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純情夢

看板 bb-love
作者 lovechai
時間 2020年05月31日
留言 32則留言,18人參與討論
推噓 21  ( 21推 0噓 11→ )

  約翰不必猜想也知道捧著威士忌、在人群圍坐之中的自己臉色必定非常嚇人,周圍的 人們臉色都泛著紅光,用必要以上的宏亮音量吼著他陌生的語言,一片歡騰,但就是沒人 敢過來與他交談。   舞廳裡頭金碧輝煌,菸與酒的氣味夾雜著男人的古龍水、女人的香水味,讓他的臉色 更加難看,此時身邊突然湊來一個人想為他斟酒,突如其來的胭脂粉味讓他放下翹著的腳 往後拉開了距離,來倒酒的女孩顯然也被他太大的反應嚇到,舉著酒瓶的手停在半空中僵 持著。   「抱歉,無意嚇到妳。不過我不需要酒,非常謝謝妳。」   約翰保持從小被教導的教養,盡量和顏悅色對女士說話,但也許溫和的態度並不能減 緩異國語言帶來的陌生,女孩紅著臉繼續舉著酒,尷尬地盯著他看。   一旁已經喝到微醺、正和女公關玩得開心的傑克笑著過來解圍,一手搭上約翰的肩, 一邊用不標準的中文對那女孩說:「他說他不要酒,他好無聊,妳不要理他,過來跟我們 一起玩。」   約翰保持風度忍住不要翻白眼,伸手推掉搭在自己身上的重量,那女孩放下了酒,看 看約翰、看看傑克,接著又轉頭看了看坐在旁邊正揚聲和另一個姐妹划著酒拳的陳董,顯 然被交代了服侍外國客戶的任務,讓她無法丟下工作。   「沒關係,陳先生不會怪罪妳的,妳跟著傑克過去喝吧。」約翰輕嘆了一口氣,將手 上的酒一飲而盡,杯子遞到女孩面前。那女孩得了臺階,為他重新將酒杯倒滿,便被傑克 招呼坐到同伴的另一邊去。   「嘿夥伴,不要這麼嚴肅嘛,生意談完了,既然都來了就玩得開心。」傑克將玻璃杯 湊過來在約翰的杯子上敲了一下,「這裡不是無趣的倫敦,是熱情的東方島國,有好喝的 酒和好看的妞,真不懂你在這裡裝什麼清教徒。」   約翰斜乜了傑克一眼,重新翹起腳,姿態優雅地抿了一口酒,「我說了我不喜歡這種 場合。」   東方的酒桌文化總是叫他不敢恭維,他生在注重格調的傳統英式家庭,從中學起就受 貴族式的教育,從成長到工作,都遵奉也喜歡克制、有禮、紳士的行事風格,他能接受在 限度內的幽默與享樂,但更多的放縱他便敬謝不敏了。   在這個燠熱的東方島國,無論是具體的事物或抽象的文化,氣味和色調都很強烈,這 和同樣身為島國、卻遠在中高緯度的英國完全不同,與此處相仿,那裡總是灰暗又寒冷。   「我知道,但是人家都說了要招待你,你不來人家也不好交代對吧?」   傑克摟著身旁的女孩子嘲笑他,在醉意中突然想起了什麼,放開那女孩又湊近過來, 沒理會約翰嫌棄的表情,賊兮兮地壓低聲音神秘道:「啊,我想到了,你感到無聊是因為 『性別不符』吧?」   約翰舉著酒杯的手頓了一下,不贊同地皺起眉看他,「在所有原因之前,首先是我就 不喜歡這種場合。」   「少來,難道你比較喜歡你家的聖派翠克節派對?天啊,只要想到你姨媽的綠禮服和 你們家吃飯就像被消音的餐桌,我寧願被鮑伯拖進酒吧被第三性公關圍繞。」   這段話實在有太多可以吐槽的點,但約翰懶得跟他多說顯得降低自己的格調,最後只 簡短地回應:「安妮姨媽是個很棒的人。」   