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 C 愛情靈藥(限)

看板 bb-love
作者 l0y16
時間 2020年04月24日
留言 30則留言,28人參與討論
推噓 27  ( 27推 0噓 3→ )

代PO 防爆 愛情靈藥 越過萬民橋與郊外的大片農地,橡樹與山毛櫸交雜的樹林裡,坐落著一間低矮破舊的木屋 。木屋的斜頂上缺了幾片屋瓦, 被隨意地以茅草束遮擋,屋外堆疊著各種用來的煉金的巨大湯鍋以及雜亂的柴薪,看起來 久未整理,足可見木屋主人 的懶散。 伊萊每天都是這樣的:先睡到日上三竿、悠哉地吃完早餐,再拖拖拉拉地來到他的工作間 ,檢視一下昨天未完的進度 以及最近接到的訂單,對於該先處理哪一個比較好,猶豫再三。 他的工作進度一向緩慢,這要歸咎於他本身的性格。他對自身工作的怠惰與漫不經心,不 時會惹怒某些客人。不過, 看看城裡那些中規中矩的煉金術士跟草藥商,哪裡能弄到像他手裡頭純度那麼高的迷魂藥 與永生石呢? 無論是農民、富商或是貴族,只要是來到這裡的客人們,都是同一副德行。即使他們捧著 大把的金銀,對伊萊頤指氣使, 但最後他們依然會臣服於伊萊給他們的、能夠使人登上極樂的丹丸。不只如此,當他們怨 恨得想要詛咒仇家時, 源於惡魔與亡靈的邪惡咒文,以及快又有效的詛咒方法,都得從伊萊這裡買來才行。 所以,儘管伊萊時常得忍受客人對自己的催趕,而客人們也對他的一再拖延感到非常不滿 ,他們仍舊保持著相互依存、 牢不可破的關係。 「碰!碰!碰!」 十分粗魯的敲門聲傳來,伊萊皺起眉頭,心不甘情不願的在壁爐邊又杵了一會兒,才慢吞 吞地去應門。 「誰啊?」 伊萊拉長了語調,以彰顯自己的不耐煩。門外是一位長相俊美的青年,燦金的頭髮、湛藍 的雙眼,一身獵裝, 以同樣不耐煩的表情與伊萊對望。 「喔,原來是林恩大人,真是好久不見啊!」 「確實是挺久的了,還記得上一次你跟我保證,一個月內能夠做出我要的東西。現在都過 兩個月了,東西做出來了 沒有?!」見伊萊打算關起門來落荒而逃,林恩‧費迪南一個箭步擋住了門板,使勁地一 推,順勢鑽進門內。 「這個嘛,林恩大人,在下最近有些忙碌,實在空不出時間──」 林恩瞇起一雙晶瑩剔透的藍眼睛,顯然對他十分質疑。雖然林恩有張好皮相,可伊萊被他 這麼盯著看,不免心虛, 知道今天如果無法敷衍過去,對方一定不會善罷干休。 「啊!不過,您要的愛情靈藥,在下在百忙之中,已經完成一半了,只剩下最後的調和步 驟……」 死死盯著這個謊話連篇的煉金術士,林恩勾起嘴角,冷哼一聲,就著門邊的大木箱,一屁 股坐了下來。 「既然只剩下最後的調和,那就現在在這裡給我好好地完成如何?」 見林恩果然是打算來監督的,伊萊摸摸鼻子,從木架取下幾個玻璃瓶罐,裝模作樣地將瓶 罐裡的液體各倒了一些到 量杯裡。 「你加的那些是什麼?香精?」 像林恩這種貴族子弟,面對一般平民,言行舉止難免帶著一股倨傲。伊萊倒是習慣了,低 眉順目地答道:「是的, 如果您知道您心儀的對象喜歡什麼樣的香味,我可以為您多放一點。」 「要香水,城裡的香水師傅做的可比你還好。我要的是能夠讓她對我神魂顛倒、渾身酥軟 地躺在我懷中的那種藥水。」 一般來說,如果想追求女孩子,伊萊會建議他的客人買點對方喜歡的香水就好。除非是想 用一些比較陰險的手段, 霸王硬上弓,強迫人家就範,伊萊會幫忙製作一種浸透香精、上頭摻了迷魂藥的手帕賣給 客人,反正只要能賺到錢, 他一點都不在乎自己做的事情有多缺德。 然而,伊萊想不透的是,這位風流倜儻的費迪南伯爵的長子,可說是個萬人迷。 憑藉出眾的相貌與放蕩不羈的行事風格,林恩‧費迪南是王城裡所有少女心目中的白馬王 子,見到他受到這般擁護, 連王城裡的男人們也開始爭相模仿他,各個留長了頭髮,在腦後紮起一簇小馬尾,學他戴 石柳紅的耳墜,成天穿著 獵裝跑。 這樣受歡迎的一個人,身邊自然不缺女人。