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端是青竹夏風響(番外十六)微限

看板 bb-love
作者 dcain
時間 2020年05月10日
留言 37則留言,19人參與討論
推噓 25  ( 25推 0噓 12→ )

※番外十八 一直忘記說標題的番外跟裡面的番外篇數不一樣 是因為之前有把比較短的番外放在同一篇發XD 另外說是微限就真的很微( 不要太期待嗚嗚。人生就沒寫過好吃的肉。 番外十八.改峰造府行大典 雲風真人順利結束閉關,晉升至出竅大能尊者境界,他是少見受那九九八十一雷劫的出竅 期尊者,又年僅四百多歲,消息傳出去時,一時間轟動了正修界與魔道間。 兩千年多以前一場正魔大戰損耗這天地間多少魔修正修,不少大能上仙魔尊隕落或是飛升 至上天界、魔皇界,如今這下界中,元嬰修士、魔嬰魔修居多,出竅期以上的修士據些好 事者統計,不過一千八百來名。 魔修那邊出竅期以上的多些,但據說也僅有三千來名。 天劍門的木戎掌門修為如今是洞虛期,修煉方一千五百多年才有這般的道行。 端雲風修道僅四百年,卻只低他兩層,境界飛昇如此之快,真是令聞者吃驚。 正修道那兒喜慶正道出竅尊者多了一名的同時,魔修那邊卻是十分難受,雖然近十幾年端 雲風因要感悟突破之故,鮮少出外收拾魔道人物,但他那風雲一劍殺威名早就搞得魔修間 聞者心驚魔嬰恐懼。 他在元嬰期時據說就有能耐硬幹掉出竅期魔修,如今他一下子就突破到出竅期,還受了那 九九八十一道雷劫,可想而知他修為有多精實深厚?如果他今日殺興大發…… 一時間向來猖狂囂張的魔修們都偃旗息鼓起來,安分了一段時間,深怕端雲風境界大升後 飛劍殺來除妖斬魔衛道搞得他們不得安寧。 正修道魔修道一邊喜一邊憂,但這些都與端雲風無關。 個性冷淡的出竅尊者懶得理修界這些繁雜事,婉拒了天劍門眾多峰主、金丹真人們的慶賀 之意,僅收下了來自掌門一定會給的贈禮,還有師父花凌真人所給的心意。亦是直接拒絕 了好幾個門派送上的邀帖、多名貌美仙子們送上的祝花祝禮、門派中不少欲攀附之人送上 的拜帖,如此不識好歹的舉動,恨得一票修士仙子們牙癢癢。 沒有大肆慶祝,沒有任何炫耀,端雲風帶著大徒弟上了掌門處,告知,他與徒弟要成為結 契道侶,預計半個月後的良時吉日舉辦大典。 木戎掌門迎接端雲風時正喜樂的不得了,摸著自己的小鬍子笑容都收不住,才把準備好的 禮物送到端雲風手上,就聽到對方說要跟大徒弟結契。 「好好好,結契好結契好慶祝好……等等,雲風你說什麼?」木戎掌門不小心扯到了他那 漂亮的小鬍子一下,笑容卡在臉上。 他這時才注意到眼前兩人的雙手是握在一塊的。不不不,雲風本就常這樣牽著這大徒弟到 處跑,他看習慣了一時間也沒猜想到……木戎掌門摸摸鬍子,腦中想起了當年那個被端雲 風牽著帶進來的小童。 百年轉眼一瞬,雙靈根資質,性格乖巧的孩子,如今也是個英氣俊朗的修士,與容貌出眾 的端雲風站在一塊,並不是不般配。 雖然境界較低,容貌尚可,但青竹氣質溫雅,眼神靈動,笑容和善,使人見了心生親近喜 愛之情,他站在端雲風身邊,不知怎麼的,竟也讓這名平素疏離冷傲、如一把銳劍的出竅 期劍修,整個人看來柔和了些。 「我欲與青竹結契為道侶,大典日期已擇好,在半月後。」端雲風又說了一次,頭微動, 看了跟他牽著手的青竹一眼:「屆時望請掌門撥冗同樂。」 青竹看著木戎掌門,雖然有些羞赧,目光卻是堅毅的,他恭敬道:「弟子青竹望請掌門撥 冗同樂。」 木戎掌門神色複雜的看著這聚雲峰峰主跟他大徒弟交握的手許久,不停的摸著鬍子,半晌 後道:「雲風,你可想好了?你如今是出竅尊者身份,青竹這孩子雖也是塊良材美玉,但 他境界才剛至心動期……」 其實這修界,身份能力境界高的與低的湊合在一塊並不少見,但大部份那些有能耐的不過 就是收些侍君、嬌妾,或是貪那一時的歡快,沾那露水鴛鴦,行一時雙修之爽快;少有什 麼元嬰老祖跟築基修士、境界差太多的修士在一塊兒這樣的事情,就算真攪和在一起,但 結契為道侶,對修士來說可是一件至關生死的大事。 結契的意思就是要兩方修士元神捆綁在一塊,同生同命同死,生死與共,永伴這漫漫仙途 ,共享那修道路上的苦難危樂喜憂。 這茫茫修仙路上,有多少危難多少考驗,又豈是那麼容易度過,僅是自己一個人,還可以 不管不顧,一命相搏,與天地爭運謀壽;但心上、元魂、紫府神識中多了另外一個人存在 ,就會生了許多顧慮。 顧慮對方的安危、擔憂自己的境界不夠會有害道侶的修道之路……又有多少修士道侶,一 時情愛生,以為對方真是那一世良人,結契後卻是不到百年、甚至數年就後悔,相愛時有 多情深意濃,要分開時就會有多痛多恨。 結契為道侶,可是要點九香,祭天地,受天道認可的,這番慎重之事,若要拔契,對修士 的元魂來說更是一場損害。 曾有道侶因太過輕率結契,離契時又絲毫不尊重天道,受了天罰,元神大傷,境界狠狠跌 落了兩層以上,重修回來又花費了數百年。 