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端是青竹夏風響(番外十九)微限

看板 bb-love
作者 dcain
時間 2020年06月14日
留言 38則留言,17人參與討論
推噓 25  ( 25推 0噓 13→ )

※年上師徒 ※玄幻修真 ※一直停在前戲但很享受的師徒倆( 番外二十一.不成材 聚雲峰元嬰老祖,雲風真人的關門弟子,那只有四靈根的庸才洗了一條靈根掉了——這消 息在天劍門中傳出時,震得整個門派內一陣混亂。 端雲風運道向來好得受人妒羨,他行事雖低調,但每次出外遊歷回來後手上又多了些什麼 寶貝或是經歷了些什麼少見的機運,還是會在這幾乎沒有不透風消息的修界中悄悄傳開。 可沒有人想到他運氣是如此之好,竟得了可以洗靈根的寶貝。要知道這修界中可以洗去靈 根的異草奇物消失了要數百年,真是要有天大機運才能獲得這寶物。 關於洗靈根的異草奇物,除了天生地賜外,有了不得的藥師曾做出可洗靈根的丹藥,但那 份藥方千年前早在貪婪修士間的爭奪間散佚。 製出該丹方的藥師據說因悟道一步升天,在天界縱橫,又因下界那些爭端對此厭煩,他手 上雖還握有能洗靈根的丹藥丹方,卻是不肯輕易給予,已經有八百年以上無人從那藥師中 得到該丹藥。 饒是些實力強橫的出竅尊者、元嬰老祖,單靈根之人聽聞聚雲峰握有那樣奇物,心中都禁 不住湧起羨慕、忌妒、憤恨。 洗靈根的寶貝有多好,在這修界中誰不知道,誰不想要? 修士的長生路如此難行,靈根的純粹就代表著實力。撇除資質最差的五靈根者不說,這三 四靈根者在修界中最多,因靈根多雜,吸取天地靈氣時甚慢,資質不純,也是修煉得最慢 的一群;雙靈根者次之,有這樣資質者已足以在修界縱橫,據統計,大約一萬人中能有個 二三名就算多了;單靈根最少,十萬人中可能就出那麼一個,單靈根者也往往是修得最快 、最能迅速問道成仙的一撥人。 非單靈根者無不想要那樣寶貝——但單靈根者又豈不想要這樣的奇草異物?若能得了那洗 靈根的東西,就能讓徒弟、親人、道侶洗掉多得靈根,然後與自己共享仙途繁榮…… 到底端雲風憑什麼得了這麼多好處,他本身已是單水靈根奇才,席下七名弟子,有三名雙 靈根,兩名單靈根,還都不是特地挑來選來的,而是出門遇到隨手撿得,多少為師的修者 想要這般資質的弟子,但每年求仙問道的人那麼多,挑了幾百幾千幾萬,也不一定能遇到 一個雙靈根或是單靈根徒弟。 那雲風真人只是跟徒弟出外遊歷,就撿了兩個單靈根三個雙靈根,要不要這麼好運氣?只 是帶著徒弟去那仙魔古墓探探,不只在其中全身而退,還得了傳說中的仙草虎銜草,要不 要這麼氣死人? 而那仙魔古墓早就關了,如今若有人真想去探其再看能不能得到洗靈根的寶貝,也無法可 入。 但就算欽羨忌妒又有何用,對方的運是他自己的,搶也搶不來,奪也奪不得,更何況那僅 僅一株的虎銜草,還早讓他徒弟吃了。 天劍門內許多修士私下談論痛罵羨恨也就只能如此。做修士其實就跟做凡人時一樣,貪癡 妄恨妒羨喜怒憂懼愛憎欲種種情感不是那麼容易捨去,更何況那條成仙的路如此狹窄,實 力是求仙途的重要本事,運氣又何嘗不是? 不過恨罵忌妒的同時,眾人心中又有疑惑,端雲風怎麼捨得將那寶物給小弟子吃去?他的 大徒弟道侶才是最應該先吃了那仙草的人罷? 畢竟那大徒弟又是道侶的王青竹可是雙靈根。為了道侶的仙途繁華著想,難道不該先讓其 洗去靈根嗎?這小弟子陳三二不過就是個四靈根,入了聚雲峰十五年,也才煉氣五層的庸 才,難道有些什麼特別的原因? 種種猜測疑論在許多修士心中飄閃,但也沒有誰真敢對端雲風或是聚雲峰眾人任何一位發 出疑問。 直到一日。 秋涼時節,陳三二洗去靈根過了半月多,跟青竹還有陳晟到主峰下的雜務司去領弟子月例 。三人在主峰入口處分了開來,陳晟往雜務司領月例的同時接些門派中常規任務。 青竹則陪著陳三二去藏書閣挑功法玉簡等等,雖然雲風真人有替弟子們擇過安排些,但徒 弟們若有興趣想多學、多看也隨他們去。 天劍門藏書閣中所藏豐富,從最低的入門到高深的功法都有,另有雜書閒書奇談萬部,收 藏繁多。 陳三二如今入道十五年,煉氣五層,因修煉之故,雖然算上人間歲數已二十五歲有,但他 外貌看來就是個溫文儒雅的少年郎,這樣的他最近想查些事物,便請師兄陪伴。 豈料兩人才到藏書閣前就被人攔了下來。 「喂。」來人無禮,沒有稱呼,只是對著兩人喊著。 一開始青竹並未停下腳步,他領著陳三二繼續向前,那無禮的門徒,奇崢峰的小弟子,莫 無執卻是不肯放過他倆。 長相俊美,但眉目間帶了幾分陰沉的高大少年郎招出一把巨劍橫在兩人面前,霸道擋了去 路。 陳三二見過對方數次,但大都是看著四師兄跟對方互打互毆,還是頭次見對方來尋大師兄 麻煩,有些緊張,青竹帶著他停了下來,笑吟吟看著莫無執。 「莫師弟。」對方無禮,青竹還是沒有失了規矩,道:「師弟的巨劍今日怎麼會有興致出 竅?」 見他們停下,莫無執不理青竹的話,惡聲道:「聚雲峰的,有事問你們,那個什麼陳的? 對,就是你。」 莫無執如今境界是融合期,膽敢這樣對心動期的青竹如此無禮,又這麼蠻橫,就是仗著他 身後跟了一位同是心動期的弟子。 只見那名心動期弟子在他身後無奈苦笑,對著青竹眨眼,滿是歉意,青竹只是微笑,他一 手持劍,站在那兒不語。 陳三二見大師兄沒有發話,指了指自己,歪著腦袋問:「什麼陳的在呢。什麼事呀,莫師 兄?」 莫無執態度如此囂張,藏書閣在白日本就是人來人往,好幾位門徒、雜役都停了下來,遠 遠望著四人。 「還能有什麼事情,聽說你得了異草,洗掉靈根,好奇問問。」