傑克噗地笑了出來,將嘴裡含的那口酒也一起噴了出來,他身邊的女孩子們笑著尖叫 起來,紛紛躲避,用不標準的英文嘲笑傑克好髒。傑克接過面紙擦嘴,笑著搖搖頭,「好 吧,我真的不想在這個場合和你討論安妮姨媽,雖然我也很喜歡她啦。交給我吧。」   約翰沒聽懂傑克說「交給我」是什麼意思,但他也懶得理會,隨他去和身邊的女公關 交頭接耳,兀自喝著悶酒,期待傑克身邊的女孩能夠趕快把他灌醉,這樣他就能藉故離開 這個氣味太過濃重的地方。   和傑克說話的那名女公關沒多久便發出夾雜驚訝與疑惑的聲音,朝約翰看過來,約翰 莫名其妙地轉過去看她,她便又若無其事地別開眼神,對傑克比了個沒問題的手勢,站起 身離開了酒桌。   「你跟她說了什麼?」   「沒有啊,我請她找點你也許會有興趣的樂子,鑒於你不好取悅,我也沒勉強她,但 是她看起來是有辦法。」   「傑克,這真的沒必要。」約翰搖了搖酒杯,冰塊撞擊玻璃發出清脆的聲響,在身旁 的笑語與音樂聲中並不明顯,「就是一門生意而已,我會坐到最後,合約會好好地簽到, 我們會順利回國。」   「我知道,老朋友。」傑克說,這次帶著無比真心,「我只希望你放鬆,享受。」   「嗯。」約翰淺淺笑了笑,「謝謝。」   他們似乎一起想起了些什麼事,交談在一片歡聲笑語中戛然而止,但傑克用一杯酒就 恢復了原本歡樂的模樣,繼續和剛才換座位過去的女孩玩了起來,沒過多久剛才離開的那 個女公關便回來了,對傑克自信地點了點頭,約翰再次莫名其妙地對上了對方意味深長的 眼神。   但很快地他們就都被不遠處的聲響吸引了注意力,看起來是酒店負責人的美豔女人拿 著麥克風,語調興奮地宣告著什麼,有些人不太感興趣,有些人則變得鼓譟,不久後熱鬧 的電子音樂便響起,後臺走出幾個身段妖嬈的女人隨著音樂舞動,口哨與掌聲此起彼落, 氣氛被快速地帶動起來。   「Wow,超會扭。」傑克吹了聲口哨,對身邊的女公關說:「是很精彩,但妳好像沒 懂……」   「等一下。」女人說,「圈圈要出來了。」   傑克用無法標準發音的中文複述:「圈圈?」   舞池前方被掀起一輪更高音量的尖叫聲,原本已經完全失去興趣的約翰再次抬起頭, 在炫目的彩色舞臺燈照射中,一個身影從臺下輕盈地跳上,隨著音樂的鼓點開始舞動,她 如蛇般的腰跟著音樂在空中畫著撩人的曲線,肢體動作柔軟中帶有力度,舞蹈動作也很確 實,與剛才那些單純展現身材的搖擺明顯不同。   接著她轉過身,在舞中對臺下嫵媚一笑,約翰這才發現此時站在臺上的其實是個男孩 子。   他包裹在黑色蕾絲半鏤空短旗袍下的身體較一般男性瘦小,但稍寬的肩膀線條不若女 人圓潤,手臂與細長的腿也不細嫩,而是有著薄薄的肌肉,讓舞蹈的動作更增添力與美。   在七彩的炫光和不停歇的舞動中,約翰握著酒杯看得專注。   舞曲進入副歌高潮處,舞者在熟客的鼓動中開始原地轉圈,約翰認出他轉圈的動作必 定是受過訓練的,因為他被迫看了三年姪女的芭蕾成果發表會,而且他的動作更標準,比 起十歲的小女孩,此刻的他性感了不知幾百倍。   副歌不斷持續層疊,舞者的轉圈便不斷重複,他的波浪長髮隨著轉動在空中旋舞,踩 著黑色綁帶高跟鞋的腳看起來彷彿沒有著地一般岌岌可危地維持著平衡,而他短短的旗袍 裙則在轉圈中因為離心力而小幅度地飄起,露出底下勁瘦有力的雪白大腿。   