更聞有修士雖有結契良君,卻又四處留情勾搭,收了不少侍君寵妾,花心風流,折磨了與 其結契的道侶,害得對方因愛生恨,恨極之時,入魔成尊,然後生生撕殺了自己曾深愛之 人…… 故此許多修士在選擇結契道侶時,不僅僅是憑著單純的喜愛之情,更會加上許多條件—— 是否擁有相近的道行、對方手中握有的資源、道侶的身份、門派的大小、能否真永伴這仙 途漫長——真是比人間那些什麼門當戶對,還要來得複雜許多。 還有一點,他們可是師徒啊。 把徒弟養著養著就養成道侶了,這件事情傳出去,對端雲風的名聲來說,必然有損。 好歹都成了少見修道四百載便成為出竅尊者的大能,此時又這樣誤了自己名聲,不知道外 頭又會有多少人說話、這天劍門中又有多少忌妒端雲風有才有能的人會將這些事情當作笑 話談資來論? 木戎掌門遲疑許久,卻也沒說出這些話來,他身為掌門,但也僅僅只是管著這天劍門,認 真來說,門徒們想要做些什麼,只要不傷天害理,有違正道舉措,危及師門,天劍門的門 風從來都是隨意縱容。 這一對師徒彼此傾心,望能相伴結契共享長生路中悲喜苦樂,他又有什麼理由立場阻止— —更何況端雲風今日前來告知,也不是要他阻止的,僅僅就只是告知而已。 端雲風又怎麼不明白掌門的憂思難處。 「掌門,吾等修道者,與天搶命,本就違逆倫常。今日我確定與青竹彼此情投意合,望能 在這仙途上生死相伴,又何須顧慮他人想法?」端雲風說到情投意合時,青竹握著的手動 了動,他又看向對方一眼,將握著的手加重了幾分力道。 端雲風續道:「反之,若真有好事之徒看不過去,就請他來與我一戰便是。」 「哈哈哈,好個一戰便是,你啊你啊……」木戎掌門搖頭大笑,他摸摸鬍子,嘆道:「誰 真會這麼無聊來尋人家結契一事麻煩呢?這天劍門除了我如今又有誰打得過你?也罷,這 畢竟是你倆所決之事,修道者向來不求違逆本心,你倆若已決定好,如此美事,本尊必然 會去祝樂。」 「謝謝掌門。」端雲風與青竹雙雙致謝,而後便翩然離去。 看著那對師徒離去的身影,木戎掌門又是搖頭,又是喜笑,不斷撫鬚,表情多變到他旁邊 那養了很久還是不成材卡在金丹期上的大徒弟咕噥道:「師父,你的鬍子要被你摸禿啦。 」 「臭小子,還有閒情在這調侃你師父?還不快滾去修煉,你看看人家這歲數就是出竅尊者 ,你這孩子如今都幾歲了你說?」木戎掌門恨鐵不成鋼的把徒弟用術法抓起來帶著往外飛 ,他身為掌門,諸事繁忙,沒什麼心力收徒,也就收了這麼一個,但養了幾百年,這孩子 卻是愚笨的可以,鎮日氣他。 這愚徒卻還在回嘴:「哪有什麼辦法,我像師父啊,資質不夠好——」 在眾多門徒前向來和藹親切笑容不斷的木戎掌門氣得鬍子都要翹起,將這徒弟往靈湖內一 丟,讓他去跟養在其中的猛鮫相鬥去了。 * * * 又回到聚雲峰——端雲風突破出關後,便帶青竹上了主峰向掌門報告結契一事,這一來去 ,花費一個時辰多,兩人回到聚雲峰時,只見其他幾名徒弟,正在峰中走來走去,胡思亂 想,閒談不斷,沒有一個在乖乖修煉。 「師父!大師兄啊啊!」、「師父、大師兄!」、「師父啊師父您可跟大師兄一起回來了 ——」、「師父我還以為您跟大師兄私奔去了……」、「師姐,私奔是什麼?」、「呸呸 ,晉芳別亂說話,私奔多不好聽!三二你別學——」 幾名徒弟,七個月沒見到雲風真人,膽子都大了起來,圍著端雲風與青竹,這個說一句那 個喊一句,吵鬧不堪。 顧靈犀遠遠站著,雖沒湊上前來,臉色卻是陰陰的瞪著大師兄與師父交握的手。 青竹說著:「好了好了,你們別都擠在一起吵……」 端雲風挑挑眉,神色冷靜,一揮手,卻是把二三五六七徒弟定住了:「吵鬧。」 被定住的二三五六七徒弟一臉委屈可憐,但也說不出話來。 沒被定住的顧靈犀見眼前景況,卻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他捧腹悶笑,蹲在原地笑到身 子都在抖,好幾個月的鬱悶像是出了口氣般。 青竹亦是被逗得發笑,正要說話,端雲風卻是一手摟過他,招出飛劍,帶著他高高飛起。 青竹歪歪腦袋,正疑惑時,端雲風只道:「改峰。」 元嬰期以上修士本就有移山倒海之威能,如今端雲風乃出竅尊者境界,做起這事情來更是 輕易,青竹靠在他懷中,只見原本熟悉的聚雲峰被端雲風從他處移來了許多靈石玉礦黃土 翠竹綠樹,峰頭比從前高了近百尺,原本的洞府跟青竹的小竹屋被移到了高處,餘下幾名 徒弟的竹屋、廚房、飯庭、修煉打坐處、射箭練武場、木樁場等等都維持不變。 同時他拋出適才木戎掌門所給的贈禮——鎖在乾坤袋中的上品靈脈三條,埋入聚雲峰中, 這充滿靈氣的靈脈滋養了整座鋒頭,令得上面本就蒼翠的植物更加精氣旺盛,扶疏繁密。 端雲風如此大顯神威,震得一票徒弟目瞪口呆,被定住的幾個眼神飄來飄去,這才想起自 己會傳音——不,端雲風連讓他們傳音都無法。 看眼前景況,顧靈犀悠悠哉哉的拉了把椅子,坐在被定住的師兄弟妹們旁邊,竟是掏出青 竹做得果乾零食嚼著。 這小太子舉動令氣得陳晟怒目相看,李長生無奈眨眼,戚修哀嘆,晉芳好急,陳三二好苦 。 「你喜歡怎樣的?」