光是在檯面上與他曖昧的就有三四個,背地裡 跟他搞在一起的, 更是多不勝數。這一回,不知道這個林恩是踢到了什麼鐵板,居然需要尋求這樣下流的手 段把人搞到手。說不定是 瓦爾達公爵的千金莉蒂亞,那個出了名的冰山美人?或是近來剛養好了病,從鄉下回到王 城的米蘭達公主…… 伊萊想著想著,不禁縮了縮脖子。傢伙難道不要命了?膽敢染指公主。 「先生,雖然我這裡的香水沒有城裡的舖子來的好,但是我這裡的香水,裡頭的成分有別 於一般香水,是能夠……」 「你是說迷魂藥嗎?我不要那種下流的東西。我要讓她愛上我、主動對我投懷送抱,而不 是把自己搞成強暴犯。 聽說你會施些咒語跟巫術,比起迷魂藥,用這種辦法不是更加天衣無縫嗎?」林恩不滿地 一拍大腿,站起身來, 環顧擺滿各式礦石、草藥的狹窄室內之後,湊近伊萊,帶著威脅的口吻要求道:「伊萊‧ 摩菲斯,你不僅收了我十二個 金幣,還讓我枯等了兩個月!你聽清楚了,要是你做不出我要的東西,可不是還錢就能了 事的!」 「是是是!大人您要的東西,是一定做得出來的,只是需要一點時間……」受到林恩的威 脅,伊萊將脖子瑟縮在 雙肩之間,瘦小的他,總是微微駝著背,這個時候又使他看起來愈加矮小了。 林恩十分瞧不起這個懶惰、不負責任又懦弱的傢伙,他交叉起手臂,抱在胸前,睥睨著他 。伊萊則不停搓著雙手, 緊張地喃喃自語,在屋裡翻箱倒櫃。不一會,只見他從木櫃的最上層撈出一把乾枯的樹根 以及一本古書,像是在對待 什麼珍寶似地,小心翼翼地將這兩樣東西放到桌上。 「啊哈,找到啦!大人,您瞧瞧,就是這個!」 「這是什麼?」望著這把平凡無奇的樹根,林恩皺起眉頭。 「這是我從偉大的女巫艾嘉妲那裡得到的,是珍貴的聖使藤的樹根,所謂的聖使,就是能 為凡人帶來 神聖愛情的那位……」 「夠了,要放就快點,別在那裡拖拖拉拉的!」 伊萊撇撇嘴,點燃爐火,將量杯裡的香精一股腦兒倒進鐵灰色的大鍋裡,又舀了幾匙清水 。接著,他翻開桌上那本 泛黃破爛的古書,一邊喃喃念著裡頭的咒文,一邊以那把乾枯的樹枝,輕輕攪動鍋裡冒泡 的液體。不一會兒, 鍋裡的液體逐漸變得愈來愈濃稠、顏色愈來愈深,最後竟冒起煙來。 站在伊萊身後的林恩窺探著鍋子裡的變化,心裡隱隱覺得不妙。果然就在下一秒,那鐵灰 色的大鍋突然劇烈地 晃動起來,發出強烈的碰撞聲,顯然是要爆炸了。 雖然林恩平時看起來總是逍遙自在、無拘無束,但他從小所受的貴族教育裡,非常強調懲 惡扶弱的騎士精神, 即使再怎麼鄙視伊萊,他依然當機立斷,一把抓住伊萊的手臂,想要帶著他一起衝出屋子 。 然而已經來不及了,隨著一聲巨響,鍋子炸了開來。鍋裡的濃稠液體四處噴濺,一陣刺鼻 的惡臭撲鼻而來,使兩人 陷入暈眩,雙雙昏倒在這個破舊的木屋裡。 悠揚的音樂聲從愛爾達公爵宅邸裡傳了出來,眾人方才用完晚餐,正聚集在舞廳裡。即使 這是一場小小的交際舞會, 到場的各家貴族小姐們,可有好幾個都與林恩‧費迪南過從甚密,舞會開始之前,她們便 急切地四處找尋林恩, 希望與他共舞一曲。 林恩長相俊美、舉止優雅又不失英氣,擁有眾多情人與曖昧對象,他自有他的一套方法, 能夠周旋在這些女人之間, 又不會引火上身。一般來說,林恩會像隻花蝴蝶一樣,穿梭在這群女人之間,最後再巧妙 地選出一位對他來說最有價值 的女人當舞伴,同時以花言巧語討好其他人,避免招致怨恨。 不夠了解林恩的人,都視他為不學無術的紈褲子弟。不過,巴奈特‧赫伯很清楚,林恩會 這麼做,是為了他自己的前途。 他是費迪南伯爵的長子,將來會繼承他父親的爵位,他不得不從現在就開始物色一位能與 他相匹配、提升他未來地位的 未婚妻。 手中捧著一杯葡萄酒,巴奈特躲在窗邊的幃幔旁啜飲,避免任何非必要的交際。他是富商 赫伯的么子,憑藉優秀的武藝 與端正的人品進入青年騎士團,極有可能在征戰中英年早逝,因此,他認為自己沒有必要 像林恩那樣,積極地尋求 優秀的伴侶。 他會來參加這場舞會,純粹是為了自己從小到大的摯友林恩。