事?」齊瑀昭冷冷看著下朝後攔住自己的人。   「上次傳的拜帖沒收到麼?」唐子衿眉眼帶笑,特別有誠意的問。   「有,但家裡有事,我讓家丁帶了回信,您沒收到麼?」齊瑀昭也露出笑容,慢慢地 說。   當然沒有才問啊!唐子衿心想。   當然收不到啊因為沒有回!齊瑀昭心想。 116   因為在齊瑀昭這裡碰壁,唐子衿想了個更簡單粗暴的方法。   ──直接躲在齊家宅子出入必經的樹上,看到就攔人。   於是當齊陸熙和水楚說說笑笑準備出門時,被樹上跳下的人影嚇得半死。 117   唐子衿沉默著,一雙眼睛炯炯看著齊陸熙。   齊陸熙只覺得自己這是什麼毛病,看到這人就想哭。   他往前走了一步,微微彎腰側著頭看人,當唐子衿一看到那雙紅眼睛,呼吸又哽了起 來。   「我們談談……好麼?」他放輕了聲音,話裡帶上懇求。 118   大抵是因為那人一直堅持地找上來。   而這舉動是不是代表了那天的事情真是個誤會呢?   齊陸熙想到這頓時委屈得不行,忍不住想無理取鬧順便撒撒嬌。 119   「你不能靠近我,就坐在那好好講話。」齊陸熙帶著人到亭子,坐在唐子衿對面,並 在談話前先行約定。   「好。」能跟人說上話便是最好的事,唐子衿趕緊點頭答應。   而白華站在有些遠的樹下,目光灼灼地看向亭子。 120   唐子衿大概講了荊國探子,也說明忙碌之事以及三日去向,當然不忘還報了個一切都 沒事的喜訊。   齊陸熙抿著唇攢緊了手。   「我很沒用麼?」他看著唐子衿,慢慢地說出疑問。   「當然不!」唐子衿一聽馬上反駁,有些不清楚怎麼會有這樣的結論。   「哥哥。」他看向對面的人,輕輕地喊了一聲。   「雖然我自小喊你哥哥,但我早長了歲,也及冠了──」   「為什麼不信我能同你一起呢?」   齊陸熙彎著眼勾起嘴角,摩娑了下唐子衿放在案上的手。 121   唐子衿盯住自己的手,沒有回話。   一時誰也沒再開口。 122   「季樂,吃飯了。」齊瑀昭還沒出現在兩人視線,聲音就先傳到了亭子。   他踩著有些重的步伐,用著頗快的速度走過來。   唐子衿知道自己該走了,首先站起了身。   「那個,白華他……」齊陸熙餘光看到了也要靠過來的那人,想起另個事情。   聞言,他傾下身與人對視。   「白華做得很好。」唐子衿一字一句,慢慢的說。   不管白華到底選擇了什麼,最後他還是待在齊陸熙身旁,這便是最重要的了。   齊陸熙聽懂意思,整個人開心起來。   唐子衿看人這模樣有些心癢,趁著動作之便拉長了脖子親在對方頰上。   這猝不及防的襲擊齊陸熙來不及閃躲,只能在唐子衿挺直背脊時,瞪大眼睛退開了距 離。   「明日見,季樂。」唐子衿笑著丟了下這句話,趕在白華和齊瑀昭來前翻牆離開。 123   「你覺得他有什麼毛病?」齊瑀昭看著大門外的人,面無表情地看向一旁的水楚。   他的隨從露出一個抱歉的笑容沒有言語,因為他也不知道。   唐子衿站在馬車旁等著齊瑀昭一起上朝。   「王爺,您這樣不怕皇上覺得你同我互謀密事麼?」齊瑀昭迎了出去,一邊不耐煩地 大聲嚷嚷著。   「季樂,我跟大哥上朝哦!」結果唐子衿也沒在管他說什麼,只忙著和門內躲著的那 人說話。 124   水楚拿著一封信。   「端王剛剛塞給我,說是給小少爺的。」他有些為難,所以就先來問問大少爺的意見。   齊瑀昭看著那封信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算了,這總比他老要和自己一同上朝好。   「給季樂吧,他自己決定要不要看。」他揮揮手後又把注意力放到案件上。 125   「咦?」齊陸熙看著水楚手上的東西,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你說……是王爺給我的麼?」