莫無執這般說,目光卻是 看著青竹,他生得極好看,容顏有幾分異族風采,雙色瞳,一淺褐一淡藍,鼻挺唇薄,若 是態度不如此,倒也是個翩翩公子,他嘴角帶著壞笑,也不多話,直道:「門派裡眾人都 在談論,說你們那什麼師父不把異草給他這個道侶,給你這小弟子……呵。」 說到「這個道侶」時,巨劍動了下,劍尖指向青竹,而那聲「呵」實在巧妙,語尾拉長又 帶著一絲粗鄙,聽在陳三二耳中實在不舒服。 「莫師兄呵什麼呢,師弟駑鈍,一聲呵聽不明白。況且莫師兄這樣擋我們的路,又拿劍鋒 相指,不覺太過嗎?」陳三二動了動身子,擋在青竹面前道,他天生膽大,修為雖低,但 在聚雲峰中被師兄師姊們縱容疼愛下,也從沒怕過誰,常常隨心所欲什麼就說了出來,他 也知道這陣子門派內因他洗去靈根雜言頗多,但修士們為了門面矜持,從不會有人如此來 當面問他,沒想到這莫小王爺今天是要硬來找麻煩了。 他進了聚雲峰這些年來見過多少次這小王爺來找顧靈犀挑鬥,知道對方不是好相與的人物 ,但往常他只針對顧靈犀,今日竟會來找他們挑事,實在不知是何居心。 「太過什麼,門派內不禁弟子們互相比試。你一個煉氣五層被護得好好的小弟子,少在那 兒裝不懂。就說那什麼雲風真人怕不是要把你收了當侍……」莫無執還要說下去,他身後 的師兄卻是拉了拉他,低聲勸著。 「少煩兒!」莫無執恨恨踹了那師兄一腳,逼他退開,他態度如此可惡,不敬尊長,令陳 三二挑了挑眉。 那師兄陳三二是識得的,往常莫無執出現,身後必跟著他,聽說是莫無執當年入山求道帶 上的侍從,名喚裘恩。 這裘恩是個雙靈根,因樣貌沒有達到奇崢峰內門弟子標準,被東方沉舟收為外門弟子。雖 如此,他當年還在凡間時就已問道,根基紮實,入了天劍門後,比這小王爺還早步入更高 境界,在幾次門派大比表現不錯。 這般的裘恩,顧念往昔在人間太上皇待他的種種恩情,對這小王爺總是處處維護照顧。其 實依他能耐,捨了這小王爺,轉去其他峰下換個師父當個內門弟子必然會有更多資源好處 ,他卻是不願。 分明入了這仙門,過往身份什麼的都該捨去,沒有從前那些主僕之分,只有師兄師弟之別 ,只有實力高弱之差,但這裘恩在這方面卻是個死心眼的,他是外門弟子,分明實力較高 ,卻因身份之故,得稱莫無執這內門弟子為聲師兄。又唸著從前身份,還是對其自謙下僕 ,尊稱對方王爺,護他顧他,當真是把他慣得無法無天。 裘恩見莫無執真動了脾性,唇動了動,終究還是沒再繼續發話。 「莫師弟,修道人這般閒話,不太好罷。」青竹在此時終於出聲,他拍了拍早已長得比自 己高了些的小師弟,讓他站到身後去,態度溫和的對莫無執道,「洗靈根的異草,在聚雲 峰中,要給那一位弟子,都是咱們師門之事。師弟雖有好奇之心,但做人莫不要太過了。 三二,來。」 說畢就是要帶著陳三二離去,但莫無執卻是不肯放過他們,他眉動間神念亦動,那把帶著 金光的巨劍漲了數分,又再次擋下兩人。 他這樣舉動惹得周旁的眾人竊竊私語傳音談論起來。 其中幾分閒話飄進陳三二耳中,什麼侍君,禁臠,雲風真人想享齊人之福,看看這小弟子 模樣比那道侶好看幾分……不知道到底是有意還無意,總之什麼不好聽的碎語流言都在此 掀開。 陳三二一怔,這才知道門派內居然將話傳得如此,饒是他好脾氣,也有些動怒了。他看了 眼青竹,只見對方面容仍舊帶笑,像是在看著一個頑童的看著那莫無執,也不知有沒有聽 進那些流言。 「好一句做人莫不要太過了,師兄師弟都說一樣的話,真不虧是同師門的人。青竹師兄, 你這師兄當得可真好。你還真覺自己有本事教訓我這他峰弟子?」莫無執冷笑,這話說出 口,真是不分青紅皂白,惡人先告狀了。 莫無執語畢,巨劍又動,發出陣陣威壓,也不覺自己修為比青竹低還敢拿武器相向有什麼 不對。 他身後的裘恩此刻有些急了,拉了拉他的衣袖,勸道:「王爺,對方好歹是雲風真人道侶 ,又比您身份要長,今日如此……」話為說完,被莫無執一掌拍開。 莫無執怒道:「蠢材!道侶又怎樣?不是有你在嗎?你敢不幫我?」 裘恩縮回手,有些無奈的招出他的本命法寶。 「莫師弟。」青竹見狀,知道今日大概是無法善了,他嘆口氣,一揮袖,手中那黑劍擊出 將巨劍壓制,接著又是一揮袖,使出靈術,瞬間將巨劍縮成小小一把,握到手裡,逼得莫 無執退了數步。 沒有想到青竹會動手,這聚雲峰的大弟子在門派內形象是溫和有禮,從不與人爭執,也不 像他那四師弟顧靈犀一般到處找人打架,除了門派大比外,沒有人見過他與誰相鬥過。 裘恩在旁看著,也不知道是否該先出手,他仍有幾分顧慮,往常莫無執與顧靈犀相鬥,他 多是幫忙護幾分,卻也不敢太過,畢竟知道莫無執就是想跟對方痛快打一場。這王青竹有 層出竅尊者道侶身份在,他亦是不敢隨意得罪。 莫無執見他巨劍被收,氣得眼紅,恨喊道:「好啊,不虧是那顧靈犀的好師兄!」 怎又扯到靈犀呢?青竹蹙眉,才要說話,莫無執又先搶了開口。 「不過就是個不成材的大弟子,入道百年才這點境界,也不知道用了哪般手段爬上自己師 父的床,成了枕邊人,當真以為自己多了不得?得了你師父寵愛不過幾十年,看看如今你 師弟都要取代你了,真可憐,得了那樣洗靈根的寶貝,你一口也沒嚐到!」莫無執這話說 得實在難聽,真真正正「太過」,一時間周遭原本看著好戲的眾人都靜了下來,有人目光 是不懷好意,有人是帶著嘲諷看著四人,有人是可憐的看著青竹,有人是好奇的盯著想看 青竹怎麼反應,雖是修士,內心那點醜陋凡慾,在此刻真是毫無遮掩。 「不成材」的確是青竹在門派中最常被人私下議論的——畢竟九峰之首的雲風真人大弟子 ,他的表現實在說不上多麼有成就多麼獨特亮眼。 而這樣的他,又在十四年前成了對方的道侶,總是讓人在私下多方議論。 可也從來沒人敢在本人面前這樣取笑。 陳三二當真是被這莫無執驚到了,他知道對方脾性是有些古怪,鎮日找四師兄麻煩,時常 為了惹四師兄生氣,處處說青竹大師兄不是,卻沒想到有朝一日真敢當本人面前說出口, 還是這般侮辱。 