平時,林恩連與他一起喝一 杯都不肯,他只能以這種方式, 出現在林恩參加的各種聚會,遠遠地看著林恩埋沒在女人堆裡,讓內心的熊熊妒火懲罰自 己。 每年的珣月節,是傳說中掌管愛情的聖使安芙洛降臨凡間的日子。那天晚上會舉辦盛大的 慶祝儀式,愛慕彼此的男女 也會趁著這一天互許終身。恍惚之間,巴奈特想起去年的珣月節,他與林恩約定,這輩子 ,只做彼此最忠實的朋友。 角落裡,樂團奏起了波格列舞曲,巴奈特依舊在他窗邊的位置窩著,並不想下場跳舞。開 舞的是瓦爾達公爵與他的夫人, 但是全場目光反倒都集中在舞廳右側,而非開舞的人身上。巴奈特轉身望過去,錯愕地見 到林恩正拉著一個女僕的手, 要帶她下場跳舞。 那個女僕與他拉拉扯扯,發現兩人成了全場焦點,著急地哭了,猛力甩開林恩的手,逃出 了舞廳。林恩尷尬地站在那裡, 搔搔頭,還想追出去,巴奈特實在看不下去了,走上前去攔阻他,要為他介紹另一名配得 上他的舞伴。 雖然有些過意不去,巴奈特仍然拜託了瓦爾達公爵的女兒莉蒂亞來做林恩的舞伴。莉蒂亞 從舞會剛開始就躲在陽台看書, 因為她愛慕的巴奈特根本不打算下場跳舞。可是既然受到了巴奈特的請託,她也就不得不 答應了。 巴奈特知道莉蒂亞對林恩一點好感都沒有,她一向不喜歡這種花花公子。不過,巴奈特相 信林恩會以紳士的禮節待她, 至少在跳舞的時候,林恩肯定會對她呵護備至。 沒想到,平時舞技甚佳的林恩,此次帶著莉蒂亞跳舞竟頻頻出錯,一直踩到女方的腳之外 ,還不小心摸到了不該摸的 地方。最後莉蒂亞終於受不了了,脹紅著一張俏麗的臉,當眾賞了林恩一巴掌,連一支波 格列舞曲都沒跳完,就氣沖沖地 離開了舞廳。 即使詫異,眾人依然沒停下舞步,在波格列舞曲的節奏中極富秩序地走位、錯身、雙手交 握。巴奈特急忙帶著林恩 離開舞廳,來到一旁隱密的小陽台暫時避避風頭。 「你今天是怎麼了?」 「啊?什麼?」 巴奈特見林恩一臉疑惑,簡直不敢相信,他連自己犯了什麼錯都不知道。更荒唐的是,林 恩傻笑著搓著雙手, 對巴奈特討好般地說道:「哎呀!朋友,感謝您替我介紹這麼美麗的女孩,不過她實在太 容易害羞了,是不是? 話說回來,朋友,你叫什麼名字來著?」 巴奈特很確定,最近行為愈來愈脫序的這個人,絕對不是自己的好友林恩,或許是個披著 林恩的皮的惡魔也說不定。 他輾轉探聽,得知林恩上週發生了一場意外,就在煉金術士伊萊的屋子裡。 一大早,走過萬民橋、越過大片農田,巴奈特來到了城郊東邊、生長著橡樹與山毛櫸的蓊 鬱樹林。沿著唯一的一條小徑, 他輕而易舉地找到了煉金術士伊萊破爛的住所,使勁敲了敲那扇搖搖欲墜的木板門。 不一會兒,「咿呀」的一聲,門被打開了,一道身影從門後的幽暗裡浮現而出:是一個身 材矮小的年輕男人, 淺棕色的頭髮與眼珠,蒼白的臉上長滿雀斑,外加兩抹濃重的黑眼圈。 「巴奈特?」 這個煉金術士伊萊,臭名遠播,正直的巴奈特自然不曾與他做過任何交易,也不知道他是 怎麼認識自己的。 巴奈特很確定,這是自己第一次與這個男人見面,但奇怪的是,這個男人竟給他一種說不 出來的熟悉的感覺。 他低下頭去,仔細端詳著這個矮小的棕髮男人伊萊。伊萊抿著嘴,同樣緊張地回望著他。 「伊萊‧摩菲斯,我有些事情想問你。上個星期,我的好友林恩‧費迪南在你這裡出了一 場意外,是怎麼回事?」 「這、這個……」 伊萊支支吾吾的,使得巴奈特更加煩躁不安。不顧伊萊的意願,巴奈特強行踏進木屋,見 到門邊的一口大木箱, 索性一屁股坐了下來,意味著在伊萊沒有給出他要的答案之前,他不會走人。 站在桌邊的伊萊目光焯爍,卻欲言又止。兩人沉默了好一會,一直盯著伊萊看的巴奈特忽 然站起身來,逼近伊萊。 伊萊避無可避,被困在他與桌子之間。 「……林恩,是你嗎?」 不愧是最了解林恩的人,巴奈特一猜即中,意外與伊萊交換軀殼的林恩激動得無法自制, 立刻緊緊抱住了巴奈特, 將臉埋進他的胸膛裡。 