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調解不如結婚(限)

看板 bb-love
作者 Meters13
時間 2019年12月25日
留言 34則留言,34人參與討論
推噓 34  ( 34推 0噓 0→ )

有肉空一頁。 --   炎熱九月天,日均溫超過三十六度的台北盆地街道上的行人寥寥可數,紅綠燈下的機 車騎士找不到蔽蔭的地方,只能拿起掛在脖子上的隨身風扇垂死掙扎般吹起空氣的流動。   汗水一滴一滴從緊貼著安全帽的頭皮流下來,恰好被微弱的風這麼一吹給帶來一絲自 我安慰似的涼意。   龍頭上的手機架收到新訂單,陳威宇飛快確認過店家位置和時間便接下這筆單子,同 時在心裡盤算著將外送袋裡的那份餐點送到客人手中之後,他該從哪條路接到哪條巷子才 能在時間內抵達那間飲料店。   最後陳威宇到達的時間比預想的還早,飲料店工讀生是新來的生面孔,這家店的單子 他之前接過幾次,先前的員工動作俐落,有時候陳威宇太早過來看對方搖著飲料的動作都 像是在跳一支流暢的舞蹈。沒想到不過一陣子沒來,這時段的員工換了人,新來的工讀生 在做飲料時還得默背步驟。   他低頭看了眼訂單上的內容,十六杯飲料十六種茶,沒有一杯的甜度冰塊是不用調整 的,陳威宇看放在櫃檯旁的小冰箱裡面六、七杯做好的冷飲和店家標榜新鮮現榨的水果擠 在一塊兒,這下時間不知道又得浪費多少,在工讀生做好第九杯,而現場等候的客人又來 了三、四個之後,工讀生總算開口把在裡面忙的店長叫出來支援。   這家飲料店提供了類似吧台一樣能讓顧客在裡面喝飲料的空間,店長看見陳威宇認出 是張熟面孔就讓他到能吹冷氣的地方等著,陳威宇也不客氣,推開玻璃門進到裡頭,從口 袋掏出手機看著一筆又一筆的訂單跳出來,抓著手機的手指有點癢,他卻得克制自己不能 接單,不然會來不及。   深吸口氣,陳威宇坐下來,百無聊賴地開始滑起手機版YOUTUBE看影片。   「你聽說過那個月入十六萬的傳說嗎?」   「十六萬……你說的是那個傳說中一天花十六個小時在送外送,一個月三十天完全沒 有休假,最後一個月抽成十六萬的那個傳說嗎!」   「沒錯!加入我們貓熊外送,你也可以成為下一個傳說!」   「不好意思久等!UBER EAT 51345的單已經好了喔!」   陳威宇關掉YOUTUBE自由推送的廣告,冷笑一聲,拎著外送袋走到櫃檯和店員清點過 訂單上的品項,和店員兩個人一起合力想辦法把十六杯飲料裝進外送袋裡,店員還額外遞 了一杯正常冰的無糖綠茶給他。   「不好意思,讓你等這麼久,這杯是我請你的。」   陳威宇接過飲料,吃人手軟,也只能提醒新來的工讀生下次要是再碰到數量這麼大的 單子,就不要自己逞強,一定要叫人來幫忙。   回到路邊將外送袋固定好,陳威宇坐上機車、轉動鑰匙,準備發動摩托車那瞬間。   「啊--」   「砰!」   店員的尖叫聲,金屬碰撞的聲音,蔚藍的天空,突兀地出現了一道粉紅色的身影。   「你沒事吧?」馮育廷著急地看著躺在草上看天空的人。   陳威宇躺了好一會兒,伸手掀開安全帽的護目鏡,和一臉擔憂的馮育廷對上眼。   「你們貓熊外送賺的十六萬都是拿來賠車禍和解金的嗎?」   「……欸?」   看著對方一臉沒反應過來的表情,陳威宇感到一陣煩躁。   