做好這些,不過費去幾個時辰,端雲風問著懷中的大徒弟,語氣溫和 。 「是?」青竹有些反應不過來。 「洞府。」端雲風看他傻愣模樣,伸手揉了那張臉一下:「你與我的。」 「……師父隨意就好。」青竹瞬間明白了,他有些羞赧,卻是開心的,笑道:「師父品味 向來雅緻,弟子怎樣都喜歡。」 「嗯。」端雲風目光柔和帶笑,領著青竹降下,一個揮手,便是當即改造那原本他一人獨 居的洞府。 整體來說並無大改,但裡頭多了間青竹自己的臥房、修煉打坐的地方,而他原本的寢室那 只適宜一人獨睡的白玉床整個換掉,變成適合兩人共同臥睡的青玉大床,裡頭的傢俱也加 了些。 青竹的小竹屋被改成了放玉簡功法閒書之處。 最後他招出本命寶劍,將本來沒有立匾額的洞府上頭加了一個玉匾額,用寶劍在匾額上刻 下大氣凌厲的字跡——「青雲居」 這洞府如今就是屬於師徒倆的居所了。 改峰造府便完成了。 青竹看著那三個字許久,微笑道:「弟子喜歡這個名字。」 端雲風頷首,眼神溫和,又帶著人往下去看其他徒弟。 這一改峰造府費去了幾個時辰,日頭正盛,雖然修道人不會畏懼這般日光,但是被這樣曬 著近半日,幾個小徒還是好生委屈。 顧靈犀沒被定,但也只有憐那陳三二年紀小,道行最弱,掏了把傘幫他遮遮,其他幾個師 兄弟妹是理也不理,等雲風真人揮手解除幾位定身後,陳晟立刻衝上去跟這可惡的師弟纏 鬥起來。 「小太子你竟然這樣對師兄?!」陳晟怒吼,顧靈犀悠哉應戰,李長生忙拉二師兄,戚修 在旁叫好,陳三二蹲下,喊著站得腳酸。 晉芳也怨:「四師兄,你太不懂得憐香惜玉了吧?居然沒幫我遮!我曬黑了怎麼辦?」 眼見幾名徒弟又要吵起來,端雲風挑挑眉,淡淡道:「吵鬧?」 頓時,吼的叫的拉的怨的吵的都乖了,一個個站好。 看徒弟們安靜了下來,端雲風頷首,對徒弟們道:「剛剛施行了改峰,此後汝等大師兄就 不在這住了。」 六個徒弟眨眨眼,對師父如此坦然,臉有些紅。 端雲風再道:「為師半個月後,要與你們大師兄結契,行道侶的盟誓大典。」 接著便是無話。 青竹微笑,雖然神情略為羞澀,卻也是坦蕩蕩的。 「……」一幫徒弟耐心等待,一個個你看我我看你偷偷傳音來傳音去,問著,嗯嗯,所以 ?大典欸!師父還要說什麼?啊啊,快點說完啊我好興奮—— 豈料端雲風站了好一會,似乎覺得沒什麼好多說的,道:「好了,修煉去罷。晚些再替你 們看看修煉進展。」 「?!」二三五六七徒這下不依了,連顧靈犀都跳了起來。 「等等!師父不對吧——」、「對啊對啊,師父!您平常話少可以,但這時候說這麼少不 對吧?!」、「天啊,師父!您這時候不是應該跟我們說說,您跟師兄是怎麼決定就這樣 海枯石爛此生不渝的嗎?」、「晉芳,妳怎麼會覺得師父會講什麼海枯石爛此生不渝…… 」、「師父、大師兄,三二沒看過大典,要做些什麼呀?」、「大師兄!你怎麼也不說些 什麼?就這樣?」 「……一個時辰後,定身解除了,就去修煉罷。」端雲風又把徒弟們定住了,接著便要去 檢視青竹這段時間的境界進展。 青竹微笑,拋出一把大竹傘,替六個師弟妹們遮住日頭,溫和道:「你們幾個,要聽師父 的話啊。」 ……這叫什麼?晉芳看看戚修,戚修的眼神回著:師父唱,師兄隨?陳晟翻著白眼,腹誹 心謗,嘆道當人家徒弟可真難。顧靈犀氣得磨牙。李長生很是憂愁,怎麼他剛剛沒說話也 被定了呢?陳三二這次檢討起自己,下次如果師兄姐們這樣子吵,他一定乖乖躲到一旁不 要多說話。 暮去朝來,半個月如花開花落般,瞬息就過,雖然端雲風出關歸來第一日眾多徒弟吵吵鬧 鬧,被他罰了又罰,但該做得還是要做。 晉芳是聚雲峰中唯一的女子,對結親這事興致高於眾人,幾乎是日日拉著青竹問師兄你想 要怎樣穿怎樣的衣服在大典上?該準備怎樣的靈果佳餚給來客?師兄你們的請帖發出去了 嗎?師父朋友不多,但也總有要請的吧? 她畫了好幾套衣服,要青竹挑好,求他去請端雲風做。 「師父煉器製法衣的能耐那麼厲害,師兄務必要讓師父做得美美的。」晉芳樂不可支,她 上聚雲峰時十歲多,雖然小小年紀在戰場上失了父母,跟著戚修兩個孤兒相依為命吃了不 少苦,卻是個天性樂觀活潑的小姑娘,她一個小女孩處在一群臭男人堆裡,也從不會覺得 自己該怎麼受眾人疼寵才對,很多時候個性比幾名師兄還強悍,此時難得拉著青竹撒嬌, 令得他難以拒絕。 「好、好,我拿去問問看。」晉芳在繪圖上頗有才,設計的幾件禮袍雅緻好看,青竹看了 也很是喜愛,捧著去請端雲風做。 晉芳跟在青竹後頭雙眸閃亮,期待的模樣,令本來想一切從簡的端雲風說不出拒絕的話。 禮袍挑好了,發請帖一事落到陳晟手上,大師兄跟師父兩人什麼都想簡單,但他卻覺得這 種大事怎麼能該請的不請,硬是磨著青竹要雲風真人給出名單,好不容易湊了幾名賓客, 才不至於讓這大典顯得過於寒磣。 李長生與戚修則被晉芳抓著到處去找東西佈置,兩個人忙來忙去,都快被這師妹折騰到暈 了。 至於顧靈犀……因為他還在不爽快,到處找人打架練手,這些該忙的,沒有一件落到他手 上。 陳三二則被派去跟著靈犀師兄到處跑了,一個小師弟跟在靈犀太子身邊,總也得讓他收斂 些。 