終於找到林恩的巴奈特也激動不已,他會如此猜測,是由於眼前這個人雖然外表是伊萊, 但是一舉一動之間, 全都籠罩著他所熟悉的林恩的影子。 「這是怎麼回事?」 看得出來,林恩對於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也十分疑惑。他大略地解釋了那天發生的事情 ,巴奈特聽完,一時之間 也想不出比較好的解決辦法。 「如果貿然回到家裡,說我跟這個伊萊交換了身體,恐怕會被當作瘋子關起來吧……哈哈 。」 林恩乾笑了幾聲,又聽巴奈特說最近伊萊用自己的身體幹了許多蠢事,更是無奈。 「那現在你打算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能怎麼辦。」 聽林恩的話裡,大有聽天由命之意。巴奈特憂心忡忡地說道:「朋友,我願意做你的擔保 ,幫你說服費迪南老先生, 讓他相信你說的話,我們再一起找出能讓你跟伊萊交換回來的方法……」 「不,不用了。就算回去了,對我有什麼好處?我累了,巴奈特。我總是恨我自己,從出 生起就註定得一輩子 為別人而活。」 對於林恩如此斷然拒絕自己,巴奈特滿臉錯愕,直到林恩抬手輕撫他的臉龐,他才明白林 恩心裡的打算。 去年的珣月節夜晚,他們也是如此輕撫著對方的臉,傾訴對彼此的情意,可是兩人心底都 很清楚,他們注定無法 廝守終身。林恩不得不在女人堆裡挑三揀四,巴奈特則專注於自己的工作上,從來不近女 色,兩人迥異的作風, 其實是殊途同歸。他們都在哀悼著這段無疾而終的戀情。 不過現在,因為這場匪夷所思的意外,反倒使得他們的戀情起死回生。現在的林恩,搖身 一變,成了個住在城郊的 不起眼的煉金術士。對現在的他來說,沒有什麼是應該做、或不應該做的事情,也沒有誰 是不能夠在一起的人。 「巴奈特,你是否會因為這副身軀的醜陋,而不願觸碰我呢?」 巴奈特緊摟著林恩,深深地吻他,一遍又一遍,直到兩人都微微地輕喘起來。他將林恩放 倒在床鋪上, 望進那淺棕色的眼眸裡。 「是你的靈魂使我如此著迷。不論你擁有什麼樣的軀殼,我都會毫不猶豫地擁抱你。」 距離與伊萊交換身體,已經過了兩個月。這段時間以來,林恩與巴奈特每天如膠似漆,是 對如假包換的熱戀中的愛侶。 伊萊的身體,便是使兩人能夠無所顧忌地相戀的關鍵,這樣得來不易的戀情,自然是能維 持得愈久愈好, 兩人都有個共識,那就是林恩與伊萊,最好是一輩子都別再換回原本的身體了。 眼前的棕髮男人,身材瘦小,即使光裸著身子,也稱不上性感,相較從前俊美的林恩,簡 直雲泥之別。但是巴奈特知道, 自己愛的從來就不是林恩的外表。 「唔……巴奈特……哈啊……啊……」 巴奈特望著自己身下的男人,因為後穴吞進了自己的性器,而顫抖不已。那張滿佈雀斑的 臉潮紅一片,一雙棕色眼眸 正熱切地注視著他,渴求他對自己澆灌無限的愛意。巴奈特忍不住俯下身,親吻這個跟英 俊完全搭不上邊的男人, 心中感到無比欣喜。他感受到自己是確確實實的,正在與自己的愛人結合著。 隨著巴奈特聳動下身,陰莖在後穴裡淺淺地抽插起來,林恩的呻吟斷斷續續地,裡頭夾雜 著他的名字,使他興奮得 不自覺加大衝撞的力度。在他的進攻之下,林恩承受著一波高過一波的快感,下意識的, 他的雙臂攀上巴奈特的頸項, 以雙腿夾緊對方的腰,讓兩人更加緊密地貼合在一起。 床鋪上,兩人纏綿不休,直至天邊褪去了星辰。尚在酣睡的奴僕們被他們的主人叫醒,命 令他們到鍋爐房裡去燒熱水, 迷迷糊糊之間,他們亦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的主人在天濛濛亮的時候就要洗澡。 伊萊的身軀十分瘦小,高壯的巴奈特能夠很輕易地把林恩整個人抱在臂彎裡,要換作林恩 原本的身體,這就是無法 辦到的事情了。對於這樣的體格差異,林恩倒是挺享受的,嘴邊噙著幸福的微笑,他窩在 巴奈特懷裡,心安理得地 讓巴奈特把自己抱進浴室。 