在過了突然被撞而摔倒在地上的那陣錯愕之後,他第一件關心的就是外送袋裡的東西 。   幾個好心路人過來幫陳威宇將被撞倒的摩托車扶起來,他想站起來卻感覺腳踝一陣劇 烈的疼痛襲來,還沒來得及站穩腳步就要再往後倒,馮育廷連忙向前一個踏步抓住陳威宇 的手臂幫忙穩住身體,免去了陳威宇的二次傷害。   但馮育廷一時太過用力,反倒在陳威宇被太陽曬成將近小麥色的手臂上留下一個顯眼 的手印。   「你是練了大力金剛掌嗎?」陳威宇甩了甩手腕彷彿能把痛覺甩掉,左腳腳踝的腫脹 感越來越明顯。   「對不起,你是不是哪裡受傷了?」馮育廷摘下安全帽擔心地看著陳威宇。   「腳好像扭了。」單腳站太久難以保持平衡,陳威宇乾脆借了馮育廷的肩膀一用。   「那……要不要叫救護車?」馮育廷試探地開口。   陳威宇看了眼固定在手機架上夠牢固而安然無事的手機正跳出顧客催單的通知。   他的車子除去因為被撞之後倒在地上,車殼上刮了幾條痕跡之外並沒有什麼問題。   眼前穿著粉紅色外套的肇事者雖然是對家的員工,但也是個送外送的。   「你的車鑰匙給我。」陳威宇開口,語氣中的不容質疑讓馮育廷下意識走回自己的摩 托車邊拔了車鑰匙交給陳威宇;陳威宇則是指著自己的摩托車,「點開推播通知之後會顯 示顧客的地址,你既然撞到我就要為我的單負責。」   於是一身粉紅的外送員騎著後座固定了黑底綠字外送袋的摩托車去送外送了。   好心路人看完了這一齣,洗地的警察終於閃亮登場,看見的是立在路邊載著粉紅色外 送袋的摩托車,黑色制服的騎士坐在飲料店置於騎樓的椅子上,坐姿還很大爺地把左腳跨 上椅子,桌上還有杯喝到一半的飲料。   巡警停好巡邏機車走過來,一派威風凜凜:「是誰報的警?」   好心路人站起來,向警察解釋了這一切,警察看著因為腳實在太不舒服而脫掉鞋襪, 拿店家提供的冰塊開始冰敷腳踝的陳威宇,「你要不要去醫院?」   綠色貼皮的廉價桌面擺著一串鑰匙,馮育廷留下的。   「我剛才忘了跟撞到我的人要聯絡資料,我等他幫我送外送回來再一起去吧。」   菜鳥問著學長:「這樣要算另一個人肇逃嗎?」   老鳥當警察的年資也只比菜鳥多個兩年,見過的車禍是比菜鳥多一點,這種情況卻也 是第一次碰到。   兩人只好裝模作樣地再次詢問路人剛才的情況還有陳威宇的一些資料。   幾分鐘後,馮育廷真的騎著陳威宇的車回來了!   畫面太過突兀,兩個警察愣是盯著馮育廷把車停好才回過神。   馮育廷加快腳步走過來將自顧客那裡收到的錢交給陳威宇,正要開口贖回自己的車鑰 匙,就看見陳威宇腫得和麵龜一樣大的腳踝。   老鳥走過,手搭上馮育廷的肩膀,「這位先生,有目擊者看到你騎車撞到陳先生,因 為情況比較特殊我們先不用肇逃來辦,不過要請你們跟我們回派出所一趟。」   兩個小時後,由勤練一指神功的老警察替他們兩個人做完筆錄,警察也問他們接下來 該怎麼處理。   「我看這也只是小車禍,和解沒問題就好了,不然要是提告的話也很麻煩喲,還要跑 地檢署喔!」警察開始向他們分析和解與提告之間的利弊。   陳威宇也沒打算用太麻煩的方式處理,就向警察表達了和解意願,馮育廷自然沒有第 二句話。   隨後警察要他們等候區公所的調解通知就要他們離開,馮育廷看陳威宇行動不便,一 路扶著對方走出派出所。   「你的腳……」   「醫藥費算你頭上。」   「這是一定的,是我不小心撞到你,真的很對不起。」   