約翰幾乎要因為他不斷重複的轉圈而暈眩,他的目光被舞者背後一個鏤空的大圓而裸 露的皮膚、貼身旗袍勾勒出來的腰線、支撐轉圈動作的腿部肌肉、配合維持平衡的手臂吸 引,而最讓他難以移開眼的,便是舞者臉上樂在其中的暢快表情。   他無法形容此刻在跳舞的是個男人或女人,在那一切裝束或身段之下,在無論身處陰 雨的倫敦或燥熱的南島之中,約翰抽離一切,看見一個專注、真心歡喜地跳著舞的人。   真美。他在心裡讚嘆。   「像個精靈。」傑克在他耳邊說。   約翰只能贊同地點頭。   再長的音樂也有結束的時候,男孩的舞彷彿精準計算過,在音樂節奏來到最高點並結 束時也一起結束在一個完美的轉身,留下一個讓人無限遐想的背影,舞廳中立時爆出高昂 的掌聲與叫好,約翰則跟著臺上的男孩一起喘著氣。   臺下鼓譟著再一曲,但男孩很快下了臺,主持人出來調笑了幾句,介紹接下來出場的 舞者,氣氛便又被帶了過去,約翰還留在彷彿迷幻的舞蹈中,一直到剛才還在他腦海中轉 圈圈的男孩來到他面前時,他才驚愕地回過神,完全失去平常從容而克制的樣子,只能半 張著嘴啞然望著他。   「我可以坐這裡嗎?」男孩瞇著眼睛笑,聲音是爽朗而不做作的男聲,指著約翰身邊 和旁人隔了好幾個空的位置,用不太標準的英文問。   「……當然,請坐。」約翰找回自己的聲音,卻覺得乾巴巴地好像隔著一個隧道一般 不真切。   「我口好渴。」男孩的臉上還有汗,隨意地用手擦了擦之後拿起桌上的礦泉水問:「 我可以喝嗎?」   「當然。」約翰發現自己只能一直說出「當然」,有些懊惱地抿了抿脣,在失去紳士 風度地瞪了一眼偷偷笑自己的傑克一眼後,掏出西裝內袋裡的手帕遞給男孩,「如果你不 介意的話。」   男孩不知是聽不懂還是沒想到他會有這個舉動,對著面前的手帕愣了一下,隨後搖了 搖頭,「不用、不用,會弄髒。」   後面三個字是用中文說的,約翰聽不懂,但也猜到大概的意思,有禮但堅持道:「感 冒就不好了。」   對方這下是真的聽不懂了,傑克適時地過來插話,用他拙劣的中文開玩笑:「他家手 帕有一百條,不用客氣。」   男孩聞言笑了,大方地接受手帕並道謝,約翰說不客氣,看著他攤開手帕把額上的汗 擦乾,翻了一折又擦脖子上的汗,目光跟著他的動作挪動,在看見男孩黏著幾縷溼髮的脖 頸時,彷彿失禮地移開目光,拿起酒杯一飲而盡,緩解突如其來的口乾舌燥。   男孩熟練地拿起酒瓶再次為他斟滿酒杯,順便自我介紹:「我是圈圈。」  約翰這才發現自己再次失禮,竟然沒有先報上自己的名字,連忙道:「我是威爾森。」   圈圈笑了起來,做了一個打排球的動作:「威爾森?」   約翰沒發現自己不像過去被開這個玩笑時總是感到無聊煩躁,而是跟著男孩輕笑起來 ,「對,那個威爾森。」   「我喜歡那部電影,瘦下來的湯姆漢克身材超好,重點是他一直都愛著他的女朋友, 他好可憐。」圈圈用中文自得其樂地說完,才對一頭霧水的約翰道:「湯姆漢克,帥。」   那我應該在標準之上。約翰忍不住想。   「威爾森先生,你從哪裡來的?」   「英國。」   「哇啊,難怪你看起來就像個紳士。」圈圈笑著比了個大拇指,「金仕曼。」   約翰再次跟著笑了起來,雖然他不知道自己有哪一點像個隨身帶著凶器的特務,但被 這個亞洲男孩稱讚像個紳士比他自己想像的還要感到開心,而他總是聯想到電影意象的模 樣也讓他感到有趣,「你喜歡看電影?」   