浴室裡熱氣蒸騰,巴奈特舀起溫水幫林恩沖洗身上的黏膩,拿出一塊香皂來給他。林恩見 到那塊香皂,眼睛都亮了起來, 他興奮地搓了搓那塊香皂,一股宜人的香氣隨著細密的白色泡沫飄散而出──是晚香玉。 林恩發出了一聲滿足的嘆息,瞇起雙眼。對平民來說,塊狀肥皂是很奢侈的物品,尤其是 摻有香精的香皂,不是 一般人家用得起的。以往身為貴族的他,從來不曾在意這種事情,香皂要多少有多少。現 在的他會有如此深的感觸, 乃是由於他現在的身分──像伊萊這種貧困的煉金術士,別說香皂了,住居裡連個浴室都 沒有。要洗澡得找條小溪, 到溪裡洗澡還會不小心染上風寒。 他林恩‧費迪南活到現在,第一次體會到生活的艱困。就連像現在這樣好好地洗一場熱水 澡,對他來說都是種奢侈, 簡直舒服得要讓他流下淚來了。 「我來幫你抹香皂吧?」 見到林恩對著香皂傻笑,巴奈特又是好笑,又是心疼。以伊萊的身分,他知道林恩過的是 怎樣的日子,想吃菜得自己種, 想喝羊奶得自己擠,騙吃騙喝的煉金術收入微薄,連買麵包都成問題。他只能盡己所能地 多帶一些生活必需品資助林恩。 盡管如此,林恩從來沒有對他說過一句抱怨的話。 沾滿泡沫的手滑過對方的身體,伊萊那缺乏脂肪的軀殼,細瘦得肋骨清晰可見。巴奈特心 裡盤算著,這次要給林恩 多帶一些麵包跟乳酪走。 「要我幫你搓背嗎,巴奈特?」 巴奈特點了點頭,背過身去,忽然想到從前兩人曾經常一起洗澡,互相搓背,只是在發現 兩人之間那特殊的情感之後, 他們便逐漸疏遠了。至於現在他們這樣一起洗澡,比起從前,又有著截然不同的意義。 幫巴奈特搓完背後,換作林恩自己轉過身去。巴奈特拿著晚香玉香皂,搓了一手的泡沫, 正要抹到林恩背上時, 卻突然注意到,從肩膀延伸到後腰,林恩的背上佈滿了如同刺青一般,藤蔓狀的黑色紋路 。 「你背上這是什麼?」 「我也不知道,是昨天出現的。」 輕輕撫上林恩的後背,香皂泡沫沾到上頭,使得林恩瑟縮了一下。 「痛嗎?」 「嗯,有一點。」 這兩個月之間,兩人性事十分頻繁,依照巴奈特的印象,上一次兩人赤身裸體的時候,也 不過就三天以前, 他並沒有見到林恩背上有這些紋路。雖然覺得疑惑,兩人亦不知道這些黑色紋路從何而來 ,束手無策。臨走之時, 除了乳酪與麵包,巴奈特多給了林恩一瓶藥油,要他再多注意他背上的紋路是否有任何變 化。 林恩點了點頭,答應他會確保自己一切安好,給了他一個深情的道別之吻。 * 那天早晨,皇家衛兵們闖進了煉金術士伊萊的住所,將正在吃早餐的林恩五花大綁,丟上 了囚車。不一會兒, 還沒搞清楚狀況的林恩就被帶進了皇宮裡,那些衛兵粗魯地將他丟在地上,任憑他扭動著 被束縛的手腳, 趴在地上站不起身來。 「艾嘉妲,你仔細看一看,這個伊萊‧摩菲斯,是不是就是你要的人?」 感受到自己的身體被人踢了一腳,林恩被翻了半圈過去,映入眼簾的是皇宮裡富麗堂皇的 天花板壁畫,以及一名 長相冷豔的女人。 林恩一下子便認出了那名女人的身分──她便是居於王城西邊的山脈上,偉大的女巫艾嘉 妲。傳聞她活了百年有餘, 面容與體態卻依舊跟少女毫無二致,現在的確證實了這個傳聞:她現在的長相,與費迪南 伯爵家裡的畫像一模一樣, 林恩就是靠那張蒙塵已久的畫像認出她來的。 不過,相較畫像,真正的艾嘉妲女巫周身散發著一股森冷的寒氣,從她頭上一對純白的犄 角、如冰雪般剔透的肌膚, 再到她一頭潔白的長髮,以及一身由銀白鱗片構成的貼身長禮服,全身雪白的她,一舉一 動都像是會招來 刺骨的寒風。 「感謝你,威勒斯王國的陛下。」 艾嘉妲以鞋頭抵住林恩的下頷,逼迫林恩後仰著腦袋,好讓自己可以細細端詳他的臉。大 廳裡聚集了許多人,四周 卻寂靜無比,大概是都被偉大的女巫所震懾,沒有人膽敢說話。 這麼靜默了好一陣子,林恩感覺到艾嘉妲的鞋子離開了自己的下頷,在他鬆了一口氣的同 時,頭頂上傳來的話語 又使他全身緊繃了起來。 「這傢伙不是伊萊‧摩菲斯。他是假冒的。」 周邊的大臣貴族裡開始竊竊私語起來,艾嘉妲並不理會,抬手命人將林恩鬆綁。