「說對不起有用的話還要警察幹嘛?」陳威宇沒忍住翻了白眼,剛才做筆錄時,他就 從這個叫馮育廷的人那邊得到夠多的對不起。就算湊齊一萬個也不能讓他的腳立刻好起來 。   「那我們去醫院?」   「不然你覺得不去看醫生我的腳會自己好嗎?」   馮育廷不說話,害陳威宇都有點懷疑他剛才是不是說得有點太過份。   他們攔了台計程車到最近的市立醫院,車資一百多塊比陳威宇送一單外送賺的錢還多 ,他一邊心疼這筆車資又慶幸是撞他的人出錢,卻又納悶馮育廷也是個外送員,怎麼計程 車攔得如此不手軟。   由於陳威宇行動不便,馮育廷把他扶到陰涼的地方讓他等著,再去裡面跟志工借了輪 椅出來。   陳威宇萬分抗拒,兩人在醫院大門起了一場不算爭執的爭執,是陳威宇一方面沒控制 好音量地說他絕對不要坐輪椅被馮育廷推進去,馮育廷也只是好聲好氣地勸陳威宇不要和 自己的腳過不去。   醫院大門的人來來往往,陳威宇單方面吵沒幾分鐘就受不了旁人的目光,千百個不願 意地坐上輪椅由馮育廷推進了急診室。   不是太嚴重的問題,他們等了一個多小時才等到醫生喊他們進診間,期間護士來確認 過陳威宇腳踝的情況,給了他一個冰袋冰敷患處,隨後醫生替陳威宇安排照X光,確定骨 頭沒受傷,交待了一番保養傷處的方法便讓兩人出去櫃檯批價。   離開時搭的又是計程車,馮育廷在車上問陳威宇的住處,陳威宇這才臉色不佳地說他 住在四樓。   「……對不起。」   陳威宇深吸一口氣,按捺住不爽的爆脾氣,「你要是真的覺得對不起我,在我腳好之 前你要負責我的三餐還有我沒辦法工作損失的薪水。」   剛才做筆錄時馮育廷就了解到陳威宇目前的情況,剛退伍還沒找到工作,只好先送外 送加減賺,自己一個人住在台北,家人都在南部,不想讓家人知道他一個人在外地受傷, 因此拒絕警察想替他通知家人的好意。   相較之下,馮育廷只是趁著工作之餘覺得外送很有趣兼個差而已。   「我平常日也要上班,時間上可能沒那麼方便……」   「所以你要擺爛嗎?」   面對陳威宇眼神銳利的質問,馮育廷也只能無力地開口:「我不是這個意思。」   最後他們商量出一個折衷的方案,就是陳威宇養傷這段期間暫時住到馮育廷那裡。   相較於陳威宇安身的租屋處,馮育廷住的是一室一廳還附衛浴的套房。   陳威宇拄著馮育廷臨時去替他買來的拐杖,行李家當全由馮育廷幫忙提上樓。雖然住 的樓層高,但是有電梯,整個居家環境比陳威宇家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現在是有錢人錢多太閒才會跑去送他媽的外送嗎?」進到馮育廷的屋子裡,坐在柔 軟的沙發上,正前面就是四十幾寸的電視機,馮育廷簡單和他解說了使用方法,他摸著摸 著就直接連上網路開始看起電視劇,「喂!馮育廷,你這邊只有一間房間,不會是要我這 個傷患住客廳吧?」雖然沙發是挺舒服的。   馮育廷替陳威宇將行李拿進房放好後出來,「房間夠大,你睡床,我打地鋪。」出來 時,他已經換掉那身和他氣質其實不怎麼搭的粉紅色外套,穿上一件舒適的淺色休閒服, 「茶?水?還是咖啡?」   「白開水就好了。」陳威宇側過身看他從小冰箱裡拿出一壺水,倒了一杯遞給他。   這裡空間不大,然而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小小的客廳有沙發有電視,擺了微波爐、 小冰箱也不顯得突兀,只是沒有流理台這點讓陳威宇有點在意。   