更何況這話檯面下議論說說也就罷了,如今還侮蔑到雲風真人身上,莫無執雖是內門弟子 ,但也不過就是一個融合期修士,怎麼這般大膽? 陳三二氣得要開口,卻是被青竹拉著又護到身後去。 「師兄!」他又急又氣,忘了自己不過煉氣五層,還真是想為師兄出口氣了。 「沒事。」青竹笑笑安撫,他對師弟們從來都是這般顏色,陳三二見他如此,心疼又難受 ,不懂為什麼他還能如此好聲好氣。 他對這莫無執向來是沒好印象,見他找過峰裡人多少次麻煩,被四師兄顧靈犀打趴過多少 次,卻總是這般屹立不搖的轉眼又來惹事,這次又是如此辱人,氣得他想今天為何四師兄 跟三師兄出外做門派任務去了,如果四師兄在的話—— 豈料,轉眼間卻是風雲變色般,青竹安撫他後,轉身,揮袖,劍起,教訓了莫無執一頓。 陳三二張嘴傻看著青竹不知何時佈出的法陣,先是把那跟他同境界的裘恩關在竹牢中動彈 不得,再來是一劍一劍如挑花斬葉般的將那莫無執壓到地上。 他每一劍出,都是面帶微笑。 第一劍過去,逆刃砍了莫無執左膝,令他跪下時,青竹道:「莫師弟,你不敬重同門尊長 ,不愛護同門師弟,出言無狀。第一劍,望你能在此後記得禮儀。」 莫無執氣得要跳起反駁,卻發現他動彈不得,欲要張嘴回話,卻是被對方使了靈術禁口。 第二劍過去,逆刃再度砍了其的右膝,莫無執被逼得對青竹跪了。 他滿頭冷汗,異色瞳中血絲泛紅,橫眉豎目,煞是氣怒。 「莫師弟,欲修大道進仙路者,如我們這般修士,必須懂得端正本心,不輕易議論他人是 非,更不該隨意譏人惡諷,我本憐你尚小,同我四師弟差不多境界,還不太懂得是非道理 ,不想與你計較。但你今日實在……太過。這第二劍,望你能識明本心,端正自束。」青 竹這般說著,笑容親切,卻是令習慣看他笑的陳三二一陣頭皮發麻。 他知道大師兄是真的動怒了。 而青竹那句「憐你尚小」讓周旁看好戲的門派眾人是忍不住竊笑起來,莫無執修道迄今也 有七十幾年,根本一點都不小了——要說不懂是非,不明道理,難道真的不懂不明? 他這兩劍過去,令一旁被關在竹牢中的裘恩是慌了,他發現自己分明跟對方境界相差不了 多少,卻破不開這竹牢,心中暗道這王青竹是多深藏不露?真怕莫無執被打到傷了境界, 忙對其告饒:「青竹師兄,王爺,不,無執師兄知錯了,您別再打了!」 「裘師弟,是他知錯,還是你知錯呢?」青竹淡淡回道,又是一劍過去。 這一劍,拿出了他八成的力道,雖是看似輕柔的一劍,卻是嚇得那莫無執面色蒼白。 斂去了微笑,青竹長睫低垂,往常和藹親切的神情不見一點蹤跡,他聲聲帶冷道:「莫師 弟,你若對我有任何不滿不快,對我發發便罷,今日卻憑著幾分揣測,蔑我道侶,辱我師 弟,著實可厭。第三劍,望你能銘記在心。以後……不要有以後了,好麼?」 那聲「好麼?」那麼輕柔溫柔,跟那一劍的威壓氣勢差之甚大。 劍氣帶青芒,劍光如雷電,重重壓在莫無執背上,斷了他大半頭髮,令他五體投地,打得 他嘔出一口血來,俊逸面容沾滿塵土,看起來好不狼狽。 裘恩是徹底傻了。 雖然明知境界有所差別,但三劍就這樣虐得莫無執無力嘔血,內傷看來不修養個十天半個 月是不會好了。 到底,是誰說這聚雲峰大弟子不成材的? 陳晟在雜務司聽到其他門徒來說那莫無執今日找麻煩找到大師兄身上時,心道要糟,他想 咱們的大師兄做人實在太好,怕是要被那可惡的小王爺欺負透了,慌忙將月例往身上塞衝 了過去。他一路疾行,想著今天那能打能鬥的靈犀太子不在,他怕是要當一回猛將護師兄 師弟了,忙掏著乾坤袋中許多煉製的藥粉毒散,思考著等等人到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 是往對方身上灑就是。 卻沒想到趕到時,見到的是這般景況。 大師兄一劍壓在全身趴伏在地的小王爺身上,面容冷淡又帶幾分可憐的看著對方,好不威 風。 ……那真是我認識的大師兄嗎?怕不是入魔了吧?!陳晟暗想,慌忙喊著:「師兄師兄— —」 「晟晟。」轉頭對他微笑的青竹,還是往常和藹可親可喜的大師兄。 「你們沒事吧?三二還好嗎?」雖然很想抗議師兄不要在外人這樣喊我啊師兄,但看眼前 事態,也知道今天大師兄硬了性子沒讓人欺負到,陳晟還是不安心的拉著師弟師兄看過一 遍。 「沒事……大師兄好厲害。」看傻的陳三二眨眼愣回,目光滿是對青竹的崇拜。 「哪兒有呢。」青竹輕聲回著,長劍收起,解開了陣法,令裘恩出牢。 裘恩是個識相的,他對青竹道謝又道歉後,去扶起氣到喘不過氣來又開不了口的莫無執, 忙將人帶走了。 莫無執往常跟顧靈犀相鬥,也有幾次被打得比這次更慘,他如今回峰去,不知是否又會惹 得奇崢峰的師尊氣怒弟子如此不爭氣了。 但這也與青竹等人沒有太大干係了,若真惹得對方師尊不痛快,到時候就要換雲風真人出 面收拾殘局。 這般弟子間相鬥,再勞煩師父出面的事情在天劍門不少見,見著這般鬧劇結束,一旁看著 好戲的諸多門徒一時間也是鳥獸散,數人裝作無事的趕忙踏劍駕雲離去,亦有幾人故作姿 態過來對青竹稱讚,罵那莫無執不該,青竹只是微笑,沒有多做回答。 他在門派中形象是親切和藹,但今日對莫無執如此,可見他也是動氣了,如今雖笑著,卻 是帶著幾分冷淡,也令那想攀關係的幾名師兄弟妹們尷尬,後來眾人皆找了理由速速離去 。 看著青竹應付旁人時,陳晟暗暗對陳三二傳音問道剛剛到底是如何景況,那莫無執怎如此 有本事,惹得青竹氣怒? 陳三二搖頭,回傳道,回峰再說,同時在回程路上,青竹對二人道,此事不要聲張,他自 會跟雲風真人稟報,亦要兩人別對顧靈犀多說。 青竹實在擔心敬重他的太子師弟又會為了他去找人打架了。 陳晟應著同時對陳三二擠眉弄眼傳音說著:「師兄這可是第一次跟人打架啊,值得紀念慶 祝啊!」 