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訂婚之後的他與他(番外)

看板 bb-love
作者 dcain
時間 2020年05月19日
留言 31則留言,21人參與討論
推噓 23  ( 23推 0噓 8→ )

雷准將的視角。 先打個預防針就是很無聊平淡的小小番外XD 《他的小秘密》 他有些秘密深藏在心中。 其實有秘密也沒什麼。活著的人多少都會有些秘密,如果不說出來誰也不會發現。 但有一天他突然發現,他連擁有那些秘密都覺得無趣──是的,無趣。他是個無趣的人。 雷金納德‧奧爾丁頓,是個無趣的人。 而他擁有的秘密不過就是那樣簡單:「我是個無趣的人。但周旁的人一無所知。」 雷金納德曾以為這是他活在這世界上最有趣的一件事情。可某天他驚覺到,他本身已經無 趣至極,擁有那樣的秘密又有什麼有趣的? 「親愛的上帝啊。我不懂你的邏輯。」納瑟說,他像隻無骨的水母般整個人慵懶躺在躺椅 上,雪白肉體在陽光下曝曬著,「你一下秘密一下有趣一下無趣的,我都快被你搞瘋了。 」 這是納瑟跟雷金納德認識的第三天──在一個海外的度假勝地當中,雷金納德正享受著睽 違已久的休假,而當他踏上這個私人海灘第一天,這個說著自己是某國王子的俊美青年就 纏了上來。 雷金納德一開始以為對方是來搭訕的,畢竟他太常遭遇到這樣的事情,但難得的他猜錯了 。 「我是來利用你的。」自稱王子的青年微笑著說,冰涼的肌膚纏了上來,給了雷金納德一 個溫柔的吻在臉頰上:「我很想讓我喜歡的人吃醋,而我看遍整個海灘,你是最有資格的 那個。」 可惜的是過了三天,納瑟口中那位喜歡的人沒有來阻止或分開他跟雷金納德。納瑟一邊說 著好可惜啊好可惡啊這樣的話,卻也不介意,他笑瞇瞇的說著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失敗了, 然後仍舊黏在雷金納德身旁。 而就在這樣奇妙的狀況下,他們成為了朋友。 納瑟雖然說著他是王子,也有那樣的氣質,可卻讓人覺得很有趣,不像雷金納德認知中的 貴族。 「因為我在我國家中一點也不重要啦。」納瑟說,「所以不管是我要搞gay還是成天混都 沒人會在乎。可是偏偏我喜歡的那個卻覺得我不能跟他搞在一起。去他的國家傳統。」 「不過我的事先不管,你說說,你到底是怎樣無趣的人?我好奇極了。」 「不,很簡單。就是我是個無趣的人。而我一直把這個當作是秘密。是個讓我覺得有趣的 秘密。可今天我突然發現,這個秘密一點也不有趣。因為我既然是個無趣的人,把無趣當 成一個秘密,還自訂以為是有趣,本身就是件荒謬又無趣的事情,回過頭來看,我仍舊是 一個無趣的傢伙。而我的秘密就是這麼無趣。」雷金納德盯著那透澈的海水,浪花一遍又 一遍的打在岸上,這個私人海灘遊客非常少,非富即貴,遠方一個少婦正對他拋著媚眼, 少婦十分美麗,有著動人的臉龐,性感的肉體,身上穿著的泳衣布料少到大概一踏進海裡 就會被海浪沖不見,但在雷金納德眼中,美麗的少婦跟旁邊長相俊美的青年都沒什麼兩樣 。 他對他們一點興趣也沒有。 「夠了。我聽不懂。但我覺得你是個有趣的傢伙,好嗎?雷金納德。」納瑟微笑,他看著 雷金納德:「你有趣極了,這幾天相處下來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 「某方面來說,我是有趣的。」雷金納德承認,「應該說,我被教育成這樣,被教育成一 個可以讓你覺得有趣的人。」 「喔?是怎樣呢?」納瑟感到好奇,雷金納德歪歪腦袋,想了想,決定從他出生說起。 他今年將滿二十七歲,在這二十七年來的人生中可謂一帆風順。出身貴族,家世良好,父 慈母愛,不只如此,他擁有迷人的外貌,聰慧的頭腦,讀書對他來說輕而易舉,而健康的 身體更是上天給他的資本,任何運動武術於他來說也沒有任何困難,綜合種種來看,可以 說上天厚愛他,厚愛的過分。 雷金納德收到許多的讚美過。冷靜,優雅,聰明,幽默風趣,甚至是「完美」。 「天啊,你真好意思說。」納瑟聽了哈哈大笑,「你這樣還敢說自己不有趣?我可沒認識 幾個臉皮像你這樣厚的。敢如此誇讚自己。」 「我只是陳述事實。」雷金納德笑了笑,又接著說下去。 從小到大沒有遇過不順心的事情,父母疼寵,家裡的傭人也是打從內心的敬重他。在生活 中沒有遇過任何人對他不禮貌,學校的同學與他相處愉快,他是師長最為疼愛的學生,去 任何一間商店購物,去哪裡遊玩,服務生也總是對他送上最好的服務,甚至路上的陌生人 他也可以輕易跟對方相談甚歡。 「喔,對,就像我一樣。你還說你自己不有趣?我這三天跟你相處的感覺就是你很有意思 ,談吐幽默,什麼都可以跟我聊一點,雖然我對你沒有什麼來電的感覺,誰叫我只喜歡那 個像是海邊的爛石頭般的笨傢伙呢?可我也得讚美你,你光是站著就像一百個海上女妖一 樣,不用唱歌誰都會愛你。」納瑟真誠的讚美著他:「你到底是哪裡不有趣啊?雷金納德 先生。」 「我真的很無趣。納瑟王子。」雷金納德微笑。 他所處的世界純淨,美好,沒有一絲汙垢,可以說他活在一個相當完美的世界裡。話雖如 此,他並非不知世事,不懂得人心險惡的愚蠢富家子弟。相反的,從懂事開始,他就接受 著特殊教育,除了一般的課程外,還需要學習許多普通人不會特地接觸的課程──怎麼分 析人心,學著應對任何性格的人,理智控制自我,如何觀察所處環境,分類什麼樣的人事 物對自己是有益或無益,又要怎麼保護自己,槍械的操作,被綁架時的應對,危機處理─ ─雷金納德所學的東西多到說也說不完。 他的世界就是這麼奇妙,一半由如蛋糕般甜美堆砌而成,一半卻又如同一甕漆黑的毒酒。 而那甕毒酒總是被藏得極深,雷金納德的外在像是裝飾美好的蛋糕,他周遭的一切也是, 可他的血液,他的骨肉,都是由那些毒酒所構成,就連他身邊的人事物也是。 他每一刻都在微笑,不會對誰感到不耐煩,因為任何人都有可能是將來需要利用的對象, 或是有可能成為敵人,他已經習慣去記住每一分每一秒碰到的人,去注意必須結交對象的 喜好。 雷金納德曾經被教導過他的老師說他很有天分。 「你的情緒掌控的太完美了。很好。