如此這般,端雲風與青竹結契之日到了。 * * * 大典當日,一早聚雲峰就十分忙碌,青竹明明身為主角之一,卻是跟著備置招待賓客的菜 餚,戚修晉芳要趕他去等也趕不了。 分明這些事情天劍門的伙房都會協助準備,青竹卻還是覺得不夠,弄得一票師弟妹們很是 無奈。 好不容易讓他回去換衣服等著,吉時也快到了。 更有數名賓客到來,有踩著牡丹花的散修豆綠與其弟子魏紫;有玉泉峰花凌真人與其徒弟 ,端雲風六名師兄姐跟十五名師弟妹亦是盛裝來到;有木戎掌門與其大徒;有毓靈峰的景 正君與柳晏清送上賀禮;有曾指導青竹如何做糕點的伙房雜役、如今修為是煉氣七層的馬 晉;有端雲風金丹時期在外結識的幾名劍修、刀修,俱是難得一見的正派人物;有數名與 青竹熟識的他峰弟子。 賓客並不多,整個聚雲峰佈置也沒有多麼華麗獨特浮誇,僅僅是簡單的石桌石椅,上頭鋪 著紅布,但該有的吃食靈酒一樣不落,還有好些素雅的鮮花擺飾,僅就如此了。 豆綠見佈置如此簡單的大典,又算算眼前這些賓客加起來不到五十名,對這端雲風結個契 也是這般風格感到好笑的同時又頗敬佩他當真不要顏面,硬是跟修為低下的大徒弟結契, 無視禮教常規,也不愧他在外頭的名聲了。 「吉時到——」陳晟被眾師弟妹們拱去當了司儀,他難得穿著精緻些,表情有些彆扭的喊 著,同時在旁的法器鑼鼓自動聲響,禮樂齊鳴。 一雙穿著相近設計大紅衣袍的新人從空緩緩落下。 端雲風平日總是一身玄衣,而今一身大紅衣袍,穿在他身上卻也不顯突兀奇怪,反而襯得 他本就無雙的容貌更加神采洋溢、丰神俊朗。 同樣一身飄逸紅袍的青竹長身玉立,他清俊英氣,紅衣雪膚,一如往常的笑容可掬,與端 雲風並立,看來秀逸可親。 兩人落下時相望著,目光一個溫和愛護、一個柔情繾綣,任誰都看得出彼此情意深重。 兩人看來如此合襯,當真是一對佳人。柳晏清在旁輕嘆,對著師兄景正君傳音道:「師兄 ,當初收到喜帖時,真沒想到青竹跟他師父竟是一對。但現在看來,他們這般……真好。 」 景正君垂目看了這四十九師弟一眼,一手牽過他,回著傳音:「你若想辦,便辦。」 「……誰跟你說這個啊。」四九紅了臉,回著:「觀禮觀禮!」 在兩師兄弟傳音密談的時候,端雲風領著青竹,正上前向花凌真人行了大禮,三跪九叩。 竟是行拜高堂禮。 修道者結這盟誓大典,向來少有在拜父母的,只因修道者大多斷了親緣,或是父母不在身 邊,花凌真人也以為這對新人就是拜拜天地,當初他亦有提到無須特別拜他這名師父師祖 。 他初時一驚,還來不及阻止,只見七徒弟跟大徒孫長袍掀起,一跪一叩,讓他躲避不及, 只能受了。 陳晟在旁笑著喊道:「謝師祖養育之恩——」 「你們這兩個孩子、真是、真是……」花凌真人一朵花化成的心都軟了,修道八百多載, 少有落淚時候,此刻卻是禁不住擦了淚水。 「師父與我有父母之恩,待雲風如親子,弟子多次令您煩憂,得您疼寵,本就該拜。」端 雲風站起,神色柔和道。 青竹在旁點頭稱是,他道:「謝謝師祖對師父的提攜照顧。」 花凌真人喜嘆一聲,要著兩人快去拜,別耽誤了吉時,弟子徒孫的心意他收到了,非常歡 喜。 端雲風與青竹走到設著祭拜天道的靈臺寶鼎面前,靈臺上放滿了祭祀蒼天的種種佳果鮮肉 靈酒美食,寶鼎中插著九柱如指粗的上品香火。 陳晟道:「告天道,聚雲峰端雲風尊者,與王青竹修士,今日結契為同命道侶——」 兩人同時對天三跪九叩,接著便是起身面對面相望互拜了。 「立誓——」 隨著陳晟喊道,端雲風從眉心紫府中招出一顆如鴿蛋般大小的精血,青竹亦同——兩人此 舉令觀禮者大驚,結契雙修道侶的確是該交換血誓無錯,但拿那紫府精血交換盟誓,可是 最最嚴苛的誓約。 若不是真要執守對方一人無怨無悔,那個修士敢這般拿紫府精血交換盟誓? 豆綠在旁摀嘴偷笑起來,笑歎端雲風一名大劍修遇到情愛也是栽了,一旁的魏紫扯了扯她 的袖子,想吵鬧的說些什麼,被她一掌拍開。 端雲風的幾名師兄姐弟妹們更是吃驚這看來冷漠的師兄弟竟對他的大徒弟如此情深意重。 四九跟景正君交握的手緊了一緊。 只見兩顆鮮紅血珠在空中旋轉,逐漸融在一塊,完全交合後,又慢慢分開來,這精血中從 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難分開,而後又回到端雲風與青竹的紫府之中。 同時端雲風與青竹雙手交握,同聲起誓:「端雲風/王青竹今日請天為證,請地記誓,以 元神為本,以魂血為據,願與王青竹/端雲風同道相隨,生死相伴,榮辱互承,永生不負 ,共享長生仙途大道之行。」 此番立誓後,寶鼎中九香自動燃起,裊裊金煙向天飄去,天邊傳來悶聲雷響,接著是兩道 金光從白雲中破出,照向兩人——天道認了這番盟誓,從此兩人死生相隨,碧落黃泉,誰 也拋不下誰了。 青竹受到那金光照射時,只覺體內紫府充滿了另外一道氣息……是端雲風的,是師父的, 是仙人哥哥的。 端雲風亦同,他們眉目相望,內心充滿不可思議的滿足。 「禮成——」 同時間,陳晟大喊,這結契盟誓大典,到此完滿。 * * * 大典結束後便是宴客,賓客雖不多,但也是吵吵鬧鬧的。 豆綠狂飲,四九高歌,景正君招出古琴彈曲助興,花凌真人醉了還為新人起舞,木戎掌門 喝了幾杯,而後又去忙門派內雜事,幾名劍修拉著端雲風要比試一番,馬晉一個小小煉氣 期修士受青竹相邀,很是高興感激,同他聊上許久,聚雲峰的小徒們更是趁此鬧著師父師 兄,畢竟這輩子也大概只有這天能鬧師父而不被定身了——修士辦這大典,不似凡人那樣 規章甚多,兩名新人與賓客相談歡鬧,轉眼間,黃昏至,要入夜了。 好不容易送走最後一名賓客時,一名穿著華麗的心動期修士卻是叩了峰門拜訪,陳晟上前 問了後,面色古怪的捧著一個乾坤袋去找了青竹。 明明身為今日主角,青竹卻還是堅持要幫忙收拾東西,晉芳正在氣著,推著他要他快回去 上頭洞府休息。 青竹道,端雲風與幾位劍修刀修道友許久未見,方才送人離開天劍門,他現在一個人回去 待著做什麼呢? 「師兄,那個,齊天君送了賀禮來了。」陳晟將乾坤袋交給青竹時,搔了搔臉:「奇怪了 ,明明師兄邀他,他不來……」 「應該是因為他還在封關吧。」青竹有些可惜,他許久未見韓凌志,有聽聞對方在雲風真 人突破時來遠遠看過,但似乎因為還在封山修煉,並未久待,他沒見上一面,本想著今日 大典可以與對方敘敘舊,但還是沒見到人。 接過乾坤袋,青竹好生吃驚——上品靈石近萬,十來個法寶,數十樣極佳的丹藥,這樣的 賀禮實在太重了。 還有一紙畫著於綠竹河畔戲水的鴛鴦圖紙籤。 「青竹師弟:願你與令師兩情相伴,真心不負,長長久久。」 屬名是齊天君。 「嘿,這齊天君也會說人話啊?」陳晟湊過來看,顧靈犀亦好奇的瞄了眼,雖然他看到韓 凌志的名字跟東西還是人什麼的就會一肚子火氣。 「說這什麼話呢?」收好了紙籤,青竹內心溫燙,十分感謝韓凌志的祝福,他心想,等這 個師兄出關後,必然要跟他好好道謝。 同時間,送客歸來的端雲風落到了他的身旁,道:「青竹。」 「師父。」青竹抬頭對端雲風微笑。 「……都成親啦,怎麼還在叫師父啊。」晉芳在旁小聲嘀咕。 端雲風看了這六徒弟一眼,沒有多話,只是吩咐徒弟們早些休憩,並感謝他們幫忙,而後 便是帶著青竹回洞府了。 「我覺得。」李長生看著大師兄與師父離去,好一會兒突然對晉芳道。 「嗯?三師兄覺得啥啊?」晉芳抹著桌子,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大師兄喊師父這樣最好了。」李長生摸著腦袋憨笑。 「啊?」晉芳不懂。 「嗯嗯嗯,三師兄說得對,三師兄好聰明!」陳三二明明在一旁累得快睡著了,此時卻是 重重點頭。 聽到陳三二贊同自己,李長生笑得更歡。 「……啊?」晉芳還是不解,滿臉疑惑的看向旁邊的戚修。 戚修聳肩道:「別看我。三師兄有時候說話我真的不懂。哈哈哈。他太高了他。」 「嗯,我本來就很高啊……」李長生回著,不明白自己的身高跟說話有什麼干係。 「不,人家的那個高不是指你的身高啦……」將另一邊收拾好過來,沒聽到前言的陳晟戳 了戳李長生,恨恨道:「長生又在說啥傻話啦?唉、分點身高給師兄吧!」 「要怎麼分啊,二師兄?」李長生認真的說道,「你的道行現在應該是不能再長了,除非 你到了元嬰期重塑肉身。但是師父曾經說過,就算修得元嬰重塑肉身,可那些皮肉表象, 對修道者來說也不過是空空浮雲,要大家好好思考……」 一直在旁默不作聲的顧靈犀聽到這裡,噗哧一笑,又是抱著肚子蹲下悶笑。 「……好了!休息!大家休息!師父跟師兄洞房!」陳晟怒吼,恨恨踢了太子師弟一腳。 「二師兄,不要在女孩家面前喊洞房喊這麼大聲好嗎?」 「對嘛,要不要臉啊你。二師兄。」 「二師兄,羞羞臉。」 「哇,六師妹五師弟小三二你們造反啊!這樣對師兄說話——」 聚雲峰上,就是這樣的一日。 寧靜安祥,笑語如花開滿峰。 * * * 此時,端雲風跟青竹兩人握著手,一路走回洞府。 短短一路,師徒倆走得並不快,青竹說著今日大典上的許多事情,欣喜愉悅,又道沒想到 師父那麼多劍修朋友,也都是實力深厚的修士,聽了他們講些師父過往經歷,他十分喜悅 。 端雲風回應著,帶著人走回寢室,看著他說話,同時輕輕的撫了他的肩膀。 他溫和道:「放鬆些。」 「……弟子有些緊張。」青竹吐舌,神情羞澀,有些不好意思,被師父發現他故意找話說 。 端雲風道:「你我今日結契後,從此不必過於拘束。」 「嗯。」青竹笑笑,伸手拉住了端雲風的手,手指微顫:「師父,弟子好高興。」 「嗯。」端雲風目光柔和,他反手握住青竹的,低聲道:「來。」 他領著青竹到桌前——整間新房並無特別裝飾,沒有紅燭雲紗百寶帳花剪紙裝飾,兩名修 士的大典簡單,連臥房亦同,唯有桌上備了合巹酒。 那酒還是晉芳說一定要備的,酒杯亦是晉芳特地做的,用白玉製成的對半玉葫蘆一雙,將 那玉葫蘆中倒了酒,青竹餵著端雲風喝下,端雲風亦是餵了他。 餵著端雲風喝酒時,青竹看著對方薄唇啜飲的模樣,心神俱盪,明明今天在大典上跟現在 飲得仙酒並沒有多麼厲害的酒氣,除非像花凌真人那樣痛飲個幾十壇。