陳三二想也知道是第一次,誰家大師兄沒事像四師兄一樣一出峰在門派裡就跟人從頭打到 尾?而且紀念慶祝個什麼啊……二師兄果然瘋癲。他無奈嘆氣,看著眼前應付完眾人對他 們招手,說去藏書閣罷的大師兄露出一個微笑。 * * * 雲風真人閉關了三個多月,出關時正是聚雲峰半片山巔楓紅之際。 聚雲峰山上本是蒼翠常綠植物大半,翠竹小林一處,沒有這樣風雅的楓林。 數年前,端雲風聞青竹說道主峰那兒掌門弄了一處楓院好看,隔幾日後便去許久前他遊歷 時經過的一塊野山上,與其土地妖靈予了靈脈寶物,將一片上好的古楓老樹移來,栽了大 半在聚雲峰後半片山頭。 每當秋涼時節,便是楓紅如烈火燦爛之時。 他出關時,往常徒弟們修煉群聚的地方,只見四徒弟又在發脾氣被三徒弟拉著勸,一邊拉 著顧靈犀的李長生見他出關,忙問好的同時,又像是想說什麼不敢說的把自己的頭別過。 五六七徒弟下了山去城裡晃,見大徒弟不在,端雲風便挑眉問在旁苦著臉搗藥的二徒弟發 生了什麼事情? 「師父啊……」陳晟喊。 端雲風耐心等著總愛用著臉兒作怪的二徒弟回話。 將藥材都搗好後,丟到丹爐上時陳晟嘆:「……大師兄在楓林裡。」 得,就是要他去問大徒弟,端雲風點點頭,走時對陳晟道:「陳晟,少放了兩錢鱗尾草。 」 「啊啊!師父你怎麼不早說!」陳晟傻眼,這藥方一開始熬就不能停,現在補上根本來不 及。 「心不正,思不純,就會出錯。學個教訓。」端雲風道,揮袖離去的背影一如往常瀟灑, 卻是恨得陳晟牙癢癢。 從不在乎徒弟們時常對他有多牙癢想咬上兩口的雲風真人找到青竹時,對方正在楓林中一 片特地僻出來的空地中舞著劍法。 那是青竹最近新習得的劍譜,名為秋雨劍法,共有三十六式,招招看似輕軟如細雨綿綿, 卻又在其中隱隱暗藏殺陣,一招扣著一招,三十六招行完後,方知其中厲害。 修道百年多,氣質被磨練得有其一番韻味的少年外貌修士墨髮白衣長劍在飄落的楓紅中煞 是好看,見道侶前來,未曾停下動作,而是露出歡欣的微笑,劍尖挑過一片楓葉,送到對 方眼前,然後又轉身不落劍招的繼續。 是一片形狀顏色都好看的小小落楓。 紅楓停在端雲風白皙帶繭的掌心上,他收下了那片楓葉到乾坤袋裡,接著招出本命寶劍, 雪白長劍握在手上後,眨眼間,入了青竹的劍陣之中。 端雲風本就是習劍的天才,悟得這秋雨劍法當中精隨不在話下,他呼吸間進入對方劍陣裡 ,如流水般與對方動作一致,兩人共同舞劍起來,端雲風白劍帶藍光,玄衣翻飛,將這秋 雨劍法使得像是稍大的午後急雨。 青竹的劍意沒他那般凌厲,黑色妖骨所製得靈劍閃著青芒,仍舊帶著勾纏細雨般的溫柔。 兩人劍招結束時動作相同的停在收招姿勢上,端雲風卻是巧妙的轉了個身,與青竹面對面 。 他頎長身姿微垂首,幾縷長髮落在青竹胸前,他道:「二十七式、三十四式,需再修正動 作。」 青竹微笑:「弟子知道了,謝謝師父。」 兩人站在楓林中默默相望一會後,端雲風低頭之時,青竹亦抬首與他唇瓣相近。 火楓落葉下,兩人隔了數月相見,親吻親暱時間不過一兩鼻息間,但青竹已很高興,他牽 過道侶的手,一路走回去前峰時道:「師父這次閉關後,氣息似乎略有不同。」 「此次打磨了幾分劍意。」端雲風回道,說出他這次悟劍的種種方向。 青竹聽著同時,嘴角笑意不減,凝神聽著對方所說事物,細心記下並一一提問,等回到眾 人練功處,就見陳晟正愁著臉重新製藥,嘴裡咕噥個沒完,顧靈犀還在跟李長生對打,他 紅衣如火浪翻騰,招招迅速,接得李長生叫苦。 「靈犀又在欺負長生了。」青竹看他那模樣,好笑又無奈。 「我才沒有!」顧靈犀忙著出招還能回嘴。 李長生道:「沒啊,靈犀沒有……」 「你啊,誰欺負你都不覺得有啦。」陳晟剛做壞了一副丹藥,心情不好,插嘴回完後停下 手,哀嘆:「不想重作啦!」 「不可。」端雲風這般說,令他又在那兒咬牙,卻是不敢違背師命。 此時已近酉時末,知道五六七徒弟今日不會回來,端雲風檢視幾名徒弟在他這閉關三月多 中的進境後,便讓眾人各自做各自的去了,帶著青竹回去洞府。 他兩人雖是道侶,並不常宿在一塊,大多時候都是各自在房中修煉,修道者很少躺枕休憩 ,多是打坐吸收靈氣修煉渡過長夜。 隔了三個多月未見,青竹有許多話要同端雲風說,難得的跟著對方進了房,同時帶上點心 跟熱茶。 百年多師徒下來,兩人間有一套已成默契的相處方式,每當其中一位閉關、遠遊未見,都 會在再見的那日徹夜長談。 青竹這次做的茶點是小小的楓葉形狀粿子,用著紅草染出的楓型粿皮上頭畫出白線,每個 形狀都似真精緻,裡頭包著豆沙心、栗泥、蔥肉餡,蓮蓉蛋黃,有甜有鹹,美味可口;茶 則是夏時末他去主峰的蓮花田採得蓮花、蓮心用靈火烘成的芯蓮花茶,茶香甘甜中帶苦, 有一絲獨特韻味。 飲著芯蓮花茶,吃著楓粿,端雲風聽著青竹交待這幾月峰中事項,目光微暖。 「弟子還有一事相稟。」說盡了眾多事務後,青竹望著端雲風道,不似剛剛溫和姿態,而 是有了幾分難得的嚴肅。 「嗯?」 「這事是兩日前發生的。」青竹對端雲風闡明了兩日前在主峰與那莫無執發生的齷齪煩事 ,不加油添醋,只是平淡的將對方種種行為挑釁污辱言詞一一訴之。 端雲風靜默聽之,沒有多加言語,只在青竹說道:「昨日韓師兄送了賠禮過來……」時挑 了挑眉。 韓凌志與青竹多年未見,昨日卻為了替師弟賠罪特地上聚雲峰道歉。他乃金丹真人身份, 根本無需為了師弟愚行如此折煞身份,更何況那是莫無執本身之錯,也受了青竹三劍,青 竹在此事上覺得就這樣過了便罷。 他還慶幸東方沉舟峰主沒有因他打傷莫無執前來問罪,忙拒絕了韓凌志送來的賠禮。 韓凌志許久未見他,一陣熱聊後,道此事不該如此,畢竟莫無執辱了青竹與雲風真人之間 道侶關係,惡意揣測,還在主峰那樣人來人往的地方滋事挑釁,實在有違門風。 「師尊已罰了師弟閉關五年,不得隨意離峰。