他想了想再確認了一次。   「是的,那位親自拿的。」水楚看著小少爺這麼小心翼翼的樣子,忍不住笑了。   齊陸熙怕人手酸還是接過了信,但放在房裡的桌上一直未讀。 126   如果唐子衿有空,每早他就會過來齊瑀昭這裡,一邊和齊陸熙打聲招呼,一邊等著齊 瑀昭一同上朝。   如果沒空,那麼他就會親自送來一封信再走。   「水楊,你覺得我該看看麼?」齊陸熙看著攤著案上的幾封信,心裡又猶豫起來。   水楊磨著墨笑而不答。   齊陸熙看著他,內心掙扎得不行。   感覺看了信,馬上就會原諒唐子衿……但不看又覺得有點抱歉……   偏偏他今日讓白華去南邊看看鋪子,如果他在的話就還有個人可以問了。   齊陸熙撫著額煩惱,接著像是想起了什麼事般走出了房間。 127   齊陸熙站在院內,左看右看確定沒人後,張開了嘴──   「北山。」「彤弓。」「祈負。」「小旻。」「桑扈。」「都人士。」   他一個個喊著名字,想試試看到底有沒有人在。   之前他就問過唐子衿那些暗衛還做什麼,那人搖搖頭,只說二雅就只能待在他身邊或 是做讓他們做的事。   雖然後來齊陸熙知道這並非絕對,他們其實也會聽唐子衿的話,但上次都和唐子衿說 了,如果對方還不能懂自己的意思──那可真笨得不行。   這次剛好就是一個測試的好機會。 128   「白……」   「哎不對不對,他才不會在這。」   齊陸熙深吸一口氣,喊出最後一個名字。   「鹿鳴──」 129   少了一人的二雅用著不同姿勢從不同地方現身。   鹿鳴走了幾步,單膝跪在齊陸熙面前。   「主子。」 130   「我該看麼?」齊陸熙揮揮手上的三封信,掃了所有人一眼。   「少爺,不看也沒關係,我們能跟您說說王爺沒來的那幾日都做了什麼。」北山也不 知道該看還是不看,只好特別實在的說了另個選擇。   原本大家說好換稱主子,但齊陸熙不喜歡就改回來了。   「喔?好啊!」齊陸熙覺得換他聽唐子衿的事實在新奇,連忙點頭讓人說說。 131   聽完後他突然安靜起來。   唐子衿的一日聽起來特別無趣。   以前唐子衿身旁還有他,兩人可以一起做好多的事,也是因為把齊陸熙放在心上,他 才有動力去做點別的,為彼此的日子添增一點不同。   可當齊陸熙不在之後,唐子衿似乎就沒別的事了,天天就是上朝、用膳以及就寢。   「你可別故意把他說得這麼可憐。」齊陸熙瞪著眼睛,懷疑是不是有故意少了什麼內 容。 132   信還是沒看,但齊陸熙提筆寫了回信讓小旻送去。   唐子衿收到信的時候也猶豫了陣子。   等他做足準備才打開信,然後在看到內容的瞬間笑了出來。   一如齊陸熙往常的風格,上面寫著一個大大的「好」字。 133   齊陸熙也沒想太多,信沒看沒法回信裡的內容,只能像點評般寫了個好。   「水楚說明天要摘花,罰你們一起。」齊陸熙寫完後剛好想起水楚說的事,便剛好讓 二雅的人去幫個忙。   沒想到會出現了一個不該在這的人。 134   「是誰說出去的。」齊陸熙瞇著眼掃了二雅一遍。   這次真不是我們!   二雅眾人你看我我看你,特別無辜。   「小少爺,是我,抱歉。」一旁的水楚很誠實地舉起手。   那時他在門口等著齊瑀昭,唐子衿也站在一旁,兩人便搭起話來順便提到了這事情。   齊陸熙一看火氣都沒了。 135   齊陸熙揮揮手讓二雅的人又回去做事,自己和水楊坐在一旁樹下乘涼。   「季樂。」唐子衿趁機走了過來,手裡還抓著幾朵剛摘下的芍藥。   唐子衿蹲在齊陸熙膝前,把芍藥擱到自己腿上。   「季樂,能伸出手麼?」唐子衿輕聲說著,眼裡帶著冀望。   齊陸熙想了一下,把雙手合併掌心朝上攤在膝頭。   「端午快到了,給你個香包。」唐子衿笑了,從懷裡拿出一個藍綠色絹布的香包,上 頭是漂亮的各色花草繡紋,用著五色絲線繫著。   這顏色齊陸熙一眼就認出來了。 