「誰不喜歡?」帥哥人人愛啊!「你來臺灣工作嗎?還是觀光?」   「出差。」   「你來多久啦?有人帶你去吃好吃的嗎……」   約翰出乎意料輕鬆地和這個名字發音拗口的男孩攀談了起來。大部分都是圈圈在問, 雖然用的英文字詞較簡單、偶爾也會有詞不達意的錯誤用法,但無損他高明地用好回答的 問句引導約翰開口,不知不覺間,約翰發現自己說了來這個小島國這段時日加起來都要多 的話。   他們談天氣,圈圈說最近好冷,約翰則說對英國人來說現在的臺灣很溫暖;他們也談 小吃,圈圈問英國的食物是不是真的很可怕,約翰則為家鄉的小吃平反。   話題在來到披頭四時(約翰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在二十一世紀的東方和一個酒廳裡穿著 蕾絲旗袍的男孩談論這種話題)被打斷,他們同時抬頭望向出聲的人,隨著約翰和傑克同 行,同時也是臺灣人的屬下艾瑞克扶著已經醉得不省人事的傑克對他們苦笑。   「傑克完全醉了,我先帶他回飯店。」   「我也一起吧。」   教養讓約翰無法在此時將麻煩丟給下屬,他雖然心裡感覺有點可惜,還是站起來幫忙 扶著傑克,轉過身準備拿西裝外套時,便見圈圈已經拿著他的外套站了起來。   「我幫你們拿外套,順便叫車。」   約翰點頭,和艾瑞克一人一邊抬著爛醉的傑克走出去,好不容易才把人塞進計程車裡 ,艾瑞賀卻探出車子攔住約翰想跟上車的動作。   「傑克交給我吧,你的夜晚還沒結束。」   「什麼?」約翰疑惑地皺眉,隨後回過神來轉身望向一直跟在他身後的圈圈,連忙搖 頭,「不,不,不,我沒有打算……」   「我沒說你有什麼壞打算,只是你今晚看起來總算放鬆許多了,這幾天我真的很擔心 你會不會討厭臺灣。」   「抱歉,艾瑞克,我無意……」   「不需要道歉啦。」艾瑞克指了指他身後的圈圈,「他都出場了,也不能回去啊。」   「什麼意思?」約翰再次轉頭看圈圈,「什麼出場?」   「陳董已經付錢了。」圈圈聳聳肩,「You can do whatever you want.」   這男人真的懂自己在講的英文是什麼意思嗎?!約翰頭大地愣在原地,身後的下屬也 沒給他退路,關上計程車門便指揮著司機開車,留他的紳士上司在舞廳門口手足無措。   約翰看看舞廳又看看睜著眼無辜地盯著他的圈圈,果然還是無法接受這種談生意的方 式,正想拒絕,便看見圈圈縮起肩膀抖了一下。   現在是十二月的冬天,不像已經習慣溫帶氣候的他,對圈圈來說現在的氣溫一定很冷 ,更何況他還只穿著單薄的旗袍,手臂和腿幾乎都暴露在空氣中,他甚至能看見他的皮膚 上起了一小片疙瘩。   約翰連忙接過自己的外套,攤開來披在圈圈肩上,「抱歉,很冷吧?」   圈圈因為突然鋪蓋而來的溫度感到意外,布料傳來淡淡的男用香水味,和面前有禮的 男人非常相襯。   他抓著西裝的前襟,笑著問面前高大的英國人:「你餓了嗎?」   「……Pardon me?」   約翰跟著圈圈在一間路邊的小吃攤入座,腦中還在猜想剛才他說的那句 are you hungry 到底有沒有雙關。但男孩的目光已經完全被上桌的食物吸引,正歡喜地瞇著眼睛 拿了雙筷子準備向滷肉飯進攻,完全不知道他的阿啄仔客戶正因為他無心的一句話糾結。   「夭壽餓死我了,為了塞進這件旗袍我兩餐沒吃耶。」