青竹師弟,無執他天性驕蠻,師父憐他自小 因受皇家中權謀鬥爭之故,導致性格偏執,改名無執,卻難令他改正性格……他對外雖如 此,但在峰中甚是乖巧,師父寵他,也不太拘束。雖知他對那位顧師弟有其好勝在乎之處 ,但見他挨打得的多便放手不管,豈料會如此變本加厲。聽裘恩說他昨日先出手,還這般 對你,也是奇崢峰管教不當。青竹師弟,你就受了這些賠禮罷。」 韓凌志性格雖也狂驕,卻還是有著一定行事法度,也對這師弟的所作所為感到無奈。 青竹知道他做為大師兄有他難為之處,再聽對方受罰了,不願多計較,幾番推辭下還是收 下了賠禮,接著就送韓凌志離去。 韓凌志離開時恰好遇到回峰的顧靈犀與李長生,見到這名金丹真人,敏銳的顧靈犀馬上知 道必是發生了些什麼事情,他也聰明,不去問陳晟等人,而是到雜務司抓了那總愛聊是非 的幾名門徒逼問,得知詳情,氣得馬上甩劍要去砸奇崢峰峰門。 這次李長生難得機伶一次,跟在他身後把人扛了回來,又為了顧靈犀安危將其稟報了青竹 。 青竹當然不會放師弟衝出去找揍挨,要知道真打上人家峰門,奇崢峰的峰主東方星君這些 年也升為出竅尊者了,可是能直接拍散顧靈犀修為大半的。李長生如此舉措,雖是一番好 意,但還是氣得顧靈犀找他打了半日。 而覺得這次被牽連到的陳三二很是無辜,戚修跟晉芳便帶著小師弟出去那所屬天劍門範圍 內的小城玩耍幾日,讓他不要太在意師父與大師兄因他之故被人侮蔑的事情。 這才有端雲風出關後看到的種種。 交待完這些雜事後,青竹喝了口茶,才要發話,端雲風卻是握住了他的手。 「你氣。」他這般道。 說出這些事情時,青竹的語氣一直都是溫和的,沒有任何大起大落,就連闡述莫無執那般 難聽話時,他也是淡淡的,看不出有一絲不快,若是給任何認識他的人看到,恐怕都只會 感嘆這人脾氣怎麼能如此之好,說出這些痾事還能如此平靜。 端雲風對他卻是極其了解,這般說著時,又將人拉到懷中,青竹坐在到他腿上,柔順的將 頭枕在其的寬肩上,閉起眼,過了幾道鼻息時候,才低聲道:「……是。弟子氣極了。」 端雲風撫著他的長髮,動作輕柔的揉著他的肩膀,嗯了聲。 「他這樣侮蔑師父……懷疑師父與弟子的關係,還攪和了三二進來,又說得那般難聽…… 弟子真氣的,想、想把他丟進主峰掌門養得那巨鱷所在,讓他被咬幾口……還有那些旁的 人,故意說出那些話……弟子也氣。」青竹越說越小聲,閉緊眼雙頰通紅,對自己有這樣 的想法感到羞恥,「師父,弟更氣自己,真不該這樣想,實在失了風範……還罰他罰得那 樣重……」 「給那巨鱷啃完,再送給掌門養得黑老虎咬。」端雲風回道,「然後罰他抄弟子規三百遍 。那些旁的閒雜人,也一併丟進湖心裡去。」 青竹猛然睜開眼,傻愣看向他的道侶,一時分辨不出對方是否同他在玩笑。 只見容姿俊逸的出竅尊者唇角微勾,露出一絲笑意,憐愛的摸了摸青竹道:「你無錯。罰 他罰得好。若為師在,怕是不只三劍。為人仁厚,也該有個限度,不該縱容無禮之徒踰矩 過份,行這大道之途,有所分寸,該善便善,該強便強。你很好。更是我最好的弟子。」 端雲風竟會跟他調笑,還這樣稱讚他……青竹胸口湧起一股燙意。 聚雲峰不成材大弟子什麼的閒話,他是知道的,但青竹根本不在意這些。 他成材不成材,從來不需要別人的認同,他問大道,求本心,一直努力的端正自束,從來 都是為了自己,為了師父,為了他的仙人哥哥。 可是當真聽到愛人這樣稱讚自己時,他又禁不住開心的想笑。 到底是道行太淺了,到底是愛得太深了。青竹實在在愛人面前無法藏住自己的歡喜快樂。 「師父說得是,弟子沒有錯。」青竹露出笑顏點頭,摟住對方的脖子,將臉貼向端雲風面 頰的蹭了幾下,語氣歡欣。 他多喜歡眼前這個人啊,認識百年,總覺得還有好多種面貌他未曾看過,冷漠溫柔霸道熱 情,與他調笑,縱容疼愛,怎麼可以這麼令他喜歡,我的,這人真是我的……我的師父, 我的道侶,我的仙人哥哥,誰也搶不走,愛我疼我——青竹想,喜得紫府中心蓮搖擺,「 師父出劍那麼快,恐怕是好幾百劍了。不過真把那莫師弟打得那麼慘,怕東方星君真要殺 上咱們聚雲峰了。」 「不怕。」端雲風回著,咬了口青竹的鼻尖,「他打不贏我。」 這話給奇崢峰峰主東方沉舟聽到,怕是一口血都要氣嘔出來。但這話端雲風絕對不是在玩 笑。 「對,他打不贏師父。」青竹應著,雖是在跟端雲風調笑,語氣中卻帶著自己也不知道的 驕傲——他的師父、他的道侶就是這麼厲害,讓他敬佩,讓他得意,讓他有所倚靠,無所 畏懼。 「嗯。」端雲風回著,任著青竹蹭著他的面頰,用唇輕輕磨蹭著他那精巧的耳朵,同時雙 手輕撫著對方的背脊、腰身,動作輕柔又是憐愛。 兩人這樣你蹭我,我蹭你的耳鬢廝磨好一會,青竹在此刻真覺得好似可以就這般與端雲風 到天荒地老。 蹭到最後,也不知是誰先開始的,回過神來,端雲風的舌頭勾住了青竹的,兩人薄唇糾黏 ,在吻的間隙間,青竹細聲問道:「師父、要試試看……那玉勢第五根麼?」 端雲風停下了親吻,他捧著愛徒小巧泛滿紅暈的臉蛋,像是沒有想過他會這般主動。 結為道侶十四載,青竹除了親吻外從未率先提出要行這歡愉之事,每次都是端雲風先出手 ,他乖巧羞澀的受之。 那端雲風煉出來的七根玉勢,也在這些年中慢慢用到了第四根,兩人交歡纏綿時候不多, 十四年對修道人來說一忙碌真是眨眼轉瞬即過,而青竹顧著修行,如今修為是心動期後半 ,再過幾年,若萬般順遂,便要突破至金丹了。 對於成就金丹,青竹是期待又擔憂,他不知自己能否圓滿完成金丹,又心中期盼能在金丹 大成之後,跟師父有更為緊密的關係。 「來。」端雲風從不會拒絕他的大徒弟,他的道侶,面容清冷俊逸的出竅尊者雙目帶著外 人從未看過得熾熱,抱起徒弟放到了玉床上。 頭次主動提出歡愛一事的青竹,今日也難得的心神激盪,他按下端雲風要替他寬衣的手, 羞得全身泛紅時說出他要自己來的話。 