136   「每日都好想念你,季樂。」他放上香包後把齊陸熙的手合攏,用自己的手包裹著對 方的。   「你知道芍藥花代表著什麼麼?」   「代表著思念。」   「代表著我的情有所鍾。」   唐子衿邊說邊又把他的手掌攤開,然後把剛摘好的芍藥也放入那人手裡。 137   齊陸熙覺得自己真是心軟,鼻一酸眼淚就掉了下來。   「你混蛋!」他滴滴答答掉著淚,小小聲地罵著。   後來還覺得不夠,把手上的東西攏在腿上,伸手打了對方的肩膀一拳。   「……對,我壞!」唐子衿看見齊陸熙的眼淚心裡就擰著疼,拉著他捶過後就擱在自 己肩膀上的手,直起身把人抱進懷裡。 138   「我錯了,對不起。」   「以後絕對不會這樣了。」   唐子衿一聲又一聲的在齊陸熙耳旁賠著罪。 139   齊陸熙吸吸鼻子,在唐子衿的衣服上抹掉眼淚後用力推開了人。   他哼了一聲站起身,居高臨下地看了唐子衿一眼後轉身跑回宅子。   唐子衿看著人走進去才從地上起來。   不管怎樣,東西有拿走就好。   端王一點也不端嚴的樂開了花,喜悅溢於言表,毫不掩飾。 140   「季樂,我想讓你見見他們。」唐子衿邊走進亭子邊說。   那日過後,唐子衿變成有空就用著各種名義拜訪齊瑀昭,實則來找齊陸熙。   有的時候齊瑀昭根本不在,但唐子衿還是能進來。   因為齊陸熙每次都讓水楚放人進門。   遠遠看著那人走來,齊陸熙往往有種兩人正在私會的詭異,卻又難以自拔於與唐子衿 的相見。 141   齊陸熙皺著眉沉思著。   最後他應了好。   唐子衿一揮手,身後出現了六人身影。   齊陸熙被陣仗嚇到,下意識往後退了一點,但他視線一掃馬上看見了一張熟悉的臉, 頓時秉著呼吸看向唐子衿。 142   「這是周頌。」唐子衿當然知道齊陸熙在意的是誰,第一個就把人挑出來講。   周頌?不就是三頌的人麼?   那天唐子衿大略說過事情,當然也說了周頌的事情。   齊陸熙原本還有點不信,但看了人這才真的相信了。 143   齊陸熙看著對方的臉雙眼發直。   「你真好看。」最後齊陸熙打自心底稱讚了周頌。   周頌面無表情,罕見地沒有生氣。   「少爺也好看。」他點點頭也誇獎回去。   一旁唐子衿有種被冷落的悲傷。 144   最後唐子衿還是有把三頌所有人介紹一遍。      「為什麼還要特地呢?」齊陸熙問。   相較於一風、二雅,三頌是齊陸熙平常根本不會接觸到的暗衛。   「我就想跟你說我的一切事情。」唐子衿答。 145   唐子衿開始每日都會和齊陸熙分享做了哪些事情、連哪些該做未做的,幾乎什麼都鉅 細靡遺的跟對方說了遍。   齊陸熙通常不會說什麼,因為這些事情都是他第一次接觸,一方面覺得好奇,另一方 面更多的是不懂,但唐子衿都會邊說邊觀察他的表情,在需要的地方補上說明。   今天也是這般,在時間差不多時他便主動起身準備離開。   「明日見,季樂。」唐子衿說了這陣子以來重複過最多次的話,說完就轉身要走。   「……王爺!」齊陸熙也站起身,喊出多日以來未曾呼喚的二字。   唐子衿馬上回頭,眼裡帶著期待看向齊陸熙。   他磨磨蹭蹭地往前走了幾步,低著臉頭抵在唐子衿的肩膀,輕聲地說:   「我們回家吧。」   *   「……為什麼是找周頌呢?」   兩人和齊瑀昭道別後手牽著手回到王府。   齊陸熙縮在被子裡,看著剛沐完浴走進來的唐子衿,心裡有些難以言喻的緊張。   他鼓起勇氣問出自己很想得到答案的問題。   唐子衿一聽坐到床邊,伸手撩起齊陸熙滑下的髮。   「我不想讓別人接近我。」他俯下身親了躺著那人的頰。   因為不知道那人是否抗拒,所以唐子衿原本是想先睡在隔壁房間的。   齊陸熙抬眼看著近在咫尺的俊臉,手撐著床吻上他的嘴唇。   「周頌就不是別人麼?」他抓住他的衣襟,一字一句慢慢地問出口。   