「你說你會煮東西,你不會都是在廁所洗菜那些的吧?」   客廳只有一張雙人座沙發,陳威宇一個人就佔了一個半位子,馮育廷便席地而坐,「 也只有那邊可以洗東西。」   陳威宇喝水的動作頓了頓,一臉狐疑地看著杯子裡的水,「這個水……」   「礦泉水。」   陳威宇住在馮育廷那裡的一個多星期以來可能是從他離家來北部念書之後過得最像米 蟲的一段時間。   每天睡到自然醒,早餐有馮育廷幫他買回來,午餐是馮育廷前一天晚上事先準備好放 到冰箱裡冷藏,讓陳威宇能在第二天中午用微波加熱之後吃的,晚上不是馮育廷從外面買 現成的回來就是他用電磁爐煮。   一個星期下來沒什麼動,陳威宇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因此被馮育廷給養胖好幾公斤,過 去還能靠運動習慣維持的身材都有點軟了,肚皮上的肉好像也多了一圈。   晚上馮育廷下班回來說他從警衛那裡拿到了一封區公所寄來的通知函,他在客廳和陳 威宇一起拆開那封信,果不其然就是區公所調解委員會寄來的調解通知,定好調解日期是 在一個星期之後。   「沒想到公務員的速度可以這麼快。」陳威宇拿出馮育廷買回來的便當,接過馮育廷 拿給他的筷子,「這不就表示我那邊應該也收到了?我是不是該回去看一下?」這麼說也 不是在爭得馮育廷的同意,他是在向自己提問也在心裡做好決定。   「你的腳好多了嗎?」馮育廷看了眼陳威宇已經沒前幾天那麼腫的腳踝。   「還在痛啊!你以為腳扭到好那麼快喔?」陳威宇沒好氣地回答。   「要不要找時間再回診一下?」馮育廷又問。   「應該是不用,我查過扭到好像只能靠身體自己復原,能做的就是小心不要二次傷害 啦!還有就是注意走路的姿勢,我看大概再過幾天就要開始復健了。」陳威宇咬了一口便 當裡的排骨,「不過說真的,再不快點好起來,整天待在你這邊沒出門也沒得運動,我早 上看我的腰都粗一圈了。」   馮育廷沒立刻接話,隔了幾秒才開口:「沒那麼嚴重吧?」   陳威宇立刻空出一隻手掀開他的上衣,露出勁瘦的腰肢,「哪裡沒那麼嚴重,我之前 這樣坐著根本就沒多出來的這坨肉!雖然說現在兵役時間是變短啦,可是我們單位很操耶 !我新訓才結束就被操瘦五公斤,好不容易趁當兵練出來的肌肉全變成贅肉!媽的都你害 的!」他保持同樣的姿勢,右腳作勢踢馮育廷。   他看出馮育廷的個性很好。   也不是說馮育廷是那種好欺負的人,而是陳威宇知道馮育廷的底限在那裡,所以他總 是在對方的底限邊緣試探。   平常馮育廷會躲開陳威宇這一腳,但今天沒有。   腳也不過是踩在馮育廷的肩膀上,見對方沒反應,陳威宇剛要把腳收回來,就被馮育 廷的手握住了腳腕。   屋子裡開了空調微涼,馮育廷的手很熱。   陳威宇被抓住的地方像是有火在燒,比當初他另一隻腳扭到的當下還要更加灼熱。   陳威宇試著抽回腳,但馮育廷握得很緊,「你幹嘛?馮育廷,你放開!」   馮育廷鬆了手,同時起身說他要先去洗個澡。   馮育廷連衣服也沒拿就直接進了浴室,沒多久水聲傳到客廳,陳威宇早就縮回腳按著 剛才被馮育廷摸過的地方,渾身不自在,溫度從掌心底下開始蔓延到全身,熱得陳威宇的 心跳開始加速,他沒忍住罵了一句髒話,一跛一跛走到浴室外,扶著牆壁用膝蓋撞門。   