「弟子……弟子先自己來,然後師父看。」他這般說,將端雲風推到椅上,要他看著。 挑了眉,端雲風隨著他,雖是神色冷靜的坐在椅上,卻是雙目一眨也不眨的看著青竹動作 。 只見少年模樣的修士脫下一身雪白法衣後,解下髮扣,散下那長到臀部的墨髮,背對著道 侶趴伏下,展出他那光滑帶著修煉過勻稱的背部,細腰肉臀,腰臀連接處還有兩個勾人的 小小腰窩。 長髮散在裸背上,像是長河分佈平野,形成一道秀麗美景。 而對著端雲風的白嫩瓣臀隙縫處可見到令人憐愛的小巧緊致入口,那是他摸過弄過,拿著 玉勢疼愛過許多次的地方。不知是否那七部玉簡中教導的滑液軟膏真有如其中所說的神效 ,青竹身後那處本就嬌嫩紅豔,這些日子來雖經過多次開拓,下次再見,還是那樣緊實可 憐可愛,粉嫩如朵小花。 青竹沒看過自己後處那兒,端雲風卻是每次都見過得,他們上次歡愛又約經過四個月,那 次他好不容易吞下玉勢第四根,已經被其侵入體內的漲意弄得有些害怕,今日卻主動說要 拿那第五根嘗試,讓端雲風有些擔憂道侶吞不進去,傷了身體。 可同時他卻也期待著愛侶的一切動作。 青竹分明背對著端雲風,卻能感受到對方視線,他身體微顫,伸手挖著軟膏,然後小心的 深入指節——他還是頭次自己這樣拓著後穴。 當著道侶的面這樣玩著秘穴,青竹一邊做著,想著自己真是為了師父,什麼樣的羞恥都拋 光了……可那又如何呢? 端雲風曾對他說過得——「你我之間無需感到羞恥。」,他們是百年多的師徒,是道侶, 是深愛深喜對方,想走那綿延長生路,相知相守的一對……他的一切,種種姿態模樣,都 是屬於端雲風的。 青竹很是歡欣,雖然前兩日實在氣,可今日與師父楓林中共同舞劍論道,一如平常的閒聊 吃茶,又聽到師父說出那些種種……他此刻只想將自己全身都給端雲風,讓這個道侶明白 他有多麼多麼的喜歡、深愛對方。 青竹試著回憶端雲風往常怎麼撫摸自己後頭那處,搓揉著自己緊窄入口,然後是一指又一 指,等到第三指好不容易也進去時,他不知自己已經搖擺起臀部,胸前那每次都被道侶吸 舔到紅腫的乳尖也不自覺的磨蹭起冰涼光滑的床被,嘴裡發出的喘息中挾著呼喊,「師父 ,雲風……」 道侶這樣完全敞開的身姿實在太美,端雲風坐在那兒,看了半個多時辰,竟是分毫不焦急 的,只是看著。 「師父、師父……幫、幫我……好不?」青竹拿起那粗大的玉勢,要拓入後穴時,卻沒有 像手指進入時那般順利,他微扭過頭,已然溼潤的目光瞅著端雲風,看起來那麼無助。 要自己放這東西進去,到這時青竹又有些怕了……第五根怎麼感覺比前面那根玉勢大上許 多?這東西真能放進自己體內嗎?因為有些害怕,他弄著玉勢的動作幾度遲疑,真不知該 怎麼放進去了。 他那般姿態,令端雲風站了起來,他沉沉嗯了一聲,青竹眼角餘光可以瞄見他起身時那雄 物早就硬起,將那寬大的法衣撐出一個勾人的弧度。 大掌揉向白嫩臀尖,端雲風一手按著青竹的手,兩人手交疊同握著那粗長玉勢,他同時低 頭吸著愛侶的腰窩,逗得對方發出小聲叫喊,另一手伸出指頭戳弄著早就被軟膏弄得濕滑 的入口。 說著要自己來卻沒成功的青竹有些懊惱,他臉貼在床上,小聲的道歉:「師父,對不住… …」 「無事,一起。」端雲風吸著他的腰窩,嫩臀,一手握緊青竹那捧著玉勢的手不放,慢慢 將那玉勢擠入緊穴入處口。 暖玉一點一點的撐開了青竹那縮著的秘處,全都進去時撐得他張嘴喘著,全身都在顫,端 雲風身上法衣還穿著,解開了褻褲,直接掏出他那粗長怒漲的肉根,插入青竹的雙腿中間 ,要他夾緊,從背後一番馳騁起來。 腿交過數次,青竹對道侶那陽具攻佔自己腿兒一事雖有經驗,但每當如此時還是會感到一 陣無措,同時體內那撐大的玉勢伴著滑液被端雲風隨著每次抽插拉出些又戳入,逼得他享 盡無處可逃的快感。 青竹又哭又喊,想要端雲風弄自己的乳粒,對方卻是不做,只是伏在他身上,用著低沉好 聽的嗓音在他耳邊問道:「師父一手弄那玉勢,一手扶你的腰,沒手了,自己來,好不? 」 怎麼能這樣?頭次知道師父能這麼壞,青竹啜泣著,還是乖巧聽話的伸手玩著自己的肉粒 ,並隨著對方的動作擺著腰臀,夾緊著腿兒,感受著那粗熱肉根摩擦著腿部、會陰、蹭著 自己的囊袋還有拿龜頭戳著他的陰莖。 他趴在床上,做盡這般淫態,感受著身後出竅尊者道侶的霸道氣息,與其交歡暢快到自己 真要欲仙欲死。 「師父、師父……」而往常射得太快的他,這次更是被握住嫩莖,讓端雲風教著要怎麼在 他射時才能射出。 射精的時間被逼著延長,逼得青竹幾度哭喊,不自覺求著道侶放了自己,讓他先射,他要 受不住了。 但端雲風卻沒有答應,他吸著青竹的脖子,咬著他的背部,舔著他汗溼的肩膀,喘著氣溫 柔說著,你可以的,來——跟師父一起,好不? 好不容易跟著道侶一起射出,弄得身下被褥一陣黏膩渾身濕汗趴著喘息恍神的青竹,感受 到耳郭被一陣舔弄時,道侶聲音亦在同時響起:「你很好。」 「……師父壞。」青竹悶哼一聲,將心中所想說了出來,要他摸自己、要他不能射……真 的、真的是…… 端雲風聞言只是笑,輕輕的,低低沉沉的一笑,沒有停下他舔弄的動作。 那笑真是逗得青竹紫府中心蓮又是一陣顫抖。 啊,他真的、真的好喜歡這人。扭過身一把摟住端雲風的脖子,青竹把唇送上去堵住對方 在這種時候莫名就多笑的唇時,又咕噥了一次:「師父壞。」 端雲風嗯了聲。沒有否認,眼睫眉滿是柔笑。 (不成材‧完) 傻青竹,只對你壞啊。(咦? 三月十四號白色情人節那天突然想寫一篇師徒文滿足自己,寫完後覺得很滿足又有點不滿 足,想了幾天後,開始寫起第一篇番外,接著就是好多篇,哈哈哈。 到今天六月十四號了,三個月不算長,大概就是隻小貓變成有點大的貓貓,小馬應該會跑 得程度了吧,然後獵人還是停刊這樣(?)。