唐子衿攬過齊陸熙的腰,壓著人狠狠吻上。   「是,除了你以外,都是。」唐子衿捧著齊陸熙的臉,一邊舔吻著紅唇一邊喟道。   齊陸熙嗚咽出聲,伸手抱著唐子衿的肩膀,更拉近兩人的距離。   唐子衿一手攬著腰一手撐住齊陸熙的臀部,讓他斜坐在自己腿上。   「你怎麼……沒問我演呢?」齊陸熙頭枕在他的肩窩,問出一直以來好奇的事。   唐子衿咬了一口他的脖子。   「如果是你……我可忍不了。」他貼在齊陸熙的耳旁,故意邊吹著氣邊說。   「什麼意思…嗯!」齊陸熙話才說一半,唐子衿故意伸手刮了下他的乳尖。   他紅著臉有些羞恥著那過於放蕩的聲音。   「你只要站在我的面前就是莫大的吸引。」唐子衿傾身把齊陸熙放倒在床,接著欺身 而上。   分房睡的煩惱馬上一哄而散。   他把齊陸熙的手壓在兩側,低著頭吸吮挺立起的粉尖,有時又故意舔咬胸膛,在白嫩 的雙乳留下肆虐的青紫,胸前頓時溼答答地黏膩成片。   「嗯……唔……」齊陸熙那裡頗為敏感,被惹得舒爽得不行,蜷著腳趾紅了眼眶。   甚至主動還拱起腰討著人的疼愛。   唐子衿故意只弄一邊的乳尖,啜在口中發出滋滋的聲,在這偌大的房裡顯得特別淫靡。   齊陸熙注意到一邊是被人撫慰的爽疼、另一邊卻是麻麻癢癢的空虛,想掙開唐子衿的 箝制自己來,卻被人死死摁著。   「嗯──另一邊、另一邊也要──」齊陸熙不得已只能哭喊出聲,垂著淚求著人。   「另一邊?你說這裡麼?」唐子衿聽到了話,把頭轉了個方向咬了上去,搞得齊陸熙 嗯了一聲。   「兩邊……都要……嗯!」齊陸熙低聲哭喊著,害怕唐子衿又故意只碰一邊,直接搶 著說出口。   唐子衿終於放開齊陸熙,左手揉捏胸前嫩肉,右手往下套弄起齊陸熙的性器。   齊陸熙的手抱上唐子衿的脖子,仰著頭索吻。   唐子衿特別兇狠地吮吻著,右手沒動幾下齊陸熙便洩了。   「……我不喜歡別人接近你。」   他感受著底下那人微微顫抖的身體,安撫地抱著人親吻臉頰,接著就聽見那細弱如蚊 的話。   「也不喜歡其他人碰你……」唐子衿直起身,發現齊陸熙眼臉都紅通通的特別可憐。   他一邊說眼淚就一邊湧落,話到最後都要看不清唐子衿的臉。   唐子衿擰著眉坐起身順便把人抱在懷裡安慰。   「好,不會有下次了。」他伸手撥了撥齊陸熙的髮,接著抹掉那人的眼淚。   「我是不是心眼很小……」他扁著嘴抬起了頭。   「不會,因為我也是。」唐子衿勾起嘴角,看著齊陸熙溼潤的眼睛低頭吻在他的眼皮 上,吻完再往下移,連嘴都一網打盡。   「你也是的話……更不應該……」齊陸熙撇撇嘴,在那人的吻裡斷續地發出抱怨。   「絕不會有下次了。」唐子衿邊說邊又把人壓進被褥裡,齊陸熙主動的張開腿讓人納 入。   「很久沒做……可能會有點疼……」他伸手揉了揉掩在衣下的穴口,結果是出乎意料 的柔軟。   唐子衿覺得意外,忍不住把齊陸熙的衣服都扒了低頭仔細瞧。   「……剛剛沐浴時稍微用了。」突然被人跩著腳看那處齊陸熙還是有點臊的,曲起沒 被抓的腿踩著唐子衿的肩膀要人別再看。   唐子衿微微抬頭看向齊陸熙,接著低下臉舔了上去。   「你在幹麼──」齊陸熙驚叫出聲,彎著身抓住唐子衿的頭髮。   他先舔了會陰接著往下移舌頭探入菊口,然後模擬歡愛之事那般進出那處,兩手也沒 閒著,一手摸上齊陸熙的囊袋搓弄著,一手摸在會陰慢慢的按揉。   先不說唐子衿這樣子就讓人夠恥,況且他還舔了那裡──   齊陸熙羞得又掉起眼淚,忍不住一邊低聲哭吟,一邊感覺被摸著的地方升起一股股快 感,正慢慢往他的下腹匯聚。   「不要……要出來了……」齊陸熙感覺自己又要射了,推嗓著埋在自己腿間的頭要他 離開。   偏偏唐子衿不讓,起身時還故意舔了龜頭,結果洩出的濁白一部分濺到那人臉上,齊 陸熙僵著身體有些慌張。   