不知道裡面的人是因為水聲的關係沒聽到陳威宇在撞門還是故意無視由他所製造出來 的聲響,直到陳威宇在外面吼著馮育廷再不開門,他就要拿東西砸門鎖時,直接穿著衣服 淋水的馮育廷這才由內轉開了鎖,全身濕淋淋地看著站在門外的陳威宇。   「你這樣會吵到鄰……」   他瞪大眼睛看陳威宇的臉瞬間逼近,下一秒重心不穩的人朝他的方向跌過來,馮育廷 下意識伸手要接住對方,哪知道這只是陳威宇的佯攻。陳威宇兩手揪著馮育廷的衣領,靠 著馮育廷的支撐在一個施力之後把人按在浴室冰涼的磁磚上。   他們原本齊平的視線因為陳威宇無法站直身體而比馮育廷略矮些許,卻不影響他藉著 這股氣勢在不經思考下咬上馮育廷因錯愕而微張的嘴唇。   陳威宇不得要領地胡啃亂咬一通,嘴裡嚐到了一絲鐵鏽味讓他短暫回神意識到自己做 了什麼,正要退開時,馮育廷的手按著他的後腦勺追著吻了過來。   兩人的唇舌繼續交纏,原本居於下風的馮育廷雙手慢慢下移,最後擱在陳威宇的後腰 ,陳威宇整個人上半身貼著馮育廷,上衣也跟著濕掉黏在身上,溫度從緊貼的上身互相傳 遞。   彼此的呼吸同時加劇,陳威宇掙扎了幾下未果,便試著從馮育廷那裡搶過主導權,仗 著馮育廷怕他摔,他一伸手就是抓著馮育廷的襯衫衣襬向外扯,手掌貼上馮育廷的腰。   馮育廷的身體罩著一層寒意,陳威廷咬了口馮育廷的舌頭,明明要離開的是他卻又依 依不捨地含住對方的嘴唇。   「你是不是喜歡我?」陳威宇問完就撇開頭張嘴含住馮育廷的耳垂,用舌尖舔過柔軟 的皮膚,他發現手掌下的身體開始回復正常的體溫,緊貼著馮育廷的大腿也感覺到有什麼 微微發硬的東西正頂著自己。   陳威宇沒來由地感到一種扭曲的成就感。   像馮育廷這種生活無憂無慮的人竟然對他這樣出個車禍就要擔心會不會失業、戶頭存 款只有幾萬塊的人起了生理反應。   「你是不是喜歡我?」陳威宇又問了一遍,一隻手掐著馮育廷的腰肉,另一手解開褲 頭向下探去,將馮育廷還沒完全勃起的性器握在手裡搓揉。   馮育廷被陳威宇的動作嚇得倒抽一口氣,頭抵在陳威宇的肩膀上感覺他的陰莖在對方 的手中逐漸充血、脹大,他深吸一口氣,低頭用唇瓣磨蹭著陳威宇裸露於T恤領口外的肌 膚,再用低沉沙啞的聲音承認,「對。」   馮育廷也不明白自己怎麼就會對陳威宇這種個性帶了點傲慢惡劣又跋扈的人動了心, 對方的年紀還比他小了好幾歲,但他看著陳威宇時,總覺得對方的身上罩著一層光。   他就成了撲火的飛蛾,想接近他的光。   陳威宇的動作生澀,方向不對,手裡握的又是別人的東西,能這樣用手替對方弄出來 大概也是馮育廷真的很喜歡他,身體反應夠給面子。   他的手中全是馮育廷的精液,陳威宇意識到這點後腦袋也有些發熱,剛才馮育廷不斷 在他的耳邊發出曖昧的喘息聲,把陳威宇也喘硬了。   「需要我幫你嗎?」馮育廷的手一直擺在陳威宇的腰上,陳威宇替他弄時,他就沒忍 住捏著陳威宇的腰頂胯,又顧慮到陳威宇幾乎整個人都是靠在他身上才有辦法站穩,動作 便不敢太大。   「幫你媽。」陳威宇將馮育廷的精液全糊到對方的腰上才收回手,感覺手掌仍然黏黏 膩膩的,他又用馮育廷濕掉的衣服擦手。   他察覺馮育廷的手正試著拉開他的褲頭繼續向下摸,他立刻抓住馮育廷的兩隻手腕。   「你想做什麼?」   馮育廷看了他一聲,眼神中充滿情慾。   「操你。」   陳威宇的表情先是一愣最後朝馮育廷挑釁地勾起嘴角。   