非常好。」老師絞盡腦汁,也不知道該怎麼讚美他, 只是反覆說著他很好。 雷金納德是個完美的人。 因為他所處的世界需要他這樣完美。 雷金納德習慣這樣的一切,也覺得沒什麼不好。但同時他感到一種奇怪的空虛。 「我是為了什麼活著呢?」雷金納德問著納瑟。 「啊。」納瑟聽完後呆了呆,沒有想到他活在這世界上的某一天居然聽得到這樣的疑問, 「這個……」 他回答不出來,這種問題太沉重了。每個人活在這世界上總是有些理由吧?而照理來說像 雷金納德活得這麼順遂的人更不可能找不到理由而存在於世。為什麼他明明就可以找出一 堆雷金納德活著的理由,可卻又回答不出來。 而且說到底,誰會問一個才認識三天的人「活著的理由」啊? 納瑟都不知道自己何時這麼有魅力可以讓一個人如此掏心問出疑惑,還是他長得很有智慧 的模樣?他挑挑眉看著雷金納德,笑容可以說是苦笑了:「你是認真在問我嗎?」 「你不覺得很無趣嗎,我這個人?」雷金納德又問,雖然是問著這樣的問題,但他看來並 不期待答案,他帶著笑:「聽完這一切,你就知道我全身上下,由裡到外,都是被教育出 來的,我被教成這樣,所以不管是對你,對任何一個人,乞丐,國王,美女,小孩,我都 有一套應對的方法,沒有人會不喜歡我。但同時想要利用我的,與我相處時也對我有所謀 劃的人也多不可數,同樣的,我也知道怎麼去對付他們。我清醒的每一刻都在應付我該去 應付的。這就是我的世界。」 「同時如果必要的話,我父母隨時也可以再製造出一個我來,現在的基因工程非常發達, 我是按照我父母的期望,由他們雙方最良好的基因搭配好而被生出的。並且依照他們想法 被培育成這樣。但要說我父母對我沒有愛嗎?不,我在這世界上找不到比他們更愛我的人 了。我的生活,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基於他們愛我,希望我過得好而加諸在我身上的。」 「但就是因為這樣,我覺得很無趣。」雷金納德說著,他攤開雙手,看著自己的掌紋:「 我擁有一切。但我卻覺得這一切都不算什麼。畢竟這些擁有是在我出生就被決定好的。我 過得非常好,也知道自己並不知足,可是我無法改變我的心態。小時候的我對這世界是感 到有趣的,可到某一天,我卻覺得沒有任何事情可以撼動我。我甚至隨時做好死的準備。 」 「呃,等等,滿腦子怪想法的雷金納德先生,我有個問題。」納瑟已經想舉白旗投降了, 他覺得他眼前好像不是一個二十七歲的讓他覺得有趣又有好感的青年,而是一個充滿苦惱 的……少年?他完全無法應付對方。 「請說。」雷金納德笑著,看來彬彬有禮,氣質優雅,美麗的眼眸閃亮而動人,看到他誰 會想到這傢伙無趣? 「這問題有點奇怪啦,但我很好奇,你有戀愛過嗎?」納瑟說,他在躺椅上動了動,看向 遠處在保護他的護衛,他這世界上最愛的人,朝對方揮了揮手,又毫不意外對方理都沒理 他。 「喔,我以前有一隻很喜歡的小馬,是白色的,有藍色的……」 「停停停!誰要知道你喜歡的一隻小馬啊!我是說人!活生生的!對象!你不要現在告訴 我你戀獸癖,那可真是有趣極了呢!」納瑟忍不住往躺椅旁邊挪了挪。 「不,我只是單純的喜歡動物,可沒有與馬性交的癖好。」雷金納德又笑,「我當然知道 你問的是我有沒有喜歡過的對象,活的,人類。」 「所以你剛剛是在開玩笑囉?還真好笑呢。」納瑟沒有形象的翻著白眼,「你還說你不有 趣,開這種玩笑都快嚇死我。」 「真是抱歉。」雷金納德說,「但我想你承受得住這樣的玩笑。而至於你剛剛的問題,很 可惜的,沒有。」 「你是處男?」納瑟忍不住挑挑眉,看著眼前穿著一條泳褲,身上有著強健腹肌的男人。 「我有很多次愉快的性交經驗。」雷金納德嚴肅的說道:「性功能也很正常。」 「所以,你到底有沒有,嗯,深深愛過一個人?」納瑟問。 「我父母──」 「不准提父母!也不准提祖父母!兄弟姊妹親戚同學老師什麼的都不行,不是那種親朋好 友的愛啊都不是!是像我愛我那個朋友一樣,你懂嗎?就是那種想緊緊占有對方的那種喜 歡。」納瑟好氣又好笑的問道。 「很遺憾的。沒有。」 「真沒有?」納瑟有點驚訝,「你總該有個初戀什麼的吧?某個美麗可愛的少女啊,還是 一起玩過的朋友啊,第一次上床的對象也不是嗎?你沒有過那種光是跟某個人相處就會怦 然心動的經驗?」 「沒有。」雷金納德說,口氣一本正經,直視著納瑟的眼神讓他判斷對方並沒有說謊。「 我知道你說的是怎樣的對象。但非常遺憾。沒有過。」 納瑟感到不可置信,又問了許多,像是怎樣的女孩子他喜歡,或是男孩子,或老或少甚至 指起海灘上任何一個人,也指向自己,但問了那麼多的對象,雷金納德卻說,沒有一個會 讓他心動。 「好吧,我相信你很無趣了。無趣又奇怪,沒有戀愛過的貴族公子。」納瑟露出一個微妙 的笑,他盯著雷金納德半晌,像在思考該說些什麼:「怎麼說呢,不是無趣啊,你這個人 。」 「嗯?」雷金納德疑惑的看著眼前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的王子殿下。 「我覺得很有趣啊,沒有戀愛過的人,活生生的在我眼前。這樣會讓我很有興趣如果你戀 愛了會變成怎樣的一個人呢。人通常戀愛了都會不一樣,會變得有趣又煩人喔。」納瑟笑 了起來,不知為何給了雷金納德一個輕輕的吻在臉頰旁:「啊,我祝福你,早日蒙受戀愛 之神的眷顧。」 「感謝你……可我不明白你覺得有趣的地方。」雷金納德摸著臉頰,笑了笑。 「哈哈,你很有趣啊。怎麼說呢,你說的那些教育我也受過差不多的,貴族皇族嗎,活得 光鮮亮麗但要努力的東西可是比平常人要多上好幾百倍,但基本上還是一個人吧?既然身 為人,就會有很基礎的東西存在身體裡,很少有人會像你這樣,好像沒有自己的心情一樣 。」納瑟趴回躺椅上,看著遠方的護衛:「不管身分地位受過的教育如何,人啊,因為擁 有心所以才會有喜怒哀樂,就算你學了那麼多,應該也沒有一個老師要你把心跟感受藏起 來或捨棄掉吧?又不是什麼殺手還是天生性格有所殘缺,照我看來你很普通啊。」 「就連擁有『自己不有趣』這個煩惱也極其普通。只是你不懂而已。」納瑟說,他戳了戳 雷金納德的臉:「哎,在我看來你像個孩子呢,學了一堆卻沒有學到最基本的。