「剛剛就叫你走開了……」齊陸熙拿著脫下的衣服幫人擦臉,唐子衿倒是沒什麼反應 ,抓著他的手又親了上去。   「這次從背後好麼?」唐子衿稍稍往後,抵著齊陸熙的額頭低聲問著。   他邊喘邊點點頭。   唐子衿把人翻了身,胸膛貼在那人的後背,一手抓著自己硬得發疼的陰莖,另一手扶 著齊陸熙的腰身。   在要進去的前一刻,齊陸熙反手勾著他的脖子把下拉。   「你真的……沒有跟他什麼都沒做麼?」齊陸熙哽咽著問。   這一直都是他的心結,也一直無法放下。   唐子衿呼吸一滯,他低下身與他臉貼著臉。   「沒有。」他斬釘截鐵地說,也感覺到那人繃緊了身體。   「如你不信可以問問其他三頌的人。」   「如果還是不信,也可以問宅子的僕人……」   「──他們頂多收過我早上遺精的帕子。」話已至此,唐子衿惱著自己當初就不該想 那種法子,解決事情快是快,但破壞兩人之間也快。   「季樂,齊季樂──真的沒有……」他手攢成拳,覺得自己的解釋還是空白得不行, 只能無助地喊著懷裡那人的名字。   齊陸熙吸吸鼻子笑了。   果然懷疑起這人對自己的感情是多餘的。   因為齊陸熙是這麼在乎著唐子衿,一如唐子衿也是如此地把自己放在心上。   「連遺精這種事都要跟我說,你羞不羞──」他偏頭親了唐子衿的臉側。   「我想你,我想你呀。」唐子衿也跟著紅了眼眶,很沒出息地軟下聲音和人撒著嬌。   「下次再這樣就真不理你了。」齊陸熙伸指刮過唐子衿的臉,後者偏頭咬了上去。   「不會有下次了。」他與他對視,說完最鄭重的保證以後雙唇交合。   「嗯!哈!」齊陸熙翹高臀部,接受著後面那人的聳動。   「再用力點……」他抓著唐子衿撐在自己臉旁的手,神智不清的輕輕呢喃著。   唐子衿攫住了話,更把人死死壓住更使力朝裡撞去。   「嗯嗯……啊……」齊陸熙軟膩的呻吟連續不斷地翻湧而出,聽得人臉紅不已。   「討厭……別人……親近你……」   「討厭……別人碰你……」   「討厭……討厭……嗯……」   伴隨著啪啪撞擊聲,齊陸熙的嘴還含著醋意,如夢囈般和著喊聲斷續重複。   唐子衿還能說什麼呢──只能努力擺動腰讓這人知道自己真沒碰了別人。   *   「以後三頌秉事就讓魯頌來。」唐子衿拿著棉被裹住齊陸熙,把人抱在懷裡。   「為何?」齊陸熙雖然有些倦意,但努力撐著眼和人說話。   「不能讓周頌太接近。」唐子衿看著人迷濛的樣子,內心是喜歡得緊。   「可是周頌不是領頭麼?」齊陸熙晃晃腦袋,有點想不透。   「你不喜的我都會改。」唐子衿抱著人輕輕地搖,低著聲像在催眠。   「那他去哪裡呢……」明明有著疑惑卻還是先擔心著別人,齊陸熙就是這麼樣好的人。   「二雅,二雅好麼?」唐子衿啄了下他的唇,接著拍拍背哄著人。   「唔?好呀,他長得很好看。」齊陸已經沒法再想得太多,回應過後點著頭沉沉睡去。   *   王爺危機篇終於解除   這不是大綱文嗎??這個字數是??(又陷入混亂      雖然想寫得很火葬,但齊陸熙心裡還是覺得王爺不可能背叛他的~   但氣還是要生,順便還收穫了顏質擔當的周頌   因為周頌感覺跟易萃很像,所以其實齊陸陸很難討厭他辣   另外就是 大哥知道王爺的計劃嗎?      答案是他不知道,因為大哥是上個皇帝時期的官員啊~(選伴讀時大哥就在刑部了   另外分享一下原本的下集應該要長這樣,但覺得還真是很火葬場就改了   某夜王爺闖入房,臉色看起來很差雙目通紅,下巴還有些鬍渣看起來特別頹廢   他上前就想強吻陸陸還順便扒衣服,陸陸想大叫結果被堵著嘴   後來他掙開後大喊「你好髒!」   王爺才失魂的退開再道歉自己真的太急了   陸陸哭著說讓王爺放過他,休書送來大哥這他會簽   然後王爺只得重新追夫路   回覆一下表單的事情   收到心得啦感謝喜歡這些故事QQ 錯字已改!   