不需要太多前戲的鋪墊,兩人匆匆洗過澡,在浴室決定了位置後,陳威宇躺在床上看 著馮育廷跪坐在他身上,再次勃起的陰莖已經興奮地流出清液,馮育廷把手伸向後方,藉 著潤滑劑為自己進行擴張,另一手也不得空地握著自己的性器前後擼動。   帶了點馮育廷體溫的潤滑劑不時滴落在陳威宇身上,他只要稍微向上一頂,露出的龜 頭便能碰上馮育廷的身體。   馮育廷的動作不慢,陳威宇不知道是馮育廷天賦異稟還是經驗豐富,馮育廷一下就讓 自己的後穴能夠吞下三根手指,抽插了一會兒後因為姿勢之故手指沒辦法更加深入,他便 喘著大氣坐在陳威宇的大腿上,張開著雙腿,躺坐在床上的陳威宇能看見馮育廷才吐出手 指的穴口不斷收縮,視覺上的刺激讓他的下體又脹了一圈。   握著陰莖捋動的手沒停過,馮育廷向前挪了挪動作,沉著呼吸用沾滿體液和潤滑劑的 手碰上陳威宇的性器,將兩根粗壯的陽具用雙手握在一起摩擦,陳威宇也不由自主地動著 腰幹馮育廷的手。   一時間房內只剩下兩人的喘息,不時還有馮育廷覺得太乾而拿起潤滑劑擠在兩根性器 上頭繼續套弄時發出的水聲。   陳威宇看著坐在他身上不時扭腰的馮育廷,理智差點就要被兩人貼在一起的陰莖所傳 來的熱度蒸發。   他嚥了口唾液,伸手拉住馮育廷的手阻止他的動作,後者已然陷入慾望中的雙眼帶著 幾分茫然,陳威宇只是拉開馮育廷的手,扶著自己的性器。   「剛才講好的,自己坐上來。」陳威宇就這樣看馮育廷爬向他,翹起屁股來到他的腰 際,伸手向後撐開經過擴張的後穴,對準了陳威宇扶直的陽具慢慢向下坐。   重量讓陳威宇的龜頭撐開馮育廷的穴口,疼痛使馮育廷放慢動作,陳威宇也感覺馮育 廷的身體裡緊得像要夾斷他的陰莖,不由得伸手撈過床上的潤滑劑,擠了一大坨抹在兩人 交合的部位。   馮育廷痛得發不出聲音,兩手按著陳威宇的小腹發出近似啜泣的聲音,聽得陳威宇幾 分煩躁,撐起身體揪住馮育廷的頭髮,逼得他靠過來再吻住他的嘴。   最後馮育廷好不容易才就這姿勢把陳威宇粗大的性器全吞進身體裡,後穴被塞得滿滿 的,好像原有的皺摺全都讓陳威宇的陰莖給撐平一樣。   炙熱的陽具在體內昭張著它的熱度,馮育廷花了不少時間習慣這強烈的異物感,隨後 才開始慢慢扭起腰,陳威宇也配合地緩緩由下往上頂,似乎被頂一下都能頂到馮育廷身體 的最深處。   馮育廷嘴邊的聲音也從一開始強忍的不適到最後放浪的呻吟,尤其是在陳威宇不經意 地頂到他的前列腺時,拔高的聲音和驟然夾緊的腸道差點把陳威宇夾射。   之後陳威宇便針對那一點進攻,將馮育廷幹得射了他一身的精液,陳威宇自己也在馮 育廷溫暖緊致的甬道中射精。   結束時,馮育廷顧不得陳威宇身上全是自己射出來的精水,趴在陳威宇身上意猶未盡 地舔著陳威宇的嘴唇,陳威宇剛射完的陰莖還沒完全軟下,插在馮育廷的穴裡,後者再次 扭著腰的企圖明顯。   陳威宇也被馮育廷這麼一扭給蹭得有點上火。   「你是多久沒吃過男人的雞巴,餓成這樣?」   「就是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馮育廷輕輕笑了幾聲,湊過去咬上陳威宇的下巴,「要 餵飽我嗎?」   「……媽的,哪來的騷貨。」陳威宇按住馮育廷的頭加深馮育廷主動的吻,單手扶著 馮育廷的腰配合對方的節奏慢慢抽送,還真就這樣被馮育廷蹭硬,直接來了第二回合。   調解當天早上馮育廷開車載陳威宇到區公所所在的行政大樓。   