或者該說 ,這是你性格方面的缺陷?但這樣的缺陷也挺可愛的。」 「我覺得我好像被你調侃了?」雷金納德微笑。 納瑟哈哈大笑,他笑得太激動,竟滾到了沙上,遠方的護衛急忙的衝了過來:「是的,我 在調侃你。然後,從今天開始我決定正式跟你當個好朋友,改天你戀愛了請務必通知我。 」 「若有這個機會,我會通知你的。」雷金納德回應,看著衝過來的護衛手忙腳亂的將納瑟 抱了起來,納瑟全身上下沾滿了沙,可他看起來很開心,他看著護衛的雙眸裡充滿著雷金 納德所知名為「愛一個人」的感情。 那個戴著墨鏡看來面無表情的護衛不發一語的抱起納瑟時,雷金納德突然有種他們是天生 一對的錯覺──對方在墨鏡下的眼睛應該是在瞪我吧?他想著,卻沒有告訴納瑟,因為納 瑟正忙著兩手兩腳緊緊纏著對方,胡亂大笑。 那次之後納瑟跟他就分別了,不過還是會時常連絡,雷金納德也是在之後才確定納瑟真的 是一國的王子,而且根本不如他所說的那樣不重要──至於每次視訊時,那個被稱做某國 希望的王子總是會先抱怨他不管怎樣努力都無法讓心愛的人答應在一起,而後會興致勃勃 的問著他是否有所改變。 可惜的是,三年來一次也沒有。 這三年內他就像從前一般,按照自己的需求跟人性交,排解身體的慾望,可也仍舊覺得自 己活得很無趣。他的生活如往昔般,美好而順遂,大概平均三天就會有人來跟他告白,雷 金納德也會依照情況決定是否要跟對方交往,但可惜的是他沒有一次愛上對方。而每一次 的分手也很和平,他雖然不懂怎麼愛一個人,卻也不會讓任何跟他在一起的人感到不愉快 ,要沒有愛的與人交往,對他來說並不是件難事。 他的父母很清楚他的生活過得如何,同時也知道他似乎沒有愛上一個人的能力。這在他父 母眼中是難以置信的,因為雖然身為貴族,但他的父母卻是戀愛而在一起,他們從小就給 予雷金納德一個充滿愛的環境,並且總是期望他能夠早日找到一個可以為自己生命「帶來 色彩」的人。 可雷金納德並沒有辦法回饋這樣的期望。他並沒有明確的跟父母表達過自己個性中奇異的 某種缺陷,但一直沒有真心交往的對象到了某個程度,也讓父母親焦急起來。 「怎麼會這麼多人都沒有一個想要結婚的對象?」母親在他三十歲生日要到來時焦慮了起 來,她握著雷金納德的手,語氣中的疼愛仍舊如小時那般:「親愛的雷德,媽媽很希望你 能早日找到一個好對象,就像我跟你父親相遇那般。」 「對了,來辦宴會吧!一場盛大的宴會!我跟你的父親就是在那樣的場合遇到的。」已經 五十來歲的母親偶爾還會像個小女孩般天真爛漫,她欣喜的籌畫起她心目中的宴會,相信 雷金納德可以如同她一般邂逅美好的情緣。 母親的希望他能懂,雷金納德也不好意思跟母親說,邂逅這件事情他天天都在遭遇,不可 能因為辦個宴會就這麼輕易遇到吧? 更何況宴會的名義要用什麼來舉辦?他想了很多,卻也沒有理由阻止。宴會在幾天後就出 現雛形,名義上是為了慶祝他的三十歲生日,但雷金納德知道在社交界裡悄悄的流傳起這 是為了替他找將來伴侶的相親宴。 一個擁有無限將來的准將居然要靠相親宴找對象,雷金納德光想就覺得好笑,可沒有人敢 嘲笑他,除了得知消息特地寄了一段影片來笑他的納瑟外。 如山一般的赴宴者資料送到雷金納德的眼前,每一個都是家世良好,外貌優秀的年輕男子 ,高學歷,不是貴族之子就是富商名流,母親似乎覺得比起女性他更加喜歡男性──因為 雷金納德曾有過關係的對象也的確都是那樣,年輕而俊美的男性比較符合他的喜好。 每一位的資料都十分清楚,如何成長,家族成員,興趣喜好,才能,目前的工作職位,甚 至是連私下的癖好都一清二楚,母親為了他動用家族的力量,堅持要給他最好的,所以每 一個赴宴,有可能成為他對象的人一點隱私也沒有的,將能探查到的秘密都展現在雷金納 德面前。 一百七十二名男性在他面前被分類的整整齊齊。人類是能夠被分類的,尤其是在這樣殘酷 現實注重表象的上流社會當中。一百七十二名男性,並非全部都是好的對象,也有人的私 生活私德充滿問題,也有人分明只愛女人但還是爭取參加宴會的入場券。但父母仍舊將他 們劃為邀請的對象,因為不管對方實際上是怎樣的人,在他們所處的世界中,只要對方有 一絲可利用的地方,就也要在乎對方的存在。 這不只是相親的名單。 雷金納德不置可否,任何人的檔案都乖乖拿到面前一一看進眼裡,但卻越看越無趣。太相 像了,每一個人,不是指外貌,也不是指家世,而是每一個人的所有綜合起來跟雷金納德 一樣,都是被悉心培育成長起來的──優秀,良好,擅長表面功夫……這樣的人雷金納德 從小就遇到無數個,從前沒有心動過,現在光是看著照片跟一疊檔案又怎麼可能會產生什 麼特別的情緒。 直到那一個少年的檔案出現在他眼前。 李恩‧巴赫。那是一個在眾多優秀對象中看起來特別單薄的一個。甚至連照片也沒拍好, 有著黑頭髮大眼睛的少年看來還算可愛,可是面對鏡頭卻非常僵硬,明顯不太習慣穿著西 裝的模樣,有些彆扭的露出微笑,他似乎沒注意到自己還緊緊抓著褲子。 已經看了一百三十幾份名單的雷金納德頭一次為一張照片多停留了幾秒。嚴格來說,那真 的不是在雷金納德審美觀中會去注意、喜歡的臉,不能說平凡,少年的五官細看很精緻, 眉眼有種可愛的天真,眼睛大而有神,鼻子的形狀很好看,只不過第一眼不夠吸引人,而 在雷金納德的生活圈中,這個少年絕對會被歸類到不夠特別,也不用特地結交的那一圈去 。 少年的經歷也很簡單,十八歲,大概是所有名單中最年輕的。巴赫伯爵的第二十一個孩子 ,母親並不是貴族,不受父親的寵愛,學習普通,沒有特別的長處,也沒有想要跟異母兄 弟競爭得到父親關愛的慾望。 資料說明他在六歲因為母親跟其他妻妾的爭執中受過一次傷後,就變得異常乖巧。原本似 乎是個還滿聰慧的孩子,從小就喜歡在父親面前表現,巴赫伯爵有陣子對其也算疼寵,卻 在那次受傷之後變得安靜低調──這一切的資料在雷金納德看來實在太過普通常見,許多 貴族就是這樣,因為擁有權力財力,娶了太多妻子生了太多孩子,導致家族內部紛亂,要 像他的父母親只對彼此忠誠的根本是少之又少。 而照理來說這樣的一個人不會讓雷金納德有一絲在意,直到他看到資料最後這樣註明:「 經調查對貴族圈不甚了解,母親其受傷之後就對其非常保護,這次參加宴會的目的是拓展 交際圈,尋找伴侶,意圖並不在少爺身上。」 