至於上面原版的番外到底有沒有機會寫呢   想了下好像能當作齊陸陸的夢境寫?   但不知道何時能生出XD反正可以小小小小期待一下   ========================      謝謝閱讀以及推文喔:) -- 噗浪:https://www.plurk.com/signeri EP:https://episode.cc/about/aquariumble 在水裡寫字:https://reurl.cc/ex7RVQ 心得箱:https://forms.gle/HzZmkfukqfuxaLg78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47.75.11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592760190.A.497.html ※ 編輯: aquariumble (114.47.75.115 臺灣), 06/22/2020 01:47:45
1Fapple9213: 推推~ 終於等到啦!! 06/22 02:17
感謝愛戴呀
2Ffinalkino: 終於追回了!等到那麼晚真的太好了! 06/22 02:24
這麼晚睡可真不好
3Fs870233: 啊啊啊這樣的和好才是這兩個人啊~~~ 06/22 02:40
我也覺得
4Fsecretsalot: 和好真好,好開心! 06/22 06:17
嗯,能和好真的太好了
5Fapeiwolf: 這件事應該周頌是人生中最曲折離奇的一段 XD 06/22 07:35
我問過他了,他說不是呀還有更累人的
6Fxrinexrine: 想問解釋的時侯為什麼叫到變成唐季樂XDD 06/22 08:04
嗯……其實那時候我也沒辦法聽很清啦……可能是口快說錯了吧 (ps就是錯字哈哈XD,已改感謝)
7Fpuranaria: 覺得周頌真的好倒霉XD 白華還好嗎? 06/22 18:33
白華很好呀,天天幫我跑鋪子
8Fwsx321edc: 特別無辜好可愛XDDD 06/22 18:37
又是個不知道哪裡學來的壞習慣
9Fkaipei: 他們就是要這樣和好的呀!原本的大綱不是他們啦啦啦 06/22 19:16
10Fkaipei: 喜歡陸陸這樣坦承說出自己吃醋,覺得王爺應該要更賠罪一下 06/22 19:17
11Fkaipei: ! 06/22 19:17
哎,有話直說還是比較快的,雖然就是有些羞人啊……
12Fnikeko0316: 白華!白華後來有回二雅都沒事了嗎? 06/22 20:22
13Froundstone: 周頌這樣算是被降職嗎?從領頭變一般暗衛...好衰QQ 06/22 21:17
問過王爺啦,不降月銀的
14Fasdwhhk: 這兩人就該這樣和好~大哥寵弟無極限!倒是周頌真的無辜.. 06/22 21:43
15Fasdwhhk: 被叫去陪酒就算了!還賣命抓間諜!還要出來賣臉給人解釋用. 06/22 21:44
王爺說,當時周頌扮的是準備破花的小倌,見賓客時有蒙著面紗的 要認出來可能不簡單?但王爺也沒多跟我說周頌之前還扮過什麼。 不過競破花時大家出的銀子可高著呢! 幸好醉香院的管事看在抓探子的份上願意還銀兩,不然可真要趕王爺出門啦
16Fasdwhhk: 外面搞不好還流傳他是陪睡的~結果最後被丟到二雅! 06/22 21:45
來二雅不好麼?我等等問問他
17Fcae724: 樓上XDDD 好厲害 突破盲點(? 06/22 21:45
18Fcae724: 擔心白華+1 06/22 21:45
白華很好呀,看來大家都喜歡他
19Fasdwhhk: 沒當領頭搞不好還月薪變少!!一整個倒楣畢了!!唯一的好處 06/22 21:45
唔,不然我再和王爺問問月銀好了,的確是勞煩他許多了