巴奈特從 周圍的人群中擠了出來, 一下子跑到林恩身邊,以匕首割開他身上的粗麻繩,扶著他坐起身來。 「還好嗎?有沒有哪裡受傷……」 巴奈特壓低了聲音,話才說到一半,就被艾嘉妲硬生生打斷。 「我不知道伊萊‧摩菲斯那狗娘養的東西給了你多少好處,要你假扮成他。不過他大概沒 告訴你,他是要你作他的 替罪羔羊,因為他從我那裡偷走了一樣非常珍貴的藥材。」艾嘉妲的語調冷漠,一如她冰 冷的氣質, 「聽好了,只要你告訴我他人在哪裡,我就會饒過你。」 面對艾嘉妲的要求,林恩與巴奈特不約而同陷入沉默。兩人都知道,為了他們見不得光的 戀情,林恩絕對不能承認自己 並非伊萊。見「伊萊」似乎拒絕吐露實情,雖然艾嘉妲面無表情,可從她燦金的瞳仁裡, 能夠看出她早已失去耐性。 「好,既然你不肯說,我自然有方法讓你現出原形。」 艾嘉妲語音未落,大廳裡便颳起了陣陣冷風。只見她高舉雙臂,嘴裡喃喃唸著咒語,大廳 裡霎時落下片片雪花, 引得廳裡眾人一陣驚呼。 「要解開你身上的化形咒,十分簡單,只需要一個真愛之吻。雪蝶們會指引我,找到你的 深愛之人。」 聽見艾嘉妲的解釋,許多人不禁定睛細看那些雪花,這才發現,那些雪花其實是一隻隻細 小的白色蝴蝶,牠們隨著寒風 翩翩飛舞,有的穿梭在人群之間,有的則飛出了窗外。 不一會兒,雪蝶們逐漸散去,隨著漸漸停下的寒風,消失在空氣裡。最後只剩下一隻,安 穩地停靠在巴奈特的肩膀上, 掀動著牠晶瑩剔透的翅膀。 「你,吻他。」艾嘉妲望著那隻雪蝶,尖銳地命令巴奈特道。 渾身僵硬的巴奈特並無動作,消極地反抗。然而王座上的國王重新下達了一樣的命令,這 時他明白,如果自己繼續 拒絕親吻林恩,就會掉腦袋。他傾身向前,捧著林恩生著雀斑與黑眼圈的臉。 他們從沒想過,令人一心嚮往的神聖愛情,最終竟是逼迫他們分離的毒藥。在親吻彼此的 時候,他們都嚐到了腥鹹的 淚水,分不清是自己的,亦或來自對方悲傷的眼裡。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瘦削矮小的棕髮男人被一層雲霧包裹,逐漸回復他為人所熟悉的模樣 ──是林恩‧費迪南, 費迪南伯爵的長子,王城中最英俊瀟灑、風靡萬千少女的美男子。 不敢置信的眾人忽然又想到,這樣一來,方才站在費迪南伯爵身旁的人又是誰呢?大家都 狐疑地轉頭一看,不約而同地 再次驚叫出聲──費迪南伯爵身旁,只剩下一堆疊在地上的華服,自衣服堆裡,跳出了一 隻醜陋的蟾蜍, 不停嘓嘓叫著,想逃離大廳。女巫艾嘉妲見狀,一個箭步,將那隻蟾蜍踩在她透明的高跟 鞋下。 「伊萊‧摩菲斯,為了你所犯的過錯,你死一百次都不為過。」 隨著艾嘉妲腿上一出力,蟾蜍伊萊痛苦地掙扎著,嘹亮的嘓嘓迴盪在大廳裡。 最近,有兩個壞消息,使得王城裡的萬千少女們為此同聲嘆息。 第一個壞消息是,她們的夢中情人林恩‧費迪南的真愛,是個男人。不僅如此,他愛上的 還是那個嚴肅無趣的騎士 巴奈特‧赫伯。至於第二個壞消息,更是使她們心焦如焚:傳聞林恩現在身染重病,足不 出戶,奄奄一息。 除了城中的少女們,女巫艾嘉妲也陷入了擔憂之中。當然了,早已活了一百多年的她,是 不可能愛慕這種毛頭小子的, 然而事情起因於她手中的東西,她認為自己或多或少需要負起一點責任。 回到位於深山中岩洞裡的居所,她足足找了三天(雜物實在太多了)才找到她要的東西, 回到山下的王城, 拜訪費迪南伯爵的宅邸。 得知艾嘉妲來訪,費迪南伯爵穿上最正式的禮服,命奴僕們布置好最豪華的會客廳,在那 裡迎接這個王國裡法力最高強、 最偉大的女巫。 「令公子生病了,我來看他。」 艾嘉妲簡潔地說明來意,費迪南伯爵立刻命人把自己性命垂危的兒子林恩抬到會客廳裡, 後頭跟著不眠不休連日照顧著 林恩的巴奈特。見到巴奈特,費迪南伯爵蹙起眉頭,略感不悅,卻沒有趕他出去。 「坐起來。」艾嘉妲依然習慣使用命令的口吻,但是從她略為放軟的語氣裡,能聽見她的 同情。 