哎,是名單中第一個不把目標放在雷金納德身上的人。雷金納德反而因此對這個少年感興 趣了起來。 雷金納德沒有發現,這是他頭一次對這麼平凡的人有興趣。 看著那張照片許久,雷金納德按了按書房的鈴,要管家替他找更多李恩‧巴赫的資料。 過了兩天送來的資料說多不多,但也足夠,一些李恩從小到大的錄影、照片,認識他的人 的談論,這一切還是顯示李恩‧巴赫很普通。他真的沒什麼特別的地方,臉蛋可愛外身材 瘦弱,書讀得最好的是中文,喜歡看電影玩遊戲,常常一個人上電影院,有幾個好朋友, 但都不是特別有權勢的貴族之子,也常涉足貴族不會輕易踏入的市場或是一些在雷金納德 看來並不很入流的展覽。 而他對母親極其依戀,雷金納德在許多影片跟照片中看到李恩靠在母親身邊的模樣,就像 一個長不大的小男孩。 那些錄影照片中,李恩‧巴赫的表情自然許多。他常常在笑,這是雷金納德發現的第一件 事情,很自然的笑,沒有什麼心機,不說他是貴族之子誰都會以為他只是一個普通的男孩 ,他好像沒什麼煩惱,簡單的事情就可以惹得他哈哈大笑。 而看著那樣的笑,雷金納德突然發現自己居然也有笑的慾望──真奇怪──更奇怪的是, 雷金納德覺得自己那個可以稱之為心所在的地方有種奇異的騷動。他頭一次,想要更了解 一個人。 他很想當面見見李恩這個人,跟他說說話,看看他是否真如資料中一模一樣,是否笑起來 真像影片中,照片中那般。分明他這麼平凡,沒有半點利用價值,可以說對雷金納德沒有 任何益處,連身材長相都跟雷金納德往常的喜好不同,可是他卻無法阻止自己在看完所有 資料後,在意起這個人的存在。 雷金納德聯絡了納瑟,跟他說了自己的情況。 納瑟在螢幕的另一頭冷冷的瞪著他:「你戀愛了。白癡。」然後又氣憤的抓著頭髮抱怨: 「你學了那麼多到底是學到什麼啊?還有我現在情況很糟啦──我家的那個臭護衛居然說 想要跟別人結婚斷了我對他的念想,去他媽的──總之我現在詛咒任何可以順利戀愛的人 !掰!」 雷金納德看著黑掉的螢幕,摸著還是覺得怪怪的胸口,想,這是戀愛嗎?不太一樣吧? 但他又無法替這個情況找到更好的解答。他知道自己或許可以詢問醫生,跟其他人諮詢, 但他並沒有興趣讓更多人知道他的情況。他只是靜靜等待宴會那天的到來。 直到活生生的李恩‧巴赫出現在他面前。 雷金納德遠遠的就看見李恩‧巴赫跟著母親進到宴會場地。少年穿的套裝很適合他,而他 看來有些緊張,他四處張望了好一會後,發現宴會上並沒有太多人搭理他,就窩在角落自 得其樂了起來,他喝著調酒,無聊的四處張望,玩著手指,看著眼前的人,好像一個人也 可有無限的樂趣。 雷金納德當下覺得那真是一個奇妙的景況,他一如往常跟眾人談笑風生,接受幾個俊美青 年的調情,可他的雙眼一直在追逐著李恩。那個他近來在影片中已經看了又看的少年。 然後他跟著他走入庭院當中,看著他像隻小狗一樣傻呼呼的對著庭院驚呼連連,看著他傻 氣的趴在石桌上感嘆。 「如果我家有一個我天天來這邊坐著發呆……」 雷金納德那瞬間,真的是非常莫名的,他知道自己喜歡上這個少年了。 「你喜歡這裡?」他悄然的坐到他的身旁,毫不意外少年的驚訝。 「喜歡死了……咦咦咦?!」少年瞪大眼睛,那麼坦率,那麼自然,他一點也不認識雷金 納德是誰。雷金納德知道他真的連自己的照片都沒看過。李恩‧巴赫在這時的反應是很不 恰當的,他應該更有一個貴族的模樣,應對也應該更好,但雷金納德卻對他這樣的反應感 到奇異的喜歡。 他喜歡少年望著他時眼神那種坦率。他喜歡當他告訴少年稱呼他「雷」時少年臉上一瞬間 的尷尬。他喜歡當他問著少年許多問題時,對方那種猶豫要不要敷衍最後還是一一認真回 答的模樣。 少年很普通。真的很普通。 可是在雷金納德眼中又那麼可愛。 李恩‧巴赫帶給雷金納德的感覺那麼不同,不同到雷金納德幾度懷疑他是不是擁有什麼魔 力。他們聊了一小時多,雷金納德把對方從頭到腳的模樣都盡收眼底,分別後,他思考著 自己到底對對方有什麼感覺?聰慧的他很難說清楚,可卻有種念頭在他的內心躁動著:「 我想更了解這個人。想要擁有這個有著可愛傻笑的少年。」 這是雷金納德頭一次想要擁有一個人。他可以有更多的猶豫,先跟對方認識了解一陣子再 說,按照他所受的教育,他應該更全面的去理解李恩這個人才是正確的作法,更何況若他 要提出交往認識的話,在這個國家沒有人會拒絕奧爾丁頓,沒有人會拒絕雷金納德。可他 並不想要用這麼迂迴的方式。他跟父母說,他要跟李恩‧巴赫訂婚。 父母對於他的決定感到驚訝,但卻又沒有阻止──他們真的是全心全意愛著雷金納德,支 持著他。 母親只是問:「你愛他嗎?雷德。」雷金納德說不知道,他坦承的回答:「可是我覺得他 很可愛。而且我覺得……先擁有他比較重要。」 母親聽到這樣的回應露出有些苦惱的表情,憐愛的摸著雷金納德的臉龐:「好吧。你高興 就好。」 然後,一切都是那麼簡單的,雷金納德毫不意外他提出婚約時巴赫家都快被搞瘋,卻又一 點拒絕也沒有,而當事人的李恩則是整個人都呆呆的像什麼也搞不清。 雷金納德從他睡眼惺忪的出現,到他迷迷糊糊被帶著去吃飯,在海灘散步時一直在觀察著 李恩,少年好像被嚇暈了,時不時的嘀咕著:「這是怎麼回事啊瘋了啊有沒有搞錯啊…… 」,自言自語似乎是他的習慣,雖然音量小可是雷金納德聽得很清楚。 啊,好可愛。雷金納德看著對方緊張又害羞的模樣,滿腦子竟只出現這樣的念頭。 他該有些更複雜的情緒,更多的想法才對,他以往受到的教育也是那樣,他應該就李恩的 行為來分析他內心目前的狀態是如何,可雷金納德沒有。他只是專注的看著這個眉眼間有 些天真,但又不是真那麼無邪愚蠢的少年。 他發現少年似乎有些嚇到,安撫起他。 他發現少年不看著他時,希望他看著他。 他注意到對方跟其他人一樣喜歡自己的外貌時,感到開心。 他跟他走在海邊,這麼無聊的事情,雷金納德竟也覺得愉快。 當要分別的時候,雷金納德原本想要吻他,卻又怕他害怕,只能親吻他的手背。 而光是被親吻手背就嚇傻的李恩在雷金納德眼中更是可愛的不得了。 雷金納德又再一次找了納瑟王子聊這件事。他問著,這就是愛嗎?