但是對一個很少寫長文的人來說,堅持三個月 真是不可思議,到今日這篇也超過二十五萬字了,想對自己說聲好棒XD哈哈XD 也趁此謝謝一路不管是追文推文回應的你。 不管是在大B還是在噗浪上的任何一位。 願意花時間看這個白開水偶爾又有點蜂蜜水的故事,喜歡這些角色,願意回應告訴我,讓 我堅持下去,有你給予的一份力量在其中。 才不想說我每次看到回應在電腦前都笑得像傻瓜XD(怎麼可以說得像是競選得勝感言哈哈 哈哈) 雖然寫得好像完結一樣但這真的只是發現居然要三個月了的一番感慨。 但其實故事也在倒數中了,再陪他們一小段路吧看著這故事的你。 謝謝看完的你~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3.193.101.5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592075908.A.D76.html ※ 編輯: dcain (123.193.101.52 臺灣), 06/14/2020 03:20:55 ※ 編輯: dcain (123.193.101.52 臺灣), 06/14/2020 03:45:59
1Fgoldenink: 作者超棒的啊Q//Q好喜歡這對師徒和小朋友們!這部真是 06/14 04:22
2Fgoldenink: 我近期重要的精神糧食 我可以繼續追三個月!XD 06/14 04:23
謝謝謝謝對我好棒>a<(夠ㄌ) 看到說是近期重要的精神糧食好高興,謝謝你告訴我~~ 好可惜剩下的篇章應該無法再讓你追三個月XDDD
3Fpuranaria: 真的好愛這對呀!喜歡青竹的個性和想法,也喜歡師弟們 06/14 04:24
4Fpuranaria: 對青竹的心意,三二真的好可愛呀!是說之後陳盛鍊出可 06/14 04:24
5Fpuranaria: 以洗靈根的藥,不就更要氣死奇錚峰了嗎哈哈哈哈 06/14 04:24
謝謝你的喜愛XD我也好喜歡他們~~欸嘿嘿 後來陳晟做出來之後倒不會讓奇崢峰很氣( )有人忌妒是有的XDD 但更多的是「可惡想要」wwwwwwwwwwwww
6Fsuperion1105: 大大好棒~我真的超愛這篇的啦(心) 06/14 07:13
謝謝嗚嗚~不大不大但很棒很棒>q<!看到說愛很高興喔!
7Fmayacafe: 靈犀:氣氣氣氣氣氣氣 06/14 08:17
整天都在冒火火火火火火火的小太子wwwwwwwww
8Fsoap1969: 每天都等更新!真的好喜歡他們喔! 06/14 09:15
謝謝你的等待QQ!他們也很高興你的喜歡XD
9Fkimberly1225: 每次都在等更新+1 很喜歡師徒八人的故事~ 06/14 09:37
感謝等待><喜歡這群師徒好高興嘿嘿~~
10Fopera0811: 太喜歡這篇了QAQ 06/14 10:35
謝謝你!QAQ!有和胃口就好><
11Flittlewendy: 超愛這篇的,謝謝作者辛勤更新!真的好喜歡故事啊! 06/14 10:38
12Flittlewendy: 覺得設定得都好棒唷!心情隨他們起伏! 06/14 10:38
13Flittlewendy: 前面好生氣,後面好害羞好甜 06/14 10:39
謝謝你的喜愛~~努力更新也是自己喜歡寫得很高興XD 所以能夠和胃口、看到看著這故事的你心情會因他們的境遇而有所起伏, 願意告訴我也很高興~~><///
14Fbaseballnut: 這次青竹前面帥一波!!!後面又是可愛傻青竹wwww 06/14 12:48
15Fbaseballnut: 感謝作者啊啊啊,這段時間每天都在期待大大週末的更 06/14 12:51
16Fbaseballnut: 新,看聚雲峰一家(?)的生活超級撫慰人心! 06/14 12:51
青竹的帥很少出現XDDD可愛傻青竹我每次都寫得好高興/// 雲風真人吃得開心不(端雲風:...... 謝謝你的等待咿咿,看到有人在等自己筆下的人物們故事真的很高興>A<
17Fiamino2: 維護師父、三二的青竹的簡直讚爆!玩給道侶看也太害羞了 06/14 13:20
18Fiamino2: >///<求更多壞壞師父。另,不修道不修心,無怪乎大道之 06/14 13:20
19Fiamino2: 路艱難;雖然事有因果,奇崢峰根還有救嗎?超煩燥的。 06/14 13:20
20Fiamino2: 補充,奇崢峰感覺成了東方沉舟從前最厭惡的師門的翻版。 06/14 16:05
青竹是個對喜歡的人很維護的個性, 應該說聚雲峰的眾人本質都很接近/或是因為生活在一起都被影響XD 玩給道侶看這邊我寫得超開心ㄉ嘿嘿(毆 更多壞師父會有的因為他本來就在這方面很壞嘛~雲風師父大大 (端雲風:................ 其實看過很多修真/修仙文、傳統文化、一些國家的神祇故事會發現眾神眾仙亦如人 所以有如聚雲峰努力走善道的師徒組也有如奇崢峰那樣活得太過隨心隨本意的師徒組XDD 不過奇崢峰除了莫無執外其他人還是有一定分寸跟努力走在正途的 看到這句「奇崢峰感覺成了東方沉舟從前最厭惡的師門的翻版」點頭XD 你說的沒有錯,雖然故事應該不會帶到但其實這次事情後東方沉舟自己也有察覺跟檢討 只能說多虧他有個韓凌志這徒弟XD
21Fgdefend: 那聲師父壞好可愛www 06/14 17:20
欸嘿嘿嘿謝謝謝謝(艸 不自覺撒嬌的青竹超可愛ww
22Fsherry1312: 沒想到韓凌志還有戲份XD 師父聽到韓名字時的反應www 06/14 19:23
23Fsherry1312: 雲風真人為了青竹把古楓移來聚雲峰栽整個甜翻我!! 06/14 19:25