因為連日的高燒,林恩全身乏力,得由巴奈特幫忙才能坐起身來,無力地倚靠在他身上。 艾嘉妲彎下身去,伸手撩起 林恩的上衣,見到他背上包著層層繃帶,繃帶之下,是一道道紫黑色的刺青般的紋路,膿 血沿著那藤蔓般的圖樣, 不斷從林恩的體內滲透而出。 「這個是詛咒,亡靈的詛咒。」艾嘉妲嘆了口氣,「伊萊‧摩菲斯從我那裡偷走的,是亡 靈木的根部。將亡靈木根放入 熱水所提煉出的汁液,帶有毒咒,不論是誰觸碰到,都會被亡靈纏身,最後被它們拖入地 府。林恩先生,你就快要成為 它們的一員了。」 費迪南伯爵到抽了一口氣,著急地問艾嘉妲是否有破除詛咒的辦法。 「當然有,不過這就要看林恩先生的意願了。能夠破除亡靈木詛咒的,只有它本身的果實 。亡靈木十年結果一次, 結出果實之後,那些果實會在一天之內腐爛,如果能吃下新鮮的亡靈木果,就能清除身上 的詛咒。亡靈木只生長在 遙遠的南方荒原,上一次它結果是五年前,要得到亡靈木果,就必須在未來的五年內到達 亡靈木的所在地才行。」 艾嘉妲停頓了一下,又道:「原本我便有打算去採收下一輪結出的亡靈樹果,林恩先生, 如果您想要與您的深愛之人 白頭偕老,可以考慮跟我一同前往。」 艾嘉妲的提議,宛若救命浮木,即使林恩因高燒而意識渾沌,仍然用盡全身的力氣對她表 達自己的萬分願意。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每天清晨,將這個混著杜松子酒服下,等你養好背上的傷,我們 就出發。」 艾嘉妲拿出她找了三天才找到的、為數不多乾燥亡靈樹果粉末。巴奈特接過她手中爬滿黑 鏽的小銀盒, 順勢問道:「夫人,我也想與你們一同前往。」 「隨便你。這是會場艱辛的旅途,你要有心理準備。」 冷漠而隨意的如此回應巴奈特,艾嘉妲燦金色的眼睛微微瞇了起來,卻似乎是在微笑。 一個月之後,林恩背上的傷痕已經癒合,回復到淺青灰色、類似刺青的模樣。儘管費迪南 伯爵非常不捨,依然替自己的 愛子,以及自己愛子的「真愛」巴奈特備好馬匹與行李,要送他們踏上未知的旅程。 伯爵備了三匹馬,分別給林恩、巴奈特與女巫艾嘉妲。負責駝行李的,是匹艾嘉妲帶來的 騾子,更正確地來說, 是被她變成騾子的伊萊‧摩菲斯。 「膽敢讓行李掉到山谷裡去,我就把你變成蒼蠅,讓你吃屎過活。」 艾嘉妲淡淡地瞥了一眼騾子伊萊,跨上自己的馬匹。林恩與巴奈特與自己的親友道別完, 跟在艾嘉妲後面,騎著馬 穿過城門、越過護城河,一眼望去,一片離離蔚蔚的森林。走出這片森林之後,迎接著他 們的,還不知有多少困難。 然而林恩與巴奈特並不害怕。他們紅著臉相視而笑,只覺得不可思議,原來愛情能以這種 形式迎來結果。這一切, 或許還要歸功於那鍋荒唐的愛情靈藥。 (FIN.) 看圖說故事活動的最後一篇!沒想到寫了這麼多,感謝看到最後的各位~ ================================================================= 歡迎來我的噗浪:https://www.plurk.com/lky0528forBL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03.204.30.8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587741268.A.77F.html
1Fasdwhhk: 好看~~ 04/24 23:45
2Fleelulu: 這篇太強了,好好看QAQ 04/24 23:51
3Fleelulu: 大大.....(抱大腿 04/24 23:51
4Fjewerly20: 寫得好好~~ 04/25 00:20
5Fmapleshell: 好看! 04/25 00:25
6Ffishgift: 很好看 04/25 00:46