這就是喜歡嗎?這種頭 一次的感覺讓他感到很不一樣。他希望納瑟可以給他解答。 「喔,你去死。」納瑟王子對他豎起中指,完全沒有一個王子該有的氣量:「你就是喜歡 上對方!不用想太多!拜託!戀愛就是這麼簡單!沒有太多理由!是說我也滿驚訝原來你 喜歡的對象這麼普通……雖然我看照片是滿可愛的,但不懂你迷上他的點。」 「我迷上他了嗎?」雷金納德還是疑惑。 「你當然迷上他了。親愛的准將。」納瑟王子煩躁的在螢幕前踱步:「還有,我現在恨一 切戀愛順利的人!我恨!因為我聽你所說的,可以推斷那個小可愛根本就迷死你了!很好 啊你們兩情相悅……你這混帳!」 「不,其實我覺得他沒有那麼喜歡我。」雷金納德說,他摸著手中的酒杯:「我覺得,他 只是單純的喜歡我的外表,如果我沒有推論錯的話。」 「……很好,聽到這點我感到愉快。」納瑟王子原本扭曲的臉瞬間變回平時那樣氣質優雅 :「太好了。我希望你攻略他攻略的艱難一點,哈哈!」 講完這些話的他又擅自先結束通訊,留著雷金納德一個人面對螢幕沉思。 而說是沉思,其實他還是滿腦子想著李恩。 李恩,李恩。他想了又想,仍舊不懂自己為什麼會喜歡上這樣普通的少年。想了又想,最 後總是想起他滿臉通紅的笑。 真奇妙。大概,對方真的擁有魔法吧?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雷金納德一邊應付軍務,一邊在每天回家時接收他派去跟在李恩旁邊 的人送來的情報。 雷金納德是故意不跟李恩連絡的,他就算忙於工作,也並非沒有時間跟對方說上幾句話, 可奇異的是他並不想。或者該說,他喜歡等待,等待這段時間的分別,等待時間的流動, 讓他弄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些什麼。 他看著李恩每天的活動,看他被同學親友調侃,看他怎麼應對,看他並不如想像中怯弱膽 小,看他在私底下對著那些嘲諷他的人做鬼臉的模樣,又一次又一次的覺得對方可愛。 想要跟對方在一起的心逐漸堅定起來。 雷金納德還是弄不清自己怎麼會這樣輕易喜歡上李恩,可他卻沒有一次想說要終止這個太 突然的婚約,他在訂婚宴前帶對方去吃飯,要對方親暱的叫他,然後在李恩告訴他另外一 個名字時感到愉悅。 雷金納德一直都知道李恩有另外一個中文名,比起李恩,他更喜歡母親替他取的中文名, 而雷金納德沒有想到對方願意跟他分享那個私密的名字。 思恩,思恩。雷金納德唸著那個名字,有種開始擁有對方的感覺。 他吻了他。 一切都這麼順理成章。 在吻上去的那一刻,雷金納德再也無法多想,他只想著,啊,真可愛。這個普通的少年… …這麼可愛得讓我喜歡。 好像只要擁有他,原本無趣的生活都會有趣起來。沒有任何理由的,雷金納德就是這樣堅 信著。 愛情來的如此突然如此莫名其妙。降臨的方式讓雷金納德那麼想笑。可這樣真好。 那一晚雷金納德吻了李思恩許多次。 那一晚,他回去跟父母說,「我確定要跟他在一起。」 沒有太多的理由,只是雷金納德直覺的這樣認為──李思恩就是他這一生要遇到的人。 他過了那麼久無趣的日子,恐怕都是為了等待這一個普通的少年。 「哇,真浪漫。」納瑟在螢幕的另一頭面無表情的說著:「恭喜你啊,第一次就遇到真命 天子。戀愛之神對你真好……去死!戀愛之神對我為什麼就這麼壞!」 「但我覺得那一位也是喜歡你的。納瑟。」雷金納德說。 「我知道啊我知道!他根本也愛我愛的要死!但去他的傳統……什麼我就是該跟貴族在一 起!」納瑟恨的咬牙切齒,一度又快抓狂,但最後他終於冷靜了下來,看著雷金納德:「 所以?你就是來跟我報告這些的?我也真是搞不懂你,說到底你才跟他碰面……三次?相 處的時間加起來不到一天,喔,你是挺了解他的啦,畢竟你都弄了對方一堆資料來看,你 這點還真可怕。不過就這樣確定了?」 「我相信我的直覺。」雷金納德說,毫不否認自己看了對方所有過往的資料的確可怕這件 事情:「他很單純,也不是真的單純,而是他身處在那樣的年紀跟環境,擁有跟其他人不 同的特質,那在我眼中看來非常美好,可愛……像個天使。」 「哇。」納瑟更加面無表情:「我真沒想到從你口中可以聽到這麼情話的情話,天使。你 還好意思說自己不有趣,我每次聽你講這些都覺得你有趣的要命。」 「說真的我無法找出更好的形容了。」雷金納德苦思好一會:「雖然我還是不太懂戀愛的 感覺是什麼,可我知道我需要他。」 「我覺得你一輩子也搞不懂。」納瑟哈哈大笑:「但這樣的理由對你來說的確足夠了,好 了,所以你要邀請我去參加婚宴嗎?訂婚宴恐怕是來不及了。」 「當然。你是我的朋友。」 原本事情可以就這樣繼續下去的──雷金納德度過了一個美好的訂婚宴夜晚,但隔天一早 狂風暴雨卻突然來襲。 軍隊那裡緊急招回他,應付一夥恐怖分子的犯罪,等三周後好不容易解決,納瑟卻哭著撲 向他:「雷金納德!陪我外遇!」 雷金納德哭笑不得的問著納瑟發生了什麼事情。 平常被人讚頌是一國之希望的王子哭著說他把一切搞砸了,「我受不了他這樣逃避,所以 就……下藥了。」 「下藥?」雷金納德挑挑眉。 「嘿,別這樣看我,我比較吃虧好不好,是他上我!」納瑟居然紅了臉皮,這讓雷金納德 感到有趣:「結果他上完後,我原本以為會兩情相悅,但我錯了,那傢伙的腦袋根本就是 水泥塊做的!不對!根本是史前的火山泥凝固而成,他居然要辭掉護衛一職,還跟我下跪 ……去死吧他……」 納瑟說到最後不再流淚,只是悲傷的看著自己的雙掌:「真是有夠可悲的。居然把一切都 搞砸了我。虧我還當過你的愛情諮詢。結果我自己什麼都做不好。」 「那接下來你要怎麼做?」雷金納德心裡想著李思恩,分別三個禮拜讓他備感思念,訂婚 宴那一晚的少年可愛到每當他想起時都會感到愉悅,可眼前的納瑟又讓他無法放下不管。 「我不知道。我找了藉口就逃出國了,說要來你們這邊留學。反正我父王也不會阻止我。 」納瑟苦笑說著:「你知道嗎,整個王室沒有人動過念頭叫我不要繼續愛他,我母后也總 是鼓勵我,只要我喜歡沒什麼不可以。但他那一族觀念非常古老,他的父親很堅持傳統, 連帶影響到他,你相不相信他連在跟我上床時也是對我用敬語?從頭到尾都是『王子殿下 ,您喜歡這樣嗎?』