青竹今日喝得甚少 ,如今這樣淺淺一杯,卻是引得他臉熱心跳飛快。 「休息罷。」看著青竹泛紅的雙頰,端雲風將人帶到床邊,伸出手脫去了對方第一層外衣 ,接著是第二層。 大紅禮袍共有三層,一二層褪去,就只剩褻衣了。 「師、師父……」眼見端雲風要將那層輕而薄的褻衣脫去,青竹握住了他的手,有些無措 :「你前些日子不是說……弟子境界不足……」 他如今境界是心動期,如果要行那雙修之舉,他與端雲風的境界差之太多,並不妥當,只 怕他承受不了對方霸道精元,若真要行那魚水之事,也要等到青竹金丹大成之時。 青竹也不是貪那歡快之事之人,能跟師父在一起已讓他幸福到不需多求,更何況這半月來 ,他們時有碰觸,這於他來說,已是之前萬萬想不到的。 如他這般的修士,向來寡慾,端雲風平素看來也是如此,青竹不解,為何這時師父要褪去 他的衣裳。 他本以為飲過合巹酒,便是休憩了。 「不能雙修,但不代表不能親暱。今日大典後,你我交換盟誓,已有道侶身份。」端雲風 收回脫去青竹衣物的手,輕輕撫著他的臉龐,語氣竟是帶笑道:「你不願?」 「不!弟子願意!」青竹聽明白了,他一慌喊了出口,頓時羞澀難堪:「不、不是……是 ……」 怎麼喊得自己像個急色之人?青竹咬著唇,覺得好生羞恥。 「我明白。」端雲風見他這般,竟是笑了出聲,他鮮少如此,那笑顏太過動人,看得青竹 一怔一怔。 等青竹回過神來,他已被剝得精光,而端雲風正帶著他坐到玉床上,領著他的手褪去他的 衣裳。 青竹是抖著手脫去那層層禮袍的。 他從沒想過有天能這樣脫去心愛之人的衣服,從沒想過有天會這樣跟仙人哥哥如此親暱。 他動作仔細,連呼吸都小心,慢慢解開了那秀美的禮袍。 一層兩層三層,端雲風那精壯的身材在剝去那層褻衣後展現在青竹眼前,彷彿刀刻似的, 每一處線條都優美好看,瑣骨深凹,乳珠顏色微深,腰肢強勁有力,大腿精實,那肉根顏 色有些深,正半硬挺在不知道該不該算茂密的毛叢中,龜頭圓翹,看得他渾身燥熱。 師父對自己也有慾念……看著那微顫的肉根,青竹胸中熱燙,腦袋發暈了起來。 他從前也只有一次見過端雲風半裸的軀體,是在那臨江仙鎮的熱泉中,那次白霧中匆忙一 瞥,已覺得師父身形練得極好,如今在這被明珠照映的洞府中,如此仔細的看著對方的身 體,心中只覺得師父怎能生得這麼好。 面容令他喜愛,連身軀也……青竹羞紅著臉,將對方衣服剝光後,卻不知該從何下手了。 他看著端雲風的同時,端雲風亦欣賞著他。 少年外貌的修士,修煉有成,沒有他這般精壯,但膚白肌滑,雖然有些偏瘦,但腰肢勻稱 ,腿長體態優美,肉柱比起自己的秀氣許多,卻也生得好看。 「青竹。」端雲風低喊著茫然羞澀的徒弟。 「在。」回神應他的青竹長睫垂著,身子縮了縮,看來可憐又可愛。 「來。」端雲風低嘆聲,將人圈進懷中,而後吻上了對方那柔軟輕顫的唇瓣。 被光裸抱住,感受到師父那精實的肌肉觸感、微涼體溫,青竹閉起眼,睫毛刷過端雲風的 眼睫,呼吸間滿滿對方的味道,不自覺的張開了唇,任著對方的舌侵入,他笨拙的動著自 己的舌頭,與對方糾纏起來。 口唇纏綿,津液交換,這感覺令青竹全身酥麻,他沒有想過親吻的滋味能如此美妙,雙手 自發的勾住了端雲風脖子,胸膛蹭著對方厚實的胸肌,在唇瓣短暫分開的時候發出了嘆息 。 怎麼能這麼喜歡這人?他想著,親吻許久後,微微睜眼,卻發現師父竟是一直睜著眼看著 他。 而他不知何時已坐在對方腿上,端雲風的大掌亦撫摸著他的腰肢,那力道有些大,像是急 躁的想把青竹揉進自己懷中。 青竹不爭氣的孽根同時磨蹭著對方的肚子,上頭冒出黏液,弄濕了那白皙的腹部,他的臀 肉下亦是端雲風已經雄起的肉柱。 沒有放開青竹的唇,吸吮著唇舌的同時,端雲風挪了挪對方的臀,將自己的肉根與青竹的 貼在一塊,並帶著青竹的手一同握住彼此勃發顫動的欲望。 青竹垂眸看向勾纏住的陽物,雙頰燥熱——他的孽根與端雲風的粗根交握在一塊,顯得有 些小。 青竹也不知道自己的陰莖大小如何,但身為一個男人,自己還算滿意,如今跟師父的放在 一塊,只覺對方的怎能生得如此巨挺……難道跟身高還真有些關係? 不知徒弟在胡思亂想些什麼,端雲風的大掌幾乎包住了青竹的肉根,亦讓青竹包住自己的 ,他帶著那秀美的手上下捋動,時不時用小指碰觸徒弟的囊袋,擠著那可愛的小球。 「師父……」唇齒糾纏,孽根跟師父的肉柱被握在一塊撫摸揉搓,一股奇妙的快感從脊椎 湧起,青竹低喊,有些快哭出來。 這感覺比他自瀆還要好,卻舒暢的令他害怕——害怕沉淪,害怕自己會貪心的想要更多。 「嗯,我在。」端雲風又發出笑聲,他放開了青竹的唇,卻是從唇舔到下巴,又一路舔向 頸項、瑣骨,接著吸咬住了青竹那帶著淡柔暈紅的左乳尖。 吸咬的動作不大,但唇舌溫熱的觸感好生奇怪。 「師、師父!」乳珠被咬住那瞬,青竹叫出了聲,他搖著上身有些想逃開那唇,不懂為什 麼那處被這樣吸咬會如此有感覺,同時覺得自己好像不認識師父般——原來師父會想這麼 對自己嗎?他喜歡這個身子嗎?