圈圈刨了兩口飯進嘴裡緩解飢 餓,看見約翰還在看他,連忙用英文催促他:「你一定也很餓,快吃!」   鹹甜的食物香氣確實讓約翰的肚子咕嚕嚕地叫著,他伸手取了一副筷子問他:「你怎 麼知道我餓?」   「你整個晚上都沒吃。」圈圈夾了一塊排骨到約翰碗裡,「酒也喝不多。」   約翰拿著筷子卻不知該從哪裡下手,他連怎麼用手指撐開筷子都不知道,只能先說話 轉移話題:「酒喝太少會影響你嗎?」   「不會,我不靠開酒費賺錢。」圈圈看不過去,乾脆伸手拿走約翰手上的筷子,改拿 一支鐵湯匙塞進他手裡,「用這個!」   「……」從五歲之後除了喝湯就幾乎沒用過湯匙吃飯的約翰依然沒有動作。   圈圈以為他嫌這種反覆使用的餐具髒,向他保證:「這個很乾淨!我在這裡吃二十年 了!」   無法為自己開口辯駁並不是顧慮衛生(好吧也許有一點),約翰只好勉為其難,用湯 匙吃起淋著肉汁的米飯。   在這種鐵皮搭建的路邊攤吃飯讓他有些不自在,食物也不太合胃口,但溫熱的米飯和 湯溫暖了整個晚上都泡在酒裡的胃,而且面前的男孩吃得開心,胃口也很好,讓他又回到 剛才在舞廳中和男孩共處時的放鬆。   吃完宵夜已經接近午夜,他們步出巷子走到馬路上找計程車,圈圈轉頭問他:「你住 哪間飯店?」   約翰報了飯店名字,圈圈點點頭說OK,伸手去攔不遠處的計程車。   ...... OK what ?!   約翰˙威爾森面臨了出生三十三年以來最無措、最被牽著鼻子走的時刻。   他能夠克制自己在滿是男性的寄宿制學校不隨便發情並順利畢業、搞定自己那對傳統 到不行的雙親對他性向妥協、在煩人的工作和客戶的刁難中努力維持紳士風度,卻無法在 一個他曾經連泰國、臺灣都很難區分的國家裡拒絕一個跟著他回飯店的男孩。   尤其在圈圈興奮地朝著他飯店房間陽台外的夜景驚嘆連連時,他卻發現自己只能盯著 圈圈因為倚在欄杆上而往後翹起來的屁股看,而感覺自己一向自豪的有禮與自制力正在遠 離自己而去。   「……外面很冷,快進來吧。」   「好。」圈圈回到室內並關上落地窗,走到床邊坐下,對坐在椅子上、反倒看起來像 客人的約翰咪咪笑,「你很緊張。」   約翰不否認這點,即使妥協了文化上的不同而一起前往酒店或舞廳,他也沒想過要在 異國放縱自我尋求獵豔的機會。他猜想是圈圈在這個晚上轉的那些圈讓他也被繞了進去, 暈到現在才稍微恢復了一點理智。   他將臉埋進掌中,深深吸了一口氣,再抬頭時眼神已恢復清明,眼神堅定地望著圈圈 說:「我很抱歉,我不該帶你回來的。」   圈圈臉上的笑斂了下來。   「我不想對你沒有禮貌,今晚我過得很愉快,真的,這是我來到這個國家過得最快樂 的一個晚上。但是我並不想……」   「威爾森先生,我很乾淨。」   約翰愣了一下,立刻拉下臉皺起眉,「我沒說你不乾淨。」   圈圈又笑了起來,像是他們沒有剛才的對話,只是對他點點頭。   「嘿,你不要這樣說自己。」約翰感覺心裡非常煩悶,比起圈圈本人,他更在意對方 說出的話,「我的意思只是,我平時並沒有這麼做的習慣。」   「怎麼做的習慣?」圈圈抓住他的話問。   約翰感覺自己耳朵有些許燒紅,為這男孩此刻的壞心感到些許懊惱,「你懂我的意思 的。」   圈圈把腳伸直,細長的腿並排,在床頭燈下顯得光滑如凝脂,「我喜歡你,威爾森先 生,你是好人。」   