他們同時拿出各自的通知單向調解委員會的登記人員報到時,登記人員發現他們是來 做車禍調解的,好奇地抬頭看著兩人,將名單拿給他們簽名,等到兩人離開再低聲朝旁邊 的同事開口:「我第一次看到因為車禍來調解,見面卻沒吵起來的。」   同事看了走路一跛一跛的陳威宇,和意外跟在陳威宇身後亦步亦趨的馮育廷,「可能 已經事先談好條件,今天只是過來走個流程吧?」說完他便繼續整理桌上的文件。   調解委員會現場人滿為患,他們收到的調解通知單上面寫的時間是下午兩點。他們等 了十幾分鐘,馮育廷起身進辦公室向現場人員詢問什麼時候才會輪到他們,調委會的人連 個眼神都沒給他,問了他們的調解編號,手裡還是忙著將寫得鬼畫符的調解記錄輸入進電 腦。   「要看委員的時間,今天你們排到的那個委員案子很多,要等前面的案子都處理好才 能輪到你們。」   馮育廷回到陳威宇旁邊坐下,陳威宇正在玩手機遊戲,瞥見馮育廷回來,只給他一個 眼神,馮育廷就知道他問的是什麼,嘆了口氣,「只能繼續等了。」   「喔。」陳威宇解完任務,看著馮育廷,半瞇起嘴角語氣上揚,看似隨意地說了一句 ,「馮育廷,剛才搭電梯的時候我看到戶政事務所在樓下。」   行政大樓一樓設有一台證件快照機,他們先下一樓再搭電梯到五樓,拿到新的身分證 之後回到調委會所在的樓層,正好聽見現場人員喊他們的名字。   陳威宇和馮育廷跟著看上去六十來歲的調解委員進到一間會議室,調解委員拉開椅子 坐下,翻開從派出所移交過來的文件,同時開口跟他們要身分證確認來的是不是本人。   調解委員看兩人在掏身分證時陳威宇臉上根本藏不住的笑意,還在納悶這個車禍受害 者是不是被撞的時候傷到腦袋,沒想到連肇事者嘴角都掛著笑。   當了十幾年調解委員的他見過大風大浪,清了清喉嚨,「你們是不是已經私下和解了 ?那這樣其實可以不用多跑這一趟……」他看見兩人遞過背面朝上的身分證,伸手拿起來 正要翻面時,他思考了下今天的兩個當事人叫什麼名字,困惑了幾秒為什麼兩張身分證背 後的配偶欄寫的也是兩個當事人的名字。   馮育廷彎著嘴角:「委員,不好意思,我們剛登記完。」   陳威宇咧著嘴笑:「調解條件就說受害者接受肇事者以身相許就好了。」   見過大風大浪的調解委員:「……」 End 這是一個以外送員x外送員vs車禍事件構成的故事。 人名用產生器隨機的,攻受問噗神來的,所以有人看到H發現被逆CP的話, 其實一開始我也想寫逆CP,但發展就是變成這樣,一切都是噗神的旨意(合掌) 這種自己搖的受超香耶我的媽。(自己在講)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29.12.22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577288851.A.FD3.html
1Fdeepgrave: 香!香到我想敲後續! 12/26 00:05
欸不是,他們都結婚了(不要拿結婚當藉口
2Flsryu: 委員:第一次在工作時候被閃瞎 12/26 00:30
委員:■Λ■(不開心
3Froundstone: 這算閃婚嗎XDD 12/26 00:35
想到就結,就是這麼灑脫!
4Fyidia0229: 委員表示:聖誕節這樣虐我(? 12/26 00:49
委員:人性??????????