還是什麼『王子殿下,您舒服嗎?』,連被下藥也不鬆口……隔天醒 來後他的反應對我來說跟噩夢沒兩樣。」 「雷金納德,這真是件讓人無力的事情。我原本可以確定他也愛我,但現在我不能確定了 。總之我只能先做個膽小鬼──對了,你跟你那個小可愛天使呢?」納瑟的情緒轉換非常 快,他叨唸完一堆後,馬上收拾了自己的心情,看向雷金納德。 「我們已經三個禮拜沒見面了。」雷金納德也沒有刻意要將話題轉回去,他順應著接了下 去:「剛訂婚完我就被派去出任務。南方有個恐怖份子集團侵略了一個村莊,今早才解決 完畢,其實若不是你的身分,我現在誰也不能見,必須等整個報告都繳回後才恢復自由身 。」 「喔,那你家小可愛一定想死你了。」納瑟微笑,除了眼角的紅洩漏他剛哭過外,若不說 誰也不會發現他其實現在情緒糟糕透頂。 雷金納德遲疑一會兒回應著:「不,我不確定他是否想不想我。」 「嗯?」 「這三週我安排在他身邊的人回報過,他完全沒有詢問過我的消息,他過著跟以往的生活 一樣。」雷金納德有些疑惑:「這是正常的嗎?納瑟。」 「呃……照理來說快一個月沒連絡對相愛的人來說不太可能啦,你確定他真的都沒有找過 你?」 「完全沒有。好像我的存在對他來說並不重要。」雷金納德蹙眉說道:「就如同我之前與 你所說過的,『我覺得他沒有那麼喜歡我。』……雖然他對我的反應很好,很可愛。但大 概是相處的時間太少,所以我對他來說,並沒有非常重要。」 納瑟噗哧一笑,感覺非常愉快:「所以你又陷入另外一個戀愛苦惱嗎?」 「戀愛苦惱?」 「對啊,很標準的戀愛苦惱啊──『我喜歡的人好像沒那麼喜歡我。』,你真的搞不懂戀 愛是怎麼回事呢。」 「這就是戀愛苦惱嗎?」雷金納德沉吟著,「我是只要想到他不像過往的對象那樣一下子 就愛上我,的確是感到有些疑惑……或是可以說是痛苦的情緒……」 「喔,是的,這真的是戀愛苦惱。相信我,准將。」納瑟拍拍他的肩膀,露出的微笑看來 有些危險:「相信我這個單戀十來年的人吧。我可是每天都在煩惱關於戀愛的事情呢。」 「那要怎麼解決呢?」雷金納德看向這個他唯一可以聊戀愛話題的朋友。 「我想想啊──啊,對了。有個好方法。可以解決你的問題,也可以解決我的問題。」納 瑟瞬間露出燦爛的笑:「這真是個好方法!」 事實證明,納瑟想的方法並不怎麼好──「簡單來說,就是測試對方到底在不在乎你,接 下來你完全不要去連絡他,這段時間就請你假裝跟我有點曖昧,等他主動,這樣你就知道 他到底在不在乎你了。然後呢……我就不相信那傢伙跟我上過床後真的一點動搖也沒有。 你看,這不是皆大歡喜的好辦法嗎?」 雷金納德一聽就覺得這方法不太對勁,可又無法找出非常明確的理由拒絕納瑟的提議,對 方只要一說到「那傢伙」就會露出連自己也不知道的淒慘表情,讓他不幫忙一下都會感到 不安。 而他也無法否認,他很希望李思恩對他有一些表示。 雷金納德事後回想覺得這應該是戀愛拉低了智商,他也不知道當時怎麼會答應這麼愚蠢的 方法。 一回神,就是整整兩個月。也是忙碌的兩個月。 納瑟並不是真的逃出來頹廢,他代表了一個國家,說要出來遊學就是真的遊學,他的日程 安排滿到沒有一絲空閒。連帶雷金納德也跟著忙到團團轉。 在陪伴納瑟的同時,雷金納德也在護衛他的安全,被稱作一國希望的納瑟有不少覬覦他地 位的兄弟姊妹,短短兩個月內,這個王子被暗殺的次數就高達七次之多。 在等待與陪納瑟的同時,雷金納德更準備起他跟李思恩將來的住處,納瑟看他忙碌,咕噥 著說著羨慕的同時也幫忙思考新居要怎麼布置。 這兩個月間,雷金納德忙著陪納瑟到處出遊上新聞,也每日追看李思恩的消息,跟在他身 邊的人收集了他的照片,他一天生活的情況,每日回報給雷金納德。 他可以看到李思恩沒有他也過得很開心,可以看到旁人對李思恩的調侃,他似乎不怎麼在 乎周旁的聲音,別人怎麼說雷金納德要拋棄他,李思恩也沒有一次反駁或是不愉快。 但真的是這樣嗎?雷金納德看著那些照片,總覺得對方的笑似乎沒有像之前那樣無憂無慮 ,總覺得李思恩似乎瘦了一點……為什麼他沒有連絡自己?是不願意?不在乎?還是真覺 得雷金納德在任務中無法連絡? 說來也奇怪,其實雷金納德願意的話,任何時候他都可以主動去連絡,去見對方,可他在 此時卻也跟著堅持了起來──大概是因為他也想要得到對方的主動吧。 然後,這幾個月來,也是雷金納德頭一次學會什麼叫做思念。 真的很奇妙,不過是這樣認識一個人,雷金納德就學到許多從前沒有意會到的情感。 他發現自己思念李思恩,常常想起對方傻氣又可愛的笑,想起對方眨著眼睛的模樣,想到 對方害羞的表情,越想越覺得渴望,越想越明白思念有多麼可怕,想著想著才明白,他真 的只是很單純的,喜歡上普通,不特別的少年。 當他跟納瑟說他很想念李思恩時,又再度惹來這王子的哈哈大笑。 「喔,你真的是某些地方純情無知的很可怕欸!」納瑟說,同時也對李思恩真的這些日子 來沒有連絡感到佩服:「他也是挺強的。」 「或許啊,他比你以為的還倔強喔。」這兩個月來天天在外頭作戲的納瑟在床上翻滾,似 乎早沒了之前那樣的沮喪難過,他似乎在這段時間中學到怎麼療癒自己,前幾日甚至對雷 金納德說出他可能會放棄這段感情的話。 「什麼意思?」雷金納德問著,他看著影片中跟朋友窩在溫室吃飯的李思恩,不知為何很 想撫摸螢幕中的他。 分別三個月,雷金納德沒有遺漏掉李思恩任何一刻的消息,對方沒有連絡他,一回想起來 ,他們真正相處也就那幾段時間,可雷金納德卻是那麼莫名的想他。 戀愛來的這麼突然這麼讓他感到奇異又可怕。在這兩個月間,雷金納德已經不會像從前那 樣常常在思考自己為何那麼無趣這件事,而是想著李思恩這個人。 「我想他也是在等你連絡他吧。」納瑟說,他露出的笑容很微妙:「對不起,其實我早就 有點察覺了,但看到他跟他朋友在溫室的談話,到今天才能確認。我想,這個小可愛其實 也是很有個性的。」 而後他搔搔腦袋,躺在床上嘆了口氣:「讓你浪費了兩個月的時間啊,雷金納德,我想你 明天就去找他吧。我啊,也是浪費了這些天的時間吧……他完全沒有想過要找我呢。」 雷金納德看著納瑟,那個在人前總是優雅,微笑動人的王子殿下,這兩個多月來也憔悴了 不少。 