只是平凡無奇的一段話,約翰卻不知為何感到一些糾心。他的目光從圈圈長滿繭且骨 節分明的腳往上,對上他依然平和帶著一些頑皮的眼神,突然很想知道這個男孩的故事。   「你為什麼做這個工作?」無關在哪個國家或什麼文化,這個問題問出口都過於唐突 且無禮,但約翰就是忍不住好奇。   圈圈的眼神因為這個問題而迷茫了一下,他別開眼,靜了幾秒,正當約翰感到歉意並 想道歉時,圈圈又回望,堅毅地回答他:「因為我喜歡跳舞。」   「因為那是可以維持我生計、也可以跳舞的工作之一,我做很多工作,為了繼續跳下 去。」   約翰回想起在舞廳中的圈圈,他在豔光四射的彩球下轉著身子,在音樂聲中舞動的姿 態像魚回到水中,周遭的人們為了錢、為了名利、為了慾望、為了生計推杯換盞,他身處 其中,又像不在那裡。   「跳舞是你的夢想嗎?」   「是,也不是。」   圈圈往後伸了個懶腰,坐進床鋪靠上床頭,望向落地窗外的城市街頭。「有一天我會 離開這裡,遇到我喜歡、也喜歡我的人。」   「我跳舞,他做他喜歡做的事。」   「然後我們一起生活。」   面前的男孩臉上映著床頭燈溫潤的光,表情有著世故的灑脫,說出來的夢想卻如此純 情。約翰為他神往的未來感到一股難言的情緒,多麼希望明天過後仍然能看見他的舞姿, 甚至能夠親眼看見他可愛的美夢成真。   圈圈收回目光,笑著望向一臉呆呆看著自己的約翰,輕巧地踩著地毯來到約翰面前, 單膝跪上他的腿邊,靠近僵直身體的藍眼男人。   「不要想太多。」他說,「今晚,我是你的。」   #   『……所以艾蜜莉決定今年暑假要去海邊,記得騰出一個禮拜的時間,她每天都纏著 我叫我打給你,你要是不去我一定會被她煩死……你有在聽嗎?約翰!』   「嗯?」約翰從手上的番薯外型鑰匙圈上回過神,抱歉地回應:「抱歉,喬伊斯,我 走神了。」   『我在說今年暑假的計畫!』   「我知道,妳再將妳們訂好的時間傳給我,為了我心愛的姪女,我一定空下來。」   『那是再好不過了。』約翰的姊姊喬伊斯在電話那頭不太放心地問:『你怎麼了?還 好嗎?』   「我很好。」約翰搖了搖滑鼠,電腦桌面出現了遙遠的太平洋西邊那個小小島國的風 景圖,「大概我太迫不及待和妳們見面了。」   『我也是,這天殺的病毒,搞得全世界不得安寧,都快要悶壞了。』   約翰又溫言和姊姊說了幾句才放下電話,自動跳轉的桌面此時換成了一張臺灣的城市 夜景,一下子又將他的記憶拉回了半年前的那個晚上,他在那個國家遇見一個叫做圈圈的 男孩。   他後來才知道很多事,例如圈圈的中文意思,例如那個國家在歷史與政治上的特殊, 例如他該如何用筷子成功夾起一塊炸魚,或再次到那個國家時該嘗試哪些小吃。但是在那 過後不久,災難般的病毒便席捲全球,別說搭飛機了,他連在自己國家移動都有困難。   正當全世界籠罩在恐懼之中時,那個國家的名字突然如突起的異軍般經常出現在社群 媒體上,他原本很擔心距離中國如此近的臺灣必定也會陷入水深火熱,因而為了那個男孩 的安危感到焦躁不安,但後來人們說那個國家的防疫很成功,各國爭相效仿「臺灣模式」 ,他這才放下心來,同時也為了那個男孩所在的國家和他一樣堅毅感到莫名的驕傲。   公司開始WFH之後,他也開始利用視訊向屬下艾瑞克學中文和一些臺灣的文化,當他 狀似無意地提起去年底被帶去舞廳的事時,他才從艾瑞克口中知道,娛樂事業在疫情期間 被迫停業的事。   