5Fabearinakita: 推閃婚 12/26 00:55
講得一副樓下有賣冰要不要去吃的樣子
6Fparu1000: 太香,為了這篇我願意寫合本嗚嗚嗚 12/26 01:07
(筆記
7Fmanman: 職場結婚 12/26 01:19
職場wwwwwww離開外送員的職場最後也有可能進同一個沒錯wwwwww
8Fchiachia1230: 香!!!! 12/26 01:53
9FLeeCheolWoo: 好香啊啊啊 12/26 01:58
我自己也覺得肉那段超香的啊斯,需要阿帕提供更多能量
10Fshung8462: 這進展XDDDDDD超神速XDDDDDDD(姨母笑 12/26 03:03
神速完稿vs光速結婚
11Forznail: 太迅速了吧吧吧 12/26 03:41
看對眼就結啦,不對眼再ry(欸
12FLeonieee: 看到h才發現自己站反cp了XDD 12/26 04:03
13Fclare990466: 進展神速欸XDD 逆CP+1 但還是好吃! 12/26 07:23
14Fkaipei: 逆cp+1 但是整體好有趣好香辣 求後續~~ 12/26 08:42
15Fstuvfengyu: 站錯攻受+1 12/26 08:47
16Fiowo: 自己搖超香+1 12/26 09:51
17Fkartess: 站錯+1 12/26 10:03
對不起以上被逆了CP的各位,我是否該在開頭註明一下攻受T_T 不過我自己寫的時候也差點寫成馮育廷攻,但咱們懟天懟地的威宇哥就是這麼不甘人下QQ 於是想想自以為能攻人的受最後反被攻也很香對不(節操呢 ※ 編輯: Meters13 (59.120.146.182 臺灣), 12/26/2019 10:20:10
18Fnoorangesibe: 自己搖好香!進展好快啊XD 12/26 10:25
因為自己坐上去搖的畫面一直出現在腦海裡,只好加快進度www
19Fying777y: 站錯+1 但是很香~~~ 12/26 11:31
20Fscarletflare: 站錯++ 12/26 12:58
對不起_(:3」∠)_
21Fbebebear: 推推,一開始以為飲料店小弟是主角 XD 12/26 13:04
一開始真的容易誤會哈哈哈
22Fbuterfy: 竟然站錯....................... 12/26 15:02
以後看見我的id記得:這人愛寫年下
23Fleelulu: 好香 12/26 16:48
下飯
24FSHE20032: 站錯(登愣 12/26 18:07
25Fachunsan: 站錯+1 以為是溫柔腹黑攻的說(欸 12/26 18:45
請認明這個id是大寫的年下控_(:3」∠)_ 雖然我也覺得溫柔腹黑攻挺不錯的XDDDD
26Fapple366: 即使經過大風大浪也沒見過這樣的調解條件www 12/26 22:56
委員:修但幾咧
27Fjudge1226: 光速結婚欸XD 12/26 22:58
第一次寫結這麼快的,台灣同婚通過就是這麼爽快(姆指
28Fjessica0128: 真的促不及防被逆cp,但結婚很棒! 12/27 00:07
19頁往下按就是個新世界(慢 我覺得他們有互攻的可能,馮哥被我設定是個雙插ry 不過能不能壓倒威宇哥這就是個問題了 別看威宇現在年紀小,等級練起來會是個霸總
29Frosen2061: 以身相許!!!敲碗後續 12/27 01:28
看著我上面回的那一行,隱隱約約看見了一個坑(?????? (坑自己也坑得狹不及防的人
30Fleeteukey: 好香...... 12/27 01:59
馮哥超辣(舔嘴 ※ 編輯: Meters13 (118.166.99.99 臺灣), 12/27/2019 02:16:49
31Fzoelee: 站錯,但好香 12/27 09:55
32Fmist0529: 好香好香 12/27 21:10
33FGrimgar: 自己搖的受真的香爆! 12/28 23:36
34Fl2651329: 站錯 不過沒關係。馮哥這麼快妥協感覺有點微妙XDDDD 12/30 12:42

最新熱門文章

6 辛拉麵
25 hate cryy 2020-02-27 08:05

最新文章

12 [公告] 水桶
24 gossiping arsonlolita 2020-02-27 17:01
11 [討論] 致死率
33 ncov2019 LibertyBell 2020-02-27 16:59