20Fgdefend: 周頌被樓樓上一說後感覺超可憐www 06/22 21:46
不會啊,二雅大家都很快活的
21Fasdwhhk: 大概就是跟著齊鹿鹿會比較享福還能去外面看好玩的!王爺 06/22 21:46
22Fasdwhhk: 不在時還能跟齊鹿鹿一起吃飯享用美食.. 06/22 21:47
可以啊,我喜歡這樣
23Fasdwhhk: 還有就是不用再裝陪酒的了!!鹿鹿常回去的話看能不能泡到 06/22 21:49
24Fasdwhhk: 齊家暖暖包.. 06/22 21:49
大、大哥麼……這我沒想過呀
25FFallParadise: 推樓上,希望周頌可以泡到大哥不然就真的倒霉死了! 06/22 21:56
這種事情得看彼此情投意合的,不勉強
26FFallParadise: 希望可以看到白華的戲份!好擔心這兩個人和解後白 06/22 21:56
27FFallParadise: 華會怎麼樣 06/22 21:56
白華很好!剛從鋪子回來!
28Fr30178824: 希望周頌泡到齊家暖暖包 ~ 06/22 22:15
我大哥那麼好,二雅大家都會喜歡他的
29FGP1028: 白華QQ我覺得他之後是不是就不屬於任何一個部門,就直屬 06/22 22:15
30FGP1028: 於齊鹿鹿?感覺王爺很欣賞他這樣有為了齊鹿賣命的決心 06/22 22:15
王爺的確是這麼說的,反正烙印都燙掉了就乾脆當管事啊 正巧我也覺得水楊老是累得很,幸好這下多了個白華
31Fuserlai: 推 大哥和美人周頌~~~ 06/22 23:06
謝謝喜歡呀~ 補了篇番外 至於大哥跟周頌……我真沒想過耶XDDDDDD 好像可以喔(咦
32Ffishgift: 推推~好喜歡這對 06/23 00:00
謝謝喜歡呀 ※ 編輯: aquariumble (36.236.76.83 臺灣), 06/23/2020 01:56:26 ※ 編輯: aquariumble (114.39.44.87 臺灣), 07/04/2020 23:22:05

bb-love熱門文章

32 [三小] 男友有小三
40 2020-08-07 12:45
30 [自創] 投資一定有風險 18
37 2020-08-05 10:46
28 [自創] 孤島(番外)-風流債
33 2020-07-30 12:47
13 [自創] 尖刺上的玫瑰 (13)
37 2020-07-30 12:16
39 [自創] 逆來順受 20(完)
44 2020-07-08 23:33
36 [自創] 藍圖 (完)
38 2020-07-08 02:08
46 [自創] 房東先生的床頭櫃
55 2020-07-07 12:09
59 [鄉土] 霹靂炮
66 2020-07-03 13:04
47 [鄉土] 嫁金蠶
48 2020-07-02 21:12
28 [自創] 誤打誤撞的包養(12.7)
35 2020-06-28 21:32
12 [自創] 比我好
32 2020-06-21 10:13
39 [自創] 藍圖 (24)
40 2020-06-20 20:03
32 [自創] 投資一定有風險17
47 2020-06-20 10:31
25 [自創] 少爺真的離家出走 中
38 2020-06-20 03:09
31 [自創] 分局長的那隻鳥 02
33 2020-06-19 22:19
39 [自創] 開車旅遊 (限)
46 2020-06-18 23:01
29 [自創] 分局長的那隻鳥 01 限
32 2020-06-17 0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