7Fcistus: 好看,好喜歡故事的轉折和發展! 04/25 01:21
8Fchuntin36: 超優秀 好好看 故事還會繼續嗎? 04/25 01:32
9Fb124383: 好好看!偷偷求個後續(>﹏<) 04/25 01:49
10FLeonieee: 抓個蟲:每天清晨,將這個混著杜松子酒服下→明天清晨 04/25 03:32
11FLeonieee: 同求後續> < 04/25 03:32
12Fayame0625: 好強大,推推 04/25 04:12
13Fj90206: 好棒窩!!!!喜歡這個結局~~~ 04/25 12:15
14FShineShine: 好看!喜歡愛情靈藥背景衍生的故事! 04/25 13:02
15Fsuncat71: 推! 04/25 13:32
16Fsunmoon1000: 這故事好酷 04/25 18:45
17Faqurn: 這篇好棒!!! 04/25 19:25
18Fabearinakita: 推推 04/25 23:27
19Fachunsan: 好看!!!求後續+1 04/25 23:52
20FLeeCheolWoo: 一定有後續的吧吧吧! 04/26 03:34
21Foenn: 喜歡!求後續~~ 04/26 04:46
22Fdanceberyl: 喜歡!敲後續!! 04/26 08:04
23Froundstone: 好看!果然強大女巫的法術下,真愛一定是真的 04/26 10:20
24Fshensoyee: 好喜歡這個世界觀! 04/26 11:55
25Fdcain: 推~喜歡 04/26 23:48
26Fwsx321edc: 好好看! 04/27 00:38
27Fkaipei: 好完整哦!所以林恩一開始說的對象是誰呀? 05/02 05:23
28Fleinna970: 推 05/05 00:56
29Fmechakucha: 推 05/05 08:04
30Flsryu: 換回原本的身體是不是就不能火車便當了(?) 05/05 13:48

bb-love熱門文章

33 [鄉土] 嫁金蠶
34 2020-07-02 21:12
28 [自創] 誤打誤撞的包養(12.7)
35 2020-06-28 21:32
39 [自創] 藍圖 (24)
40 2020-06-20 20:03
27 [自創] 投資一定有風險17
39 2020-06-20 10:31
25 [自創] 少爺真的離家出走 中
38 2020-06-20 03:09
31 [自創] 分局長的那隻鳥 02
33 2020-06-19 22:19
38 [自創] 開車旅遊 (限)
45 2020-06-18 23:01
29 [自創] 分局長的那隻鳥 01 限
32 2020-06-17 01:46
29 [自創] 少年 38
32 2020-06-14 19:19
48 [自創] 投資一定有風險16
55 2020-06-14 15:51
57 [挖坑]住我隔壁的第三者
62 2020-06-10 15:29
35 [自創] 投資一定有風險 14
47 2020-06-05 08:06
27 [自創] 比投票更重要的事
31 2020-06-05 02:18
39 [挖坑] 上錯車
45 2020-06-04 00:30
59 [挖坑] 比吸血更恐怖的事
62 2020-06-03 14:23
66 [挖坑] 只要選擇3P就能HE對吧
69 2020-06-02 18:00
57 [挖坑] 我不是你的貓
62 2020-06-02 11:18
21 [自創] 純情夢
32 2020-05-31 04:17
42 [自創] 有一隻鳥不見了 (限)
45 2020-05-29 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