說來他們的友情開始的很莫名其妙,持續的也是,可納瑟的確是雷金納德難得可以稱作親 密的友人,看他總是難過的模樣,雷金納德感到頗為同情。 「我覺得自己沒有希望了,就會想要看到別人過得好一點呢。」納瑟在床上滾來滾去,像 個淘氣的孩子。 但他知道他還在悲傷,認識那麼久了,雷金納德多少分辨的出來這個王子在偽裝自己的感 情時是個怎麼模樣。 「我想李恩誤會我跟你真的有關係吧,對不起啊,雷金納德。不過我想你只要好好解釋, 你的小可愛會懂的。」納瑟說著,抱著枕頭又滾了滾:「如果那個臭傢伙也可以這樣誤會 就好了,但沒有吧。說到底會覺得他喜歡我,一切只是我的錯覺。」 雷金納德正想說些什麼的時候,通訊器響了起來,除了發生事情,通常在這段時間外頭的 警備並不會主動連絡,他趕忙接了起來。 納瑟看他忙著通訊,揮揮手就先進了浴室清洗。 結束通訊後,雷金納德走到浴室外敲敲門:「納瑟。」 「幹嘛,要跟我一起洗啊?」在外頭高貴優雅的王子從浴室內伸出一條雪白的腿晃了晃: 「來吧!」 「不是,我只是要告訴你。」雷金納德看著緩慢走進房門的人:「有些事情並不是你的錯 覺。」 「啊?什麼?」納瑟疑惑的探出頭──然後雷金納德毫不意外看到他整個人僵掉呆在原地 的傻樣。 * * * 「……我到底聽了什麼呀。」相別三個月,誤會解除,又好好做了幾次愛,聽著他這幾個 月經歷後,李思恩終於受不了大叫──雷金納德光是看著他這模樣,就禁不住微笑起來。 雷金納德到現在還是有些懊惱,為什麼要這樣浪費這段時間,如果不浪費這段時間,他應 該可以看到更多面貌的李思恩吧? 可同時又感到珍惜起來,如果沒有這些時日的分別,或許他也無法弄清楚自己只是單純的 喜歡上李思恩這個人,更也無法讓李思恩坦率的承認他喜歡他吧,他不得不說,剛剛聽到 李思恩說出口的那些煩惱跟喜歡,讓他感到非常喜悅──但這些都只是猜測,不論如何, 此刻他們終於擁有了彼此。 「思恩。」他喊著他,抱著他又親又摸:「最吸番泥惹。」 「到底是誰教你這麼破爛的中文啊……」李思恩翻翻白眼,很努力的糾正著:「誰要你吸 翻啊!是喜歡!不是吸翻!吸翻聽起來也太色情了吧!而且你剛剛明明就講出了很標準的 喜歡!」 「吸翻?」雷金納德微笑,他沒有跟李思恩說,他會簡單的中文,發音也很標準,他是故 意講得很爛,故意裝著聽不懂李思恩有時候脫口而出的中文,故意這樣裝著可愛:「 Super,super吸翻!」 「笨蛋。」李思恩笑了,笑得那麼可愛,他回吻著雷金納德,又突然說:「快恭喜我從魔 法師畢業啦。」 「什麼?」雷金納德並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只是直覺的想,該不會他真的會魔法吧?要 不他怎麼會這樣子的喜歡他,「你會魔法?你是魔法師?」 李思恩沒有回答,吐了吐舌,那模樣真是可愛又傻氣:「我還是穿越來的呢。你都不知道 !」 雷金納德還是聽不懂,他問著,得到的是對方的拒絕:「不告訴你!」 「一輩子都不跟你講!」李思恩笑得好可愛,雷金納德看著這張近在眼前的臉龐,也不生 氣。 你有你的秘密,而我也有,思恩。他想著,給了對方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六個, 許多個被嫌煩的吻。 「你這肉麻鬼……」李思恩回吻著,小小的抱怨在嘴邊流竄:「還親不夠啊。虧你長得那 麼帥……黏起來卻這麼煩人……嗯……」 不,不夠的。雷金納德想,卻沒有回答,只是繼續吻著,被嫌煩人也好,被說是笨蛋也罷 ,只要李思恩不討厭,喜歡他,覺得他很帥,看著他就會露出可愛的笑就好。 他想,他的小小秘密大概一輩子也不會跟李思恩說──我是個無趣的人,無趣到甚至覺得 這世界也無趣起來,活了三十年也不懂戀愛跟如何喜歡一個人,直到遇見你後才終於覺得 這個世界變得豐富又可愛,也才明白原來喜歡一個人是這麼簡單的一件事,一切都是因為 你──這樣丟臉的秘密,雷金納德覺得還是藏在內心一輩子的好,不能讓李思恩知道。 畢竟,這樣的秘密實在不夠帥啊。 (他的小祕密‧完) 這個鬧鬧沒啥重點的少女心故事到這邊全都結束了。 五年多前的故事了,回頭看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也有自己寫得開心喜歡的地方 希望看的你還能在其中得到一絲愉快,如果想吐槽也請用力的吐槽XDD 例如我自己看這篇番外沒幾行就想:「嗯,水母本來就沒有骨頭。」 以及:「准將你這樣是跟蹤狂啊啊啊啊啊。」 那麼謝謝看完的你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3.193.101.5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589899841.A.2E3.html ※ 編輯: dcain (123.193.101.52 臺灣), 05/19/2020 22:51:51
1Freihisui: 淮將是變態無誤(蓋章)05/19 23:17
2Fbunny2002062: 准將是變態無誤(再蓋章05/19 23:22
3Fchiachia1230: 准將真變態05/19 23:22
連三個變態讓我大笑XDDD
4Fpuranaria: 原來是這樣呀。其實之前看本篇的時候也和思恩一樣對雷 05/19 23:30
5Fpuranaria: 的喜愛感到突然,但看完之後就覺得各自有各自的秘密但05/19 23:30
6Fpuranaria: 互相喜愛對方也是很好呀,慢慢磨合了解對方就好!05/19 23:30
對呀,其實婚後他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XD 但我相信(?)他們會走得很順~
7Fmayacafe: 是個有點危險的少女心跟蹤狂wwww(屬性好複雜)05/19 23:41
這個TAG下下去真是不得了呢ww
8Fs870233: 推推原來雷是這樣的雷哈哈05/19 23:45
用糖衣包著的雷(?