「在臺灣,就是從舞廳開始的,所以沒辦法,聽說許多從業人員都被迫停工,只能休 息或另尋出路。」   約翰再次為那個他連全名都不知道的男孩感到擔憂,不知道他跳舞、尋覓愛情的美好 夢想是否會因為這次的流行病毒而被打破;但他心裡的某個聲音卻又對圈圈懷抱無比信心 ,如同在絕境中仍然奮力生存的臺灣,那個男孩想必也能好好地走下去吧。   疫情終於稍緩,辦公室中的派對動物傑克馬上就舉辦一次聚餐,他們在傑克家後院舉 辦開放空間的派對,紓解數個月以來被困在家裡的鬱悶,人人都愉快地交談歡笑,約翰則 和艾瑞克聊著他家鄉的事。   「我覺得最對不起的就是不能回家投罷免票,我真的好想買機票飛回去,被我媽制止 了。」艾瑞克無奈地喝著雞尾酒邊抱怨。   「你們國家真的很特別,各國都還在防疫,你們在吵罷免市長的事。」   「那很重要啊,病毒和市長要一起說掰掰。」   約翰笑著放艾瑞克去尋找食物撫慰受傷的心靈,轉過身想找傑克說話,卻先注意到兩 三個聚在一起看手機的同事。   「Wow,他真厲害!」   「他是男生嗎?身體好柔軟啊!」   「性別不重要,重點是他超強,而且看起來很享受。」   「是啊。」   剛從室內又拿酒出來的傑克先湊了過去,「你們在看什麼?」   哈利退開一個位置讓傑克一起看,「一個影片,有個中國男孩舞跳得超棒!」   「上面寫說他是臺灣人,不是和艾瑞克同一個國家嗎?」   傑克愣了一下,伸手接過手機看,並且在確認內容之後非常默契地走到一旁也聽見他 們討論的約翰身邊,將手機遞到他面前。   「那個旋轉的男孩。」他對約翰說。   約翰看著因為手持拍攝使得畫面不停晃動的影片,廣場裡圍成一圈的人牆之中,一個 男孩隨著節奏明確的音樂舞動身體,他不再穿著輕薄暴露的服裝,舒適的運動裝束讓他的 動作放得更開也更為流暢,他的肌肉隨著舞姿舒張收縮,表情依然投入。   當他跟著音樂開始旋轉起來時,約翰聽見身邊的同事和影片中的人群一起驚呼,而他 也如同那個夜晚一般,再一次跟著他旋舞的頭髮和身體一起轉起了圈圈,再一次陷入了燠 熱的暈眩。   再一次想起男孩談起他純情的夢時,嚮往而甜美的笑。 _________ BGM是必順鄉親的〈純情夢〉 「今夜阮是你的人」這句歌詞真的好辣 希望寫出一個英國紳士被臺灣帥美弟弟迷得暈頭轉向的故事 and這是前夜祭(8k,真的誠心誠意), 如果罷免成功,我就寫飯店的那一夜, 高雄人加把勁。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73.224.17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590869837.A.651.html
1FBLT: ok WHAT? 我覺得約翰看到的是這個↓ 05/31 05:42
3FBLT: 抱歉,再回去看才發現大小看和我慣用的相反,沒有別的意思, 05/31 05:44
4FBLT: 六月六日,一定會是好天氣! 05/31 05:44
沒關係~感謝聽好歌! 天氣晴、選情也晴!
5Fb124383: 高雄人加油啊! 05/31 07:23
大家加油QQ
6Fjewerly20: 準備好了,666! 05/31 08:20
66一定要順!