24Fsherry1312: 很喜歡雲風真人順著青竹的氣話幫腔那段(鱷魚+老虎 06/14 19:29
25Fsherry1312: 有點難想像師父一本正經說出這麼幼稚內容的樣子XD 06/14 19:30
26Fsherry1312: 師父坐搖滾區看青竹表演那邊好嗨喔 眼睛都沒眨哈哈哈 06/14 19:33
27Fsherry1312: 最喜歡看師父一邊呵呵笑一邊疼愛青竹了(羞 06/14 19:36
28Fsherry1312: 恭喜作者連載三個月!每個週末狂刷版期待您的更新~~ 06/14 19:38
嗚嗚感謝回應這麼多><,看得如此仔細還回饋真的很高興!謝謝你~ 師父聽到的反應很直接但青竹還是一直搞不懂www 雲風真人是那種嘴上很少說但就用行動做好做滿的類型XD 他栽楓的時候其他徒弟在心中都瘋狂吐槽wwwwwww 會順著青竹的氣話幫腔是因為他也有在學習(?),而且難得看青竹這麼氣就想逗他開心XD 然後他其實也是不太愉快自己的道侶被這樣欺辱/外頭這樣傳,哈哈 其實我在寫這段的時候有想說師父這樣人設會不會太崩,但他並非真的很冷情冷漠之人 也是有外放的喜怒哀樂,而他選擇是將這些都展現在青竹面前~ 看到搖滾區整個大爆笑,為什麼這麼會譬喻XDDDDDDDDDDDDDDDDD 我也很喜歡寫師父疼愛青竹那些地方嗚呼呼>////< 最後謝謝你的恭喜qq其實寫開心跟寫三個月真的不算什麼但還是想說一下哈哈~ 更是感謝你的等待跟狂刷><
29Fasdwhhk: 師傅聽到前情敵出現有所情緒!!不過小王爺真是的!你這樣講 06/15 00:02
30Fasdwhhk: 你師父東方沉舟一定頭很大!他正想跟大徒弟告白說..你打臉 06/15 00:03
31Fasdwhhk: 師父了! 06/15 00:03
對對,他聽到韓凌志出現時的確情緒很直接哈哈XDDD但青竹沒搞懂www 小王爺本性其實就是不好,又沒被好好教所以更長歪了 他的確是讓東方沉舟無奈又頭疼的一個弟子XD||| 時間線的話這時候其實東方沉舟已經跟韓凌志告白了,兩個人還在拉鋸戰中( 所以出這件事情的時候他的確是頭滿大的www
32FLeeCheolWoo: 每次都很期待更新 也好喜歡作者花好多心思寫的其他 06/15 01:08
33FLeeCheolWoo: 角色的故事~~ 06/15 01:08
謝謝你的期待跟喜歡>< 這些人物故事可以讓你讀得開心就太好了~~~
34Fukiru: 真的好喜歡這個故事,竟然要倒數了,捨不得啊啊啊 06/15 01:58
謝謝你的喜歡跟告訴我>< 說是倒數但也是還有好幾篇,不過真的也就五篇左右了,天下總有不散的宴席 雖然要倒數了但完結那日他們還是有自己的路會繼續走下去~ 謝謝回應的大家:) ※ 編輯: dcain (123.193.101.52 臺灣), 06/15/2020 03:26:58
35Fzymeice: 居然要完結了~~ 希望以後能看到相關故事,然後他們能出場 06/15 07:28
雖然有很多想寫的但又覺得一個完整的故事應該要有所分寸(?) 所以還是決定寫到一個自己覺得恰好的地方,有幾位配角是想替他們寫些什麼 但不敢輕易下承諾怕無法達成XDD 但看到你這麼說很高興!希望有天能完成這個希望:)
36Fmapleshell: 喜歡這一大家子(誤)每一人都有自己的個性故事,又 06/16 01:26
37Fmapleshell: 感情那麼好,真想一直看下去! 06/16 01:27
38Fmapleshell: 青竹發怒真是又帥氣又好(拇指 06/16 01:28
謝謝你告訴我喜歡他們<3 我也覺得他們就像一個大家庭XD 每個人都有自己舒服的位置跟相處得愉快又不會太過 缺誰都好像不太行XD 青竹生氣氣真的難得帥一次>///< ※ 編輯: dcain (123.193.101.52 臺灣), 06/17/2020 00:38:58

bb-love熱門文章

28 [自創] 孤島(番外)-風流債
33 2020-07-30 12:47
13 [自創] 尖刺上的玫瑰 (13)
34 2020-07-30 12:16
39 [自創] 逆來順受 20(完)
44 2020-07-08 23:33
36 [自創] 藍圖 (完)
38 2020-07-08 02:08
46 [自創] 房東先生的床頭櫃
55 2020-07-07 12:09
59 [鄉土] 霹靂炮
66 2020-07-03 13:04
47 [鄉土] 嫁金蠶
48 2020-07-02 21:12
28 [自創] 誤打誤撞的包養(12.7)
35 2020-06-28 21:32
12 [自創] 比我好
32 2020-06-21 10:13
39 [自創] 藍圖 (24)
40 2020-06-20 20:03
32 [自創] 投資一定有風險17
47 2020-06-20 10:31
25 [自創] 少爺真的離家出走 中
38 2020-06-20 03:09
31 [自創] 分局長的那隻鳥 02
33 2020-06-19 22:19
39 [自創] 開車旅遊 (限)
46 2020-06-18 23:01
29 [自創] 分局長的那隻鳥 01 限
32 2020-06-17 01:46
29 [自創] 少年 38
32 2020-06-14 19:19
49 [自創] 投資一定有風險16
56 2020-06-14 1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