9Fsherry1312: 納瑟個性也是滿可愛的哈哈05/19 23:52
王子完全就是我喜歡的配角設定XDD
10Fiamino2: 男人,你竟然不想得到我,你引起我的注意了!大概醬。 05/20 00:06
大爆笑WWW好厲害GET到這個點謝謝謝WWW
11FBLT: 准將是變態...腦細胞過度運作...小少女...不知該怎麼形容才好05/20 00:10
12FBLT: 而且准將給人的感覺,好厭世05/20 00:15
看到你這串回應讓我覺得有點歉疚好像被這個番外打亂了原文的韻味XDD 但他的確是有點厭世沒錯,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厭世 所以說遇到思恩也是他的幸運啊,因為他真正的活了過來XD
13Fasdwhhk: 准將超變態 給證書...05/20 00:24
幫他謝謝證書XDD
14Fshensoyee: 好想看王子跟守衛的番外......05/20 00:26
就是個你虐我我追你然後打砲個三天三夜王子會反攻回去 但大部分時候王子比較喜歡躺在下面的故事(咦
15Fhyderica: 跟蹤狂認證再一枚。05/20 01:18
謝謝謝謝認證XDD
16Fllinin: 很可愛的故事05/20 01:27
謝謝你><
17Fgirl2006243: 看完好想看納瑟跟思恩見面喔 想看他們抬槓互相抱怨 05/20 03:49
18Fgirl2006243: 自己的戀人XDD05/20 03:49
兩個人應該會變成好朋友www
19Fgirl2006243: 然後想到准將覺得對方是少年 但其實精神年齡思恩比他05/20 03:51
20Fgirl2006243: 大多了就覺得好好笑www05/20 03:51
對,這篇的醍醐味也在這裡欸嘿嘿嘿(
21Flittlewendy: 好可愛05/20 09:11
謝謝>///<
22Fqa1724: 變態(蓋章+105/20 10:23
感謝替准將蓋www
23Fa03092: 准將真的超變態XDD05/20 11:41
24Fa03092: 好喜歡准將和王子的互動,都是為了戀愛在煩惱的朋友啊XD05/20 11:42
是個優秀的變態呢( 雖然一個是王子一個是准將但也都是為了練愛而在煩惱的普通人喔!
25Fhotecyan: 敲碗王子番外05/20 18:39
26Flavender13: 想看王子番外~05/20 19:59
咿嗚暫時沒心力寫ㄌ大綱在上面不好意思XDD 謝謝兩位的敲碗qq 那麼再次謝謝大家,看到准將被稱讚(??)是變態我好開心XD(咦 ※ 編輯: dcain (123.193.101.52 臺灣), 05/20/2020 23:12:21
27FBLT: 我覺得這個番外,讓我看到“兩個人”的故事喔!就是一個粉紅05/21 08:01
28FBLT: 泡泡中,一個浸在咖啡裡,但都能感到幸福,很棒啊05/21 08:02
29FBLT: 開玩笑,如果搞得不好,一個病嬌化,一個會自殺成習耶05/21 08:03
謝謝你的回覆~~知道是這樣的看法感到開心QQ! 頭次用手機回不知道O不OK…… ※ 編輯: dcain (101.15.209.63 臺灣), 05/22/2020 08:14:51
30Fnikeko0316: 准將原來是這樣的准將,夠變態(稱讚 05/23 00:10
謝謝稱讚www他得知自己被稱讚應該也是滿開心的XDD ※ 編輯: dcain (123.193.101.52 臺灣), 05/23/2020 23:46:42
31Fzymeice: 想看准將聽到思恩想退婚時的心理活動!!也敲碗王子番外 06/08 10:16

bb-love熱門文章

31 [自創] 藍圖 (完)
33 2020-07-08 02:08
43 [自創] 房東先生的床頭櫃
50 2020-07-07 12:09
57 [鄉土] 霹靂炮
63 2020-07-03 13:04
43 [鄉土] 嫁金蠶
44 2020-07-02 21:12
28 [自創] 誤打誤撞的包養(12.7)
35 2020-06-28 21:32
39 [自創] 藍圖 (24)
40 2020-06-20 20:03
28 [自創] 投資一定有風險17
41 2020-06-20 10:31
25 [自創] 少爺真的離家出走 中
38 2020-06-20 03:09
31 [自創] 分局長的那隻鳥 02
33 2020-06-19 22:19
38 [自創] 開車旅遊 (限)
45 2020-06-18 23:01
29 [自創] 分局長的那隻鳥 01 限
32 2020-06-17 01:46
29 [自創] 少年 38
32 2020-06-14 19:19
48 [自創] 投資一定有風險16
55 2020-06-14 15:51
57 [挖坑]住我隔壁的第三者
62 2020-06-10 15:29
35 [自創] 投資一定有風險 14
47 2020-06-05 08:06
27 [自創] 比投票更重要的事
31 2020-06-05 02:18
39 [挖坑] 上錯車
45 2020-06-04 00:30
59 [挖坑] 比吸血更恐怖的事
62 2020-06-03 14:23
66 [挖坑] 只要選擇3P就能HE對吧
69 2020-06-02 18:00
57 [挖坑] 我不是你的貓
62 2020-06-02 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