7Fhyderica: 沒有投票資格的高雄寶寶也希望高雄加油! 05/31 09:22
8Fhyderica: 另外,一如往常地被車車寫的角色給萌翻~ 05/31 09:23
抱抱高雄寶寶~謝謝被萌(?)XD
9Foldsharon: 好喜歡!雖然也很好奇飯店那一夜,也好希望看到他們再 05/31 10:11
10Foldsharon: 續前緣(?)啊!我可以全都要嗎(好意思說) 05/31 10:11
大人才做選擇!我是大人(被毆
11Fiowo: 威爾森www 圈圈如果很年輕他們就是排球少年組了XD 希望高 05/31 10:44
12Fiowo: 雄一切順利! 05/31 10:44
排球少年組XDD 我還在考慮圈圈的年紀......XD
13Fshuangsnow: 推~被圈圈迷到了,想看圈圈的故事啊~~666光復高雄! 05/31 12:10
圈圈蓋下去,高雄加油QQ
14Forznail: 為了艾瑞克那些不能回家投票的人 我一定要回家投票啊!然 05/31 13:34
15Forznail: 後過了就可以知道飯店的事了~ 05/31 13:34
辛苦每個艾瑞克和同樣心焦的人,一定會順利!
16Fyidia0229: 不是高雄人QQ 但希望有他們後續rrrrrr 05/31 14:28
希望可以順利讓我寫!!
17Flittlewendy: 很美的故事 希望有後續 05/31 15:03
謝謝~QQ
18Fiscreamfan: 期待66成功!! 05/31 16:37
一定成功!
19Fbigbang1127: 推qq!超級喜歡純情夢 05/31 18:22
這首歌好好聽!
20FJuliaHsiao: 謝謝車車用這麼美好的文字帶領我認識必順鄉村~~ 05/31 23:17
21FJuliaHsiao: 看完純情夢的歌詞,似乎不該妄想他們有後續啊~~~(sigh 05/31 23:18
好歌一起聽~萬事皆可能~
22FJuliaHsiao: 身為北台灣的人真心希望高雄加油!一定要成功啊! 05/31 23:21
一定要成功!
23Fmarronn: 圈圈好可愛 車車酒店之夜快點寫起來~~褲子都脫好了罷 06/01 00:25
24Fmarronn: 免票也準備好了!!! 06/01 00:25
乖啦褲子先穿好(拉起)XDD
25Fyoimq: 希望高雄人加油,我想看續集XDD 666投爆! 06/01 09:21
投爆!
26Fnikeko0316: 市長跟病毒一起掰掰掰掰掰掰掰掰 06/01 19:07
真心期望QQ
27Fchuntin36: 我們已經幫高雄同事買好車票了 加油 06/01 21:19
哇你們好棒QQ 謝謝大家,高雄加油 ※ 編輯: lovechai (114.40.42.64 臺灣), 06/02/2020 16:08:52
28Fanglejess: 高雄加油希望有續集RRRRR 06/03 07:36
29FBLT: 續集! 06/06 17:14
30FBLT: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可以信賴高雄人啊! 06/06 17:15
31Fshuangsnow: 過了過了! 06/06 18:22
32Fjewerly20: \續集/慶祝高雄重生的第一天! 06/06 18:50

bb-love熱門文章

28 [自創] 孤島(番外)-風流債
33 2020-07-30 12:47
13 [自創] 尖刺上的玫瑰 (13)
34 2020-07-30 12:16
39 [自創] 逆來順受 20(完)
44 2020-07-08 23:33
36 [自創] 藍圖 (完)
38 2020-07-08 02:08
46 [自創] 房東先生的床頭櫃
55 2020-07-07 12:09
59 [鄉土] 霹靂炮
66 2020-07-03 13:04
47 [鄉土] 嫁金蠶
48 2020-07-02 21:12
28 [自創] 誤打誤撞的包養(12.7)
35 2020-06-28 21:32
12 [自創] 比我好
32 2020-06-21 10:13
39 [自創] 藍圖 (24)
40 2020-06-20 20:03
32 [自創] 投資一定有風險17
47 2020-06-20 10:31
25 [自創] 少爺真的離家出走 中
38 2020-06-20 03:09
31 [自創] 分局長的那隻鳥 02
33 2020-06-19 22:19
39 [自創] 開車旅遊 (限)
46 2020-06-18 23:01
29 [自創] 分局長的那隻鳥 01 限
32 2020-06-17 01:46
29 [自創] 少年 38
32 2020-06-14 19:19
49 [自創] 投資一定有風險16
56 2020-06-14 1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