腦中識海亂七八糟的起了許多思緒,但端雲風擼動彼此陰 莖的手未停下動作,另一手又從腰肢撫到了青竹的臀瓣,全身上下好似都在對方的掌控之 中,弄得他幾欲瘋狂。 「嗯……師父在。」從左乳尖又換到了右乳尖,端雲風那揉著青竹臀瓣的一掌分出一指, 細細的揉進股縫中。 雖然腰肢細韌,但青竹的臀瓣卻生得有肉,揉起來手感甚好。 端雲風眸光沉暗,用神識招出了乾坤袋中一直放著的玉瓶,從中倒出了些帶著花香乳白的 液體,將那些液體沾入青竹的臀縫間,他長指尋到了那秘口處,輕輕按壓了下,輕聲問道 :「青竹,可以嗎?」 感受到臀縫裡師父的長指沾著冰涼的液體進了去,雖知道今日用不到那處,但秘口被碰的 感覺好生奇怪,青竹咬唇,有些氣惱又歡欣的低頭咬了咬端雲風的耳朵,在他耳旁低聲道 :「師父,請隨意……」 語氣滿是委屈撒嬌,可愛的令雲風真人難捨。 「嗯。」他低笑,震動的胸膛貼在青竹的身子上,兩人的肉根還在相蹭,弄得青竹一把慾 火雄起,真是不知該如何是好。 身後秘穴被帶著花香滑液的長指侵入,青竹雙手捋動著那肉莖與端雲風的陽物廝磨,身子 不自覺晃動。 端雲風時而親吻他,吸著他的唇舌,時而又是舔吻他臉上各處,啃著他的脖頸瑣骨乳珠胸 膛,弄得青竹低喘欲哭。 身後幽穴一開始被侵入時有些不適,但也漸漸在其中得了樂趣,青竹只覺得全身上下被奇 異的快感攻佔著,越來越難以承受,快感如浪潮撲打,如他第一次吸收天地靈氣時感受到 的莫名暢快竟是有些相似。 「唔……」等青竹回過神來,他已然洩了滿滿精元白濁在端雲風跟自己的掌中,甚至有幾 滴落在彼此胸膛肚子上,那氣味瀰漫在彼此身體間,情慾的味道四散在房中。 青竹茫然坐在端雲風的腿上,唇舌被吸著,聽到了師父竟發出低低喘息聲,那聲音聽來十 分悅耳,而自己的手正被帶著揉搓著那硬挺的陽具。 青竹一手頑皮的去擠了擠對方飽滿的囊袋。 「青竹。」似乎也要洩了,端雲風低喘的同時,喊了青竹一聲,接著狠狠的吻住了他。 青竹自發的張開嘴,縱容著對方軟舌的探入,吸著師父的津液,只覺紫府裡頭一片燥動, 那融在他神識中,有著端雲風精血氣息的結契血誓同時散開在他的識海之中。 全身上下暖得舒暢。 等端雲風射完,抱著青竹躺了下去,他那揉在秘穴中的長指未曾離去,沾著白濁黏液的另 一掌細細摸著徒弟的腰肢,柔柔吻著對方的面容。 青竹亦時不時回吻端雲風,兩手也放膽撫摸著對方身上的每一處,感受著那種擁有對方的 美好。 繾綣氣息纏繞在師徒之間,青竹深感自己恍若在夢中。 「師父。」撫摸著彼此好一會,青竹低聲喊道。 「嗯?」正吻著青竹的眉心,端雲風眸光柔和的看向他。 「弟子會早日努力……成就金丹的。」說出這話時,青竹那英氣的俊臉爆紅,目光卻是堅 毅的。 那傻樣令得端雲風一怔,又令他喜愛疼憐。 「好。」他少見的大笑起來,青竹從未見過他大笑,被驚得一呆。 端雲風收不住笑,在笑聲中,他吻住了他的小小機緣。 他的傻徒弟。 (改峰造府行大典‧完) 這篇文到這裡也二十萬字啦XD 扣掉本篇,番外寫了十六萬字,真是,嗯,不知道我在幹嘛XDD 原本只想補幾篇番外滿足一下自己卻越寫越多。 還難得擠了些肉,雖然不怎麼好吃,但望大家看得開心XD 然後我不是故意要欺負他們的,本來就預計青竹有了金丹師父才能吃得開心雙修得愉快(? 還有幾篇要熬,後面也都是甜,還請等著看膩(咦?? 那麼謝謝看完、推文的你~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3.193.101.5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589119864.A.E93.html ※ 編輯: dcain (123.193.101.52 臺灣), 05/10/2020 22:13:04
1Flittlewendy: 今晚能看到真是大感恩,之後我們也會好好等作者的! 05/10 22:19
2Flittlewendy: 等不到的日子我都充分複習著!但還是每次都有感動! 05/10 22:19
3Flittlewendy: 如果之後出書我一定買! 05/10 22:19
感恩什麼的太誇張啦XDDD 我寫得開心,你若喜歡我很高興~看到充分複習跟有感動好高興>< 出書不太敢肯定,但真的謝謝你!
4Fsuperion1105: 上班偷看好害羞)啊啊啊感動 05/10 22:25
這麼晚上班辛苦了XDD謝謝推><
5FLeeCheolWoo: 結婚了嗚嗚嗚嗚感動 05/10 22:35
大婚啦~~~哈哈哈~~~<3
6Fpuranaria: 怎麼這麼甜呀!恭喜師傅終於吃到了,雖然只有半口!希 05/10 22:44
7Fpuranaria: 望青竹能趕快修練有成啊! 05/10 22:44
因為寫這篇文我就是想甜死自己啊XDD欸嘿嘿 快了快了,快整口吃光了(?
8Flittlewendy: 真的是,都替他們感到難熬了,哈哈 05/10 22:44
哈哈哈www熱湯總會熬好的(?
9Fsoap1969: 太甜了!得糖尿病都要繼續嗑這對啊!!! 05/10 22:51
欸嘿嘿!得糖尿病太可愛wwww謝謝~
10FLeonieee: 一路看師父和青竹走到現在 我也覺得好感動阿T T(偷偷觀 05/10 23:37
11FLeonieee: 禮ing 05/10 23:37
他們走得很平順快樂,讓你感動我很高興XD
12Fiamino2: 一路笑到尾,甜滋滋~努力爭取雙修!魏紫:我才不羡慕QwQ 05/10 23:49
青竹很積極( 魏紫其實甜頭也很多XDDD但他是個貪心的傢伙:D 魏紫;我也要大典T口T 豆綠:呵呵。
13Fpuranaria: 再看一次,好喜歡長生呀,雖然有點憨直的感覺,但默默 05/11 00:03
14Fpuranaria: 觀察也很溫柔地照顧大家! 05/11 00:03
謝謝再看TwT 我也喜歡傻長生~~~
15Fbaseballnut: 這肉好香啊><超好吃! 05/11 00:06
謝謝嗚嗚,不擅長燉肉,看到這樣安心了些XD
16Fasdwhhk: 突然有跑車剛開上高速公路就馬上下交流道的感覺!! 這... 05/11 00:44
17Fasdwhhk: 但是兩人這過程真的好玩又幸福!!真的是太好了!! 05/11 00:45
18Fasdwhhk: 不能加速開到底的車實在是扼腕!!至少一句話帶過也好... 05/11 00:45
跑車上高速公路wwwwwwwwwwwwwwwwwwwwww(笑倒 其實我個人很愛慢慢熬( 所以還有幾篇才會XDDD
19FbearAmo: 恭喜成婚啦!!! 這個肉很甜很好吃的呀!!!!!!!!! 05/11 00:47
謝謝恭喜~~謝謝回應肉肉甜好吃嗚qq
20Fab80308: 這個肉真的很甜很棒!!青竹你快加油點修成金丹啊! 05/11 01:19
謝謝~~欸嘿嘿XD 青竹會努力的XDDD他是個努力家(
21Fsherry1312: 一直笑的師父好萌喔XDD 全篇姨母笑看完能配十碗飯, 05/11 02:21
22Fsherry1312: 期待青竹金丹那天(賊笑。再次感謝作者賜予美好週末;) 05/11 02:21
十碗飯wwww怎麼這麼可愛wwww 師父在青竹面前總是很放鬆做自己XD但也真的難得這樣一直笑哈哈哈XDD 也謝謝你的回應><
23Fzymeice: 這樣很好 期待金丹番外 05/11 03:17
謝謝,我也覺得他們這樣慢慢來最好,金丹會有成的那天的XD
24Flittlewendy: 突然想到 那四九他們為什麼可以?反而沒有結契的沒問 05/11 06:23
25Flittlewendy: 題?還是因為他們等級沒差很多? 05/11 06:23
因為四九那次不是雙修XDDD境界沒有差太多也是一個原因~ 其實單純的這樣那樣也可以,但師父有他的顧慮跟想法~之後會提到XD
26Fpuranaria: 覺得景正君很帥,那句「你若想辦,變辦」真的好帥。那 05/11 09:50
27Fpuranaria: 個逗點用得真好哈哈 05/11 09:50
get到景正君的帥好高興XDD嘿嘿嘿嘿
28Fdanceberyl: 啊啊啊啊啊好棒啊!!超級甜這甜度爆表了 快成金丹啊! 05/11 11:30
謝謝謝謝qwq!!看到這樣說很高興喔!金丹一定會成的,怎樣都不會餓到師父青竹(?
29Fbaseballnut: 感謝作者賞肉,師父帶青竹看著小徒們吵鬧好可愛啊啊 05/11 11:39
30Fbaseballnut: 啊 05/11 11:39
謝謝回應XDDD 我也好喜歡寫他們這群小徒弟吵吵鬧鬧<3
31Fbyon1009: 不用雙修也可以只是貪戀肉體R <3 05/11 12:22
糟糕好有道理www
32Flittlewendy: 抓個錯,青雲居筆勢「大器」凌厲? 05/11 13:46
33Flittlewendy: 對不起,「大氣」也可以,我錯了。 05/11 17:54
不用對不起啊啊><~願意提醒我我很高興,因為我很會錯字哈哈冏 看到時有想一下,因為頓時弄不清大氣大器區別XDDD 國學底子不好XDD 後來去查了發現大氣用在這邊是妥當的~謝謝你~~~<3
34Fmayacafe: 好吃嗎?(住口!) 05/11 23:08
師父:嗯。 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謝謝大家的回應,看了很高興:)/// ※ 編輯: dcain (123.193.101.52 臺灣), 05/11/2020 23:53:39
35Fkimberly1225: 好期待後續呀!全程姨母笑 05/11 23:43
謝謝回應~ 後續會慢慢努力的XDDD ※ 編輯: dcain (123.193.101.52 臺灣), 05/11/2020 23:57:04
36FMilktea715: 結婚了洞房一半了好棒>/////< 05/12 13:43
37Fdcain: 欸嘿嘿~~\大親啦/謝謝回應~~~ 05/13 07:33

bb-love熱門文章

28 [自創] 誤打誤撞的包養(12.7)
35 2020-06-28 21:32
39 [自創] 藍圖 (24)
40 2020-06-20 20:03
27 [自創] 投資一定有風險17
39 2020-06-20 10:31
25 [自創] 少爺真的離家出走 中
38 2020-06-20 03:09
31 [自創] 分局長的那隻鳥 02
33 2020-06-19 22:19
38 [自創] 開車旅遊 (限)
45 2020-06-18 23:01
29 [自創] 分局長的那隻鳥 01 限
32 2020-06-17 01:46
29 [自創] 少年 38
32 2020-06-14 19:19
48 [自創] 投資一定有風險16
55 2020-06-14 15:51
57 [挖坑]住我隔壁的第三者
62 2020-06-10 15:29
35 [自創] 投資一定有風險 14
47 2020-06-05 08:06
27 [自創] 比投票更重要的事
31 2020-06-05 02:18
39 [挖坑] 上錯車
45 2020-06-04 00:30
59 [挖坑] 比吸血更恐怖的事
62 2020-06-03 14:23
66 [挖坑] 只要選擇3P就能HE對吧
69 2020-06-02 18:00
57 [挖坑] 我不是你的貓
62 2020-06-02 11:18
21 [自創] 純情夢
32 2020-05-31 04:17
42 [自創] 有一隻鳥不見了 (限)
45 2020-